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等不到 带着美女去修仙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饶恕

发布时间:2021-02-24 06:28:54

“是么?”崇燃眉目淡然,伸出手纤细的手指翻越一页书,嘴里轻描淡写的随意问着。望着少爷这个样子,即便管家心中怕,可也敢说什么太过份的话,也只得探口风。“少爷,看着少爷这个样子,即使管家心中担心,可也不敢说什么太过分的话,也只好旁敲侧击。。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章节目录<<<

《第15章 饶恕》精选

“是么?”

崇燃眉目淡然,伸出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书,嘴里轻描淡写的随意问道。

看着少爷这个样子,即使管家心中担心,可也不敢说什么太过分的话,也只好旁敲侧击。

“少爷,您看,顾仆人现在已经进去了四十分钟了,她会不会受不了冰库的温度……”

管家的欲言又止,却分明透露出了他对顾小艾的担心。

崇燃听着,眼眉微微一挑,透出审视的意味,回头,看着管家,带着嘲讽的意味,说道,“怎么,她顾小艾在这里呆了这么几天,你都为她说话了?”

听到少爷这么说,管家自然是心中一凛,心中也提起了一万分的精神。

“不是,少爷,我只是担心,我担心您没有问出来想要的答案,可是顾仆人却先昏迷过去,她之前不也是发生过这样的情况么?”

管家斟酌了半天,还是试探着开口。

听着管家的话,崇燃没有回答,只不过是把头扭回去,继续翻着书看起来。

可是眉目之中却淡淡的耸起一座山峦,眼神之中也闪现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而这时候,顾小艾在冰库里面,可谓是苦苦支撑。

那一头野生的鹿,已经在她持续的工作之下,被切好了一半,现在,也只剩下另一半没有切好。

而细细看去,每一片薄片竟然都在五毫米之内,这能够看的出来,顾小艾对于工作态度可真是认真。

现在,顾小艾已经感受不到手掌的存在了,一双手也只是僵硬而机械的切着冰库铁板上的鹿肉,而身上的温度也在持续的降低,不停地在打着寒颤。

甚至,连她的头发上,都染上了点点的白色的清霜。

顾小艾哆哆嗦嗦的在这切着鹿肉,丝毫没有想过回头拉一下那个刘妈走之前提起过的铃铛,也没想过要率先跟崇燃低头,所以,即使是很困难,可是她还是继续的坚持着。

在书房里,管家担忧的抬起右手臂,低头看了看手表。

现在,距离顾小姐进冰库,已经有一个小时零五分钟了!

管家心里真的是担忧加担心,可是在把目光移向自家的少爷,他却是还悠然自得的烦着书,就像是一点都不在乎一样。

踌躇着,管家还是开口。

“少爷,顾仆人现在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您看,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哼!”崇燃冷笑,嘴唇勾勾,眼神冷然,“她能出什么事啊?进去之前还穿了一件棉服,更何况,冰库里有紧急呼救的铃,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她用你担心了么?”

“可是,少爷……”

管家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崇燃冰冷的眼神一扫,充满震慑力的看了一眼晋德,管家立刻就噤声,没再说话。

书房里立刻安静下来,只剩下崇燃翻书的声音,簌簌作响。

管家站在崇燃身后,只是充满忧愁的看着崇燃没有说一句话。

而这时候,崇燃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摆钟,秒针咔哒咔哒的走着,崇燃心中似乎也是有些心事。

抬头,眉目之中微微蹙起,还是淡淡的吩咐管家。

“这样,你派人去看一眼,就只是看一眼而已,不需帮忙,更不许给她带任何东西。”

“行,我知道了!”

管家得到了崇燃这个许可,眼底倒是像燃起了一丝多的希望,脸上也挂上了和煦的笑容。

出了书房,就正好看到楼下正在忙活的刘妈,管家站在楼上的楼梯口,喊了一声。

“刘妈!”

“啊!有什么吩咐么?管家?”

“你去冰库看看,顾小姐现在怎么样了!”

“用得着么?管家?她切好了鹿肉就出来了啊!”

“哪里那么多的废话!我让你去你就去啊,你是管家还是我是管家啊?”

“好好,我现在就去,我现在就去。”

刘妈殷勤的点着头,一边说着,一边抬腿向冰库走去。

看着刘妈飞快的步伐,管家在楼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回身走向书房,又站到了崇燃的身后。

刘妈脚步飞快的走开,走到了冰库门口,往里扫了一眼。

明明那个丫头现在的样子很正常的啊,看着她还在一下一下的切着鹿肉,刘妈心里倒是不以为意的样子,随便的走了过去。

这才大吃一惊!

