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绝色佳人 叶修 刘念 等不到 带着美女去修仙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鬼信穴
鬼信穴

鬼信穴

分类:灵异鬼怪

时间:2021-02-19 14:47:05

作者:信穴小哥

最新章节: 无尽魔窟-03

编辑:山川赋

点评: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在线阅读

目录

完结
↓ 查看更多目录 ↓


纵刀长啸 隔壁房的太子爷 贵妇命 天朝第一娘子汉 贵妇实习生 前妻变女仆 同居正男友 逆天绝仙 燃烬之余 男神从氪金开始


介绍

四大盗墓门派——摸金、卸岭、发丘、搬山,其中摸金是技术含量最低,规矩最少的门派。故事是从我们的主人公周貅可以得到从自己爷爷那一辈留在的一封信;进而在那个不国内知名的年代踏往了追朔历史我们的文明的道路。“信未到,却先知”传闻这是从四大盗墓门派的祖师爷集众我生下来那时候已经是比平常的人家还有困苦许多,听我爷爷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爸只给我取了个名字就走了-周貅,我妈在我刚出世的时候也离开了我,从此我便跟我爷爷相依为命。虽然我的名字听着秀气,但是人却一点也不秀气。。


  后来在我刚成年的那一年,我爷爷也离开了家,好像是跟村里的人挖什么稀有的药材去了;但是,此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村里人告诉我,说那时候已经是很晚了,晚上没有一点星光,只有点点升起来的火光的光亮,突然吹起一阵大雾,整个营地吹得凌乱不堪,后来,只听见一声巨响,便都被掩埋在了各种的树枝下。等到大雾散去的时候已经的天亮了,透过茂密的树叶间,还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丝光亮从东方升起。大家这才从树枝中爬出来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个地方,不知道谁说突然大喊了一句:“周二旺不见了!”周二旺便是我爷爷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家族从那时候落魄以后,人丁也开始变得稀薄,到我这一辈的时候,就只有我一根独苗了。众人这次发现少人了,赶紧凑在一起,清点一起来的人,发现只少了一个周二旺,“也许是他先回去了。”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说了这样一句话,但是大家也觉得很有道理,便相信了,收拾好了东西,往村里走去,回去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进入了多么深的林子,足足走了六七天才从林子中走出来,回到村后便各自回家去了,并没有人在意我爷爷是否已经回来,只有村子另一边的一个猎户过来问我我爷爷回来没有,这个猎户叫李二弹,他的本名是叫李兵的,家里想让他去当兵,然后混出头了好光宗耀祖。

  阴险男也是一头雾水,本以为里面会有什么大粽子什么的,不过他们这行人虽说也是倒了不少的墓了,但是却从来没有遇见过真正的粽子,所以也就不相信这世上真有什么粽子,觉得人都死了几百年或者上千年了,身体怎么可能还可以动呢。阴险男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正想跟下面的人说,没事,棺材里面啥也没有,马上去了玉貔貅就下来,他看着下面的人,却见下面的人怎么也不回答他,而是看向他上面的地方,阴险男慢慢的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头顶,不看还好,这一看可把阴险男魂都给吓没了,吊在自己头顶的是一个女尸,脸色苍白,眼睛还泛着微微绿光,民间古谚传言:“凡人双肩有阳灯,阳灯护体鬼难侵,半夜回头灯易灭,阳灯一灭命难寻”。这一下阴险男正好是属于半夜回头了,因为他里女尸比较近,好像看见女尸对他笑了一下,笑得阴险男背脊发凉,忽然……密室飘过一阵阴风,那白衣女尸一晃眼便到了阴险男的身后,阴险男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胸口发凉,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心口伸出来了一只有四五厘米长指甲的手,手中还抓着自己那还在跳动的心脏,那只手是从他的背后径直穿过了自己的心脏,阴险男这时候才记起了那句话……凡人双肩有阳灯,阳灯护体鬼难侵,半夜回头灯易灭,阳灯一灭命难寻”,死的时候嘴里还念着这句话,王二毛子看见此番景象,早已是脸色苍白,毕竟他也不是什么胆小之人,做这行的,早就明白,自己早晚便会遇上粽子,只是时间的长短罢了,王二毛子见那白衣女尸放开阴险男,便明白,自己等人就是他下一个的目标了,“快准备糯米跟黑狗血!”王二毛子焦急的冲着其他人吼叫道,其他人也不敢怠慢,王二毛子双眼死死的盯住这个白衣女尸,她在哪里,王二毛子的视线便是在哪里,绝不回头看这个女尸一眼!

