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等不到 带着美女去修仙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只有瑾余有资格

发布时间:2021-02-23 22:48:12

“待会我带你去一趟我父母那边。”望着她轻轻有些怔怔的模样,陆江笙柔柔一笑,凉意的指尖缓缓地从她的耳侧拂过。了要去见他的爸爸妈妈了么?苏瑾余有些很紧张,四只手略显已经要去见他的爸爸妈妈了么?。

>>>《月落盼余生》章节目录<<<

《第23章 只有瑾余有资格》精选

“待会儿我带你去一趟我父母那边。”看着她微微有些出神的模样,陆江笙柔柔一笑,微凉的指尖缓缓从她的耳侧拂过。

已经要去见他的爸爸妈妈了么?

苏瑾余有些紧张,两只手略显不安得交叉在了一起。

许是看出了她的顾虑,陆江笙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瑾余,不用担心,我父母都是开明的人。”

苏瑾余抬起头,“嗯”了一声,可自己毕竟是个离过婚的女人,凭借陆江笙现在的条件,他什么样的女孩儿找不到?想了想,她还是看着陆江笙问,“陆先生,倘若他们不愿意接受我,怎么办?”

轻笑了一声,陆江笙扬了扬手中的结婚证书,“已经有这个了,不承认又能怎样?还有……”

他忽然俯下身,在大庭广众之下,咬住了苏瑾余的嘴唇,“不要再叫我陆先生了,瑾余,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法定上的妻子了。”

陆江笙把法定两个字的音咬地特别重。

只是,苏瑾余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

纤长的眼睫毛轻轻地眨了眨,苏瑾余沉默了好一阵,才弯了弯眉眼,“我知道了,陆……”

“江笙。”

犹犹豫豫地唤出陆江笙的名字后,苏瑾余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把结婚证送回别墅,陆江笙又陪着她买了一些礼品,准备齐全,陆江笙才带着她把车开到了自己父母的住处。

因为事先打过电话,陆江笙和苏瑾余刚下车,管家刘军就快速地迎了上去。

“少爷,小姐,夫人和老爷子正在客厅等着你们。”

对他的称呼有些不满,陆江笙蹙了蹙眉,“刘叔,这位是我的妻子,你该称呼她为少夫人。”

“瑾余,这位是我父母这边的管家,你叫他刘叔就好。”

苏瑾余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开口道,“刘叔,你好。”

刘军干涩地拽了拽嘴角,迟疑了一下,还是按照陆江笙的要求改了口,“少夫人,你们先进去吧。”

陆江笙应了一声后,就直接牵住了苏瑾余的手。

让苏瑾余没有想到的是,与陆江笙取消婚约的颜乔苒也在。

陆江笙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脱下外套悬挂在落地衣架上后,他重新走到了苏瑾余的身边,不慌不忙地说,“爸,妈,我把瑾余带过来了。”

“这位就是瑾余啊,”陆江笙的母亲姜仪文迅速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紧接着她就亲昵地拉住了苏瑾余的手,“来,瑾余,你和我坐在一起。”

杵在地上的拐杖隐隐作响,苏瑾余尚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陆江笙的父亲陆向荣冷沉着嗓音道,“陆江笙,这就是你新找的女人?进门这么久,连最基本的称呼都没有,真是缺乏教养!”

苏瑾余动作幅度极小地皱了皱眉头,考虑到是第一次上门,她还是把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压了下去,嘴角硬是挤出了一抹带着歉意的笑,“陆伯父,陆伯母,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会注意这些礼仪的。”

姜仪文连连点头微笑,“没关系的,才第一次见面,有点羞涩情有可原,向荣,你也真是的,瑾余刚刚过来,你就在这说这些。”

陆向荣没有收敛,反而直接将矛头指向了陆江笙,“还有你,陆江笙,你在电话里跟我说五点钟到家,现在已经五点半了,吃个饭还能迟到这么久,不想过来说一声就行,不会有人强迫你。”

“路上有点堵。”

陆江笙简明扼要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陆向荣却依然不想善罢甘休,“路上堵车,你不会早点出发?”

“陆向荣,你今天是不是吃枪子了?”陆向荣得寸进尺,姜仪文的脸色直接黯淡了下来,“你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回房间,没人拦你。”

眼见着剑拔弩张的氛围越来越浓厚,颜乔苒当着众人的面,直接环住了陆向荣的手臂,嘟囔着小嘴,“江笙和瑾余不是故意的,陆爸爸你就不要生气了。”

“陆妈妈,可能陆爸爸只是觉得江笙有些对不起我,所以才会说话冲了一些。”

陆爸爸,陆妈妈。

这样的称呼让苏瑾余手上的动作毫无预兆地一僵,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亲昵到了这样的程度。

陆向荣终是柔柔一笑,温柔得拍了拍颜乔苒的手背,“还是我们家苒苒好,陆江笙,让你女人好好地和苒苒学学,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放着苒苒不要,非要和那样的女人在一起。”

颜乔苒在心底嗤笑了一声,面上却收起了笑容,摆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紧接着,她故意说,“陆爸爸,其实瑾余挺好的,就是离过婚,我那天真的是被江笙气到了,所以就主动解除了婚约,现在想想,这么好的男人就这样拱手让人,都让我觉得有些后悔了。”

一道敛眉蹙起,陆江笙猛地拍在了桌子上,“颜乔苒,你为什么和我取消婚约,你自己心里清楚,另外,倘若你再在我父亲面前诋毁我的妻子,就请你立刻从这里走出去。”

“陆爸爸,陆妈妈,”颜乔苒几乎快要哭出来,她微微垂眸,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轻轻颤动着,“我……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苒苒,你少说两句。”对颜乔苒所说的那些花,姜仪文也觉得心里不舒服,却终究不忍心责怪她。

“颜乔苒,”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惺惺作态的可怜样,陆江笙只觉得一阵烦躁,他刻意提高了音调,说,“你已经和我取消了婚约,所以,你对我父母的称呼也应该改一改了。”

说完这些话,陆江笙直接揽住了苏瑾余的肩膀,他将目光顿了顿,挪到了陆向荣的方向,“爸,妈,我和瑾余领了结婚证的事情我已经在电话里告诉过你们了,只是瑾余怕你们一时之间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所以进门时,才礼貌性地唤你们伯父伯母,我现在再次申明一次,有资格叫你们爸爸妈妈的,除了我,便只有瑾余一个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