天哪,这个丫头的头发上都染满了白色的霜,就连嘴唇也是冻得青紫青紫的,手只是机械的在切着,而不是充满干劲那样精细的干活。

刘妈被这个场景吓坏了,连忙跑到她身后,慌乱中拽了那个铃,顿时,别墅中警铃大作。

而书房里的崇然,这时候才把书轻轻地放在一边,脸上满满的都是得意的神色。

“呵!我就说,她熬不下的时候呢,自然是会服软的,还用得上你在这里瞎关心?”

崇燃胸有成竹,现在这个警铃声音在耳边铃铃作响,他竟然也不嫌吵闹,只是嘴角向上一勾,眼神中都是邪肆。

“去吧,让她过来,这次我倒是要好好教教她,什么时候该服软,什么时候该听我的话!”

晋德看着自家少爷这个样子,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准备离开书房,可是这时候却看到刘妈慌乱的跑进了书房,甚至,都忘记了敲门!

看着刘妈这样不顾尊卑的表现,管家双眉拧紧,对着刘妈训斥道。

“你干什么呢!少爷在书房,这里也是你乱闯的?”

听到管家疾声厉色的训斥,这时候刘妈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战战兢兢的偷偷瞄了一眼崇燃,这时候才敢开口,可是语气还是充满了慌乱和恐惧。

“少爷,管家,那个顾丫头!那个顾丫头!她在冰库里昏过去了!”

“胡说!”

崇燃听到刘妈说的话,立即呵斥道,脸色也瞬间变黑,如墨般的眼睛看着刘妈,满满的都是危险的意味。

“不是,我说的是,是真的,少爷,您要不要快去看看顾丫头,她现在神智已经不清楚了!我,我也是慌过了头,我,我……”刘妈慌乱中向四周看去,想要求助一般看着管家,可是晋德也只是一脸的讳莫如深。

“对不起,对不起,少爷,是我失态了,我马上下去!”

看不出来崇燃和晋德的态度,刘妈现在心中也拿不清楚该怎么做,想到楼下的冰库里,还在机械的削着薄片的顾小艾,刘妈现在心底里恨死了她了!

都怪这个顾丫头,不然,现在她也不至于弄到这种地步,在少爷面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刘妈心中暗暗骂道,却看到崇燃一脸怒色,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向了书桌上,发出闷闷的震动声音。

听到“咚!”的声音,刘妈心里更加的惶恐,连头都不敢抬,缩在墙角的一边,想要尽量的缩减崇燃对她的注意力。

可是这并没有用!

崇燃抬头,脸上满满的都是愤怒的神色,恶狠狠地开口。

“不用管她!我倒要看看她要坚持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她倔!难道还不怕死么?”

崇燃一甩手,刘妈就像是得到了赦免书一样,满脸的轻松和释然,连忙的抓紧时间,离开了书房。

走开之后,刘妈如释重负,也不想再去理会姓顾的丫头在冰库里怎么样,只是在一边庆幸着自己终于逃过了一劫!

而晋德却在书房里忧心忡忡。

看着被怒气冲昏了头脑的崇燃,这个老管家心里很是忧虑,害怕少爷因为一时之间的气恼,而做了会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可是这样强行劝说,又不会有什么结果,所以,管家打算换一种方式,来让崇燃改变现在的想法。

拿定主意,管家又开口,斟酌着词汇。

“小少爷,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顾仆人在冰库里被冻出个好歹来,这样,也总是我们崇家的麻烦,更何况,您不是想要弄清楚三年之前发生的事情么?如果顾仆人真的在冰库里神志不清,再耽误下去,我担心,她会有生命危险,这样,三年之前的事情,也永远都会是谜题。”

管家一边拿捏着词汇,小心翼翼的开口,一边打量着崇燃的神色,果然,现在崇燃的神色已经淡下来,怒气也不是你那么明显了。

“更何况,少爷,您不是还想利用顾仆人来把顾凌启给找过来么?这次顾仆人已经在冰库里神志不清,所以,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心里一定会挂念着最心爱的人,我们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设计顾凌启来到崇家的家宅。”

崇燃背对着管家,眼神透过二楼的落地窗,看向外面经过精细修剪的灌木丛,眼神里却是在思考着什么。

终于,他转过身,看着晋德,像是敲定了什么。

“好,我这次听你的,饶过顾小艾这一次!去冰库,把顾小艾带出来!”

崇燃这么说着,本来是在书桌后脑站定的,可是,却鬼使神差的走大了晋德的前面。

“既然订好了计划,那就尽快去执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