  听说北斗七星阵图“是道教武术中的一种基本步法。该石刻清楚地标明了生门、死门等星宿方位。”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小时候听村里演皮影戏的一个大爷提起过。

  心中还是未免有一些惆怅,毕竟此时望去,村中每家每户都是灯火闪闪,唯独我们家,我们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即便是有了灯火又能如何,我顺着往我家那早已长满青苔的木床上躺下,虽说有些寒酸,但这毕竟是我的家,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家的狗窝呢,但是却不曾想,这床竟然如此脆弱,经我一躺,便断了一地,也是,此床多年睡人,再加上,抬头便可看见满天星的屋顶,饱受这么多风风雨雨的摧残,不坏才是怪事。

  此时已经是过了半夜了,王二毛子算了算时辰,便招呼大家一起弄了起来,不一会便挖开了一个可以进人的口子,一个接一个的爬了进去,进去以后,拿着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发现什么贵重物品都没有,只有一些不值钱的瓶瓶罐罐,连棺材也没有一副,更别说什么宝贝了,王二毛子走到墙角,望了望这个密室里的这些瓶瓶罐罐,骂道:“真他娘的晦气,灰头土脸的搞了几天,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个勘测地形的什么摸金校尉的后人,还说什么这里有个大宝藏,还说什么是个大凶之地,不可久留。”王二毛子愤愤道。

  这次倒斗,听说里面有一大笔宝藏,说什么也是要一马当先。众人奈他不过,只得依了他,这些人大多都是半吊子倒斗的,不是什么校尉那种类型的(摸金校尉),就仗着自己神不怕鬼不怕,不信邪,带上点黑驴蹄子之类的,便以为自己是倒斗的了。

  “就他娘的会骗钱。”说完便一脚向墙上踢去,这一脚正好踢在了不见光亮的墙面上,顿时一阵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其他人赶忙跑过来,问道毛二毛子是不是把自己的脚给踢断,要这是自己踢断了,这才是丢人给丢到大发了,王二毛子摇摇头,那种手电筒向刚才踢了一脚的地方照去,发现全是人的白骨!看那些骨骼的大小,少说也有几十个人的,还不分男女老少、看那些骨骼的样子,不像是人死后填进去的,倒像是被什么东子直接撞进去的!王二毛子顺着镶嵌在墙面上的骨头顺着手电筒的光亮看上去,发现这儿竟然有数十米左右的高度!“我们不过打了三四米深的洞下来,这儿怎么会有这么高,而且我清楚的记得地面上那一片都是一块平地,只有一些一般大小的树啊!”那个面色阴险的男子说道!

  王二毛子继续顺着电筒的光亮看去,发现四个墙的墙角都连着一跟铁索,顺着铁索的方向看去,发现房间的正中央竟然有着一个棺材!这个棺材四周扣着打着死结的铁索,棺材的中央是用一个玉面貔貅压着,铁索上偶尔还可以看见那些挂在上面的白骨。

  就在皮影老头睡着了的时候,就梦见了刚才我们说的那种情况,然后起来的时候,便在自己睡的枕头下找到了一块青石板,上面写着:“净土极乐”净土!极乐!那不就是人死后去的地方吗?在想着刚才做的梦,皮影老人说什么也不愿在下去倒这个斗,还劝说其他的人也不要下去,说是这墓有些古怪。

  “你是说下面有比粽子还厉害的东西?那是什么?哈哈哈哈,是你想让我们都走,然后你一个人偷偷的回来挖宝藏吧,哈哈哈……”众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皮影老人见众人不相信自己,不听自己的劝阻,就独自在一棵大树下躺着,“你们执意要去,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在上面等你们,话说完便睡了起来,众人皆是被墓穴中的宝藏迷昏了头,就算你拿到了宝藏也得有命花才行。此类人也就好比是……命没了,下辈子可以再来,钱没有,死了也不甘心。所谓了贪财鬼大概也就是此类的人了。

  这个玉貔貅玲珑剔透,仿佛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貔貅站在这口棺材上面,只不过体型小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它嘴中咬着的那个麒麟黑玉,传说麒麟黑玉可包治百病,更可延年益寿,这样的东西自然而然也是有市无价的东西,阴险男自告奋勇的要第一个爬了上去,他们将绳索打个结,连在一起,然后再绳索的一头绑上一个折叠铲,想密室里面靠北的一条锁链扔去拉住掉下来的一头,将另一头绑在阴险男的腰间,将他拉了上去,其他人叫他赶紧去把玉貔貅给弄下来,好跑路了,也不枉白走这一遭,阴险男冲下面的人点点头,顺着铁索,爬到了棺材旁边,靠近一看;这口棺材的上面竟然没有棺盖!更奇怪的是这个貔貅竟然是悬浮在棺材上面的,没有任何的支撑物,阴险男咽了咽口水,额头全是汗水,他慢慢的爬向棺材,然后从那包里面拿出一个黑驴蹄子咬在嘴上。万一棺材里面要是有个粽子的话,好歹自己的面门也是有一个黑驴蹄子,相信也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但是他却不知道,粽子也分是那一类的粽子,并不是每一类的粽子都怕黑驴蹄子的,大粽子.,老粽子,干粽子,.肉粽子,.血粽子:等,血粽子就是血尸墓中的粽子,最厉害!粽子是一句在盗墓者中流传的暗语,指墓里保存的比较完好,没有腐烂但已经尸变的尸体,摸到大粽子就是碰上麻烦了,指僵尸、恶鬼之类不干净的东西。

  阴险男咬着黑驴蹄子像棺材里面望去,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套女人的衣服。

  我吹开信上的灰尘,打开信,里面却什么也没有有写,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虽然什么也没有说明白,但是我却认得,这是我爷爷的笔记,我口中反反复复的喃喃的念叨着这一句话,此时壮子猛的一拍大腿,跳起来对我说道,“貔貅,你还记得吗,以前那个皮影老头不是说他以前干过倒斗吗!他说他有一次也在一个梦中梦见过一个鬼给他送过一封信,后来等他醒来的时候身边真的有一封信。”听壮子这样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皮影老头年轻的时候没少干倒斗的是,他说他是北派的,在他们那一片他说他还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所谓的七星阵就是此图有定位的功能,面对满天星斗,可以按七星图上的不同时节、不同方位,朝着不同的星斗练功,从中接受大自然中对人类有益的生命物质,有利于养生和健身。

  那天跟壮子去隔壁村的河边捉了些许鱼虾混合着河水在河边烧开吃了以后,便回家去了。说来也怪,傍晚回家,神不知鬼不觉的去到了,我门家泥土扶的那栋早已破烂不堪的老房子中,心中想着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便在这里待待吧,我找了一块长草的墙角坐下,不知不觉便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然是半夜,只觉得手旁有跟冰冷的树枝,便想拿开,手刚一抓,他咻的一下从我的手中穿了出去,我着实吓了一跳,急忙慌的爬起来,想看看那是什么东西,然而刚才那冰凉滑溜溜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却已然不知去向,心中想着也许是条蛇,也是自己的****运来了,没有被它给招呼一口。

  此时已经是深夜,众人皆是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开始下墓,毕竟这个行业是个见不得光的行业,这行是捞偏门的,所以都有些迷信(也有些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信的);但上的山多终遇虎,礼多人不怪---最好还是讲究些礼节为好----或是保身,或是求个心里平安。这行是走夜道的行业所以胆量很重要;很多所谓的鬼、神的狰狞恐惧---多半是自己吓唬自己的。众人带好了工具,便开始了倒斗,带上糯米、黑驴蹄子的。工兵铲,折叠铲等等,便下洞穴去了。这次倒斗里面倒是有个胆大的,名叫王二毛。我们一般都是叫他二毛子,他从小胆子就比较大,什么都干过,从小就是个鬼灵精,但却很好财,说直白一些就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干,小时候就经常去偷隔壁村鸡窝的鸡蛋,包谷,红苕等。

  那时候的兵不是你体质好便说能当就当的,还得有关系。李二弹的身体素质自然是过关的,但是到了靠关系的时候,却后继无力了,所有只好作罢,后来便当起来了猎户,枪法那是好得没话说,打出去的子弹没有打中的枪,从来不会超过第二弹,所有后来村里人便叫他李二弹了,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李壮自小便于我交好,我叫他壮子,他叫我阿文。枪法也不弱于他爹,只是为人懒散许多,还不安分,从小便喜欢与我捣乱。但他的父亲却从来不曾管过他,只管教他枪法,有时候李壮做出了什么过火的事情,他的父亲也只会与他说教其中的利弊,从来不曾对他施以拳脚。

  “这是哪儿?怎么如此的昏暗,我不是在我家的茅草房中吗?”我打量着四周,这里完全‘是我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此时远处飘来了一人,或者不是人,因为他全身都笼罩着一团黑色的武器,就跟烧火煮饭煮糊了冒的那种黑烟一样,一晃眼便来到了我的跟前,从雾气中递给了我一封信,正当我在犹豫要不要接住的时候,突然一把骷髅制成的黑色锁链勒住了我的喉咙,我用双手死死的扣住脖子上的锁链,死死不远松开,我很想回头看看究竟是谁在勒住我的喉咙,可是却怎么也回不了头……啪,一阵清脆的打脸声响起,我猛的睁开了双眼,额头全是汗水,发现旁边跪着一个人,猛的回头的正想着说什么也要看看那人究竟是谁,就算是拼命也得拉上他一起。我正准备拼命的时候,那人猛的一巴掌甩在我的脑门上,我一下就傻了,这他妈是几个意思?还带侮辱人的?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貔貅,你没事儿吧?!”因为我从小命比较薄,所以小名又叫貔貅了,让我能够活着更好一点。“壮子,咋是你?刚才勒我脖子的那个人呢?”壮子摸了摸我的额头问道,“貔貅,你小子没事儿吧?哪有什么人,刚才是一条白唇竹叶青缠住了你的脖子,也是算你小子命大,竟然没有咬你!”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听老一辈的人说,看见了蛇要么把他打死,要么就不要动它,这时我才想起,刚才来的时候抓住的那个冰凉的东西应该就是这条白唇竹叶青。这时候是回来找我了。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