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轻松爽文 > 生于望族
生于望族

生于望族

分类:轻松爽文

时间:2021-10-12 09:49:14

作者:Loeva

最新章节: 第三十九章 静水微澜

编辑:南风北海

点评: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生于望族txt下载  生于望族好看吗  生于望族txt百度云盘  生于望族全文阅读  生于望族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生于望族百度云  生于望族小说人物结局  生于望族txt  生于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生于望族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可伶朱门绣户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出生于望族,柔亮了一辈子,只落个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那就复活了,她就得她坚强,彻底彻底摆脱以前的噩梦!但是,上一世错身而过的他,为什么总是会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外地来的客商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望着眼前的繁华景象,不由得感叹:“不愧是京城啊!帝都气象,果然不同凡响!”忽而见有尼姑在路边化缘,他是个虔诚的信佛之人,忙从袖中摸出几个大钱,买了数个素菜包子,送给了尼姑,得了一番称颂感谢。。


赵嬷嬷取了温水,沾湿了手帕给她擦手,叹道:“看到小姐如今吃好睡好,嬷嬷才算是放心了。前两天凶险得紧,差点儿没把嬷嬷的心肝都吓破了。若是小姐有个好歹,可叫老夫人怎么办呢?熬了几十年,只剩了你一个血脉,从小小的婴儿拉扯到如今这么高,又乖巧又贴心,心肝儿似地宠着,眼看着再有几年便成人了,若这时候出了什么差错,别说老夫人,就算是嬷嬷我,也没法活了……”说着说着她就伤心起来,泪水也止不住了。

文怡忙拦住她:“不用了嬷嬷,我……我自己来。”拿起勺子,心想:“我如今不是出家人,无所谓戒律不戒律的,若是不喝,只怕还要引得祖母与嬷嬷忧心。”久违的亲情与关爱,以及迫切想要长久留下这种温暖的心情让她抛开了对清规戒律的顾虑,心中默念了几句佛,便喝了起来。

文怡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纠结了一会儿,心一横:都已经破了戒了,也不在乎是一回还是两回,只要心里有佛祖就好。

但脚一掂地,她已经反应过来了。如今她还没出家为尼呢,一时睡迷糊了,居然忘了这件事。

那客商被尘土熏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好不容易舒服些,便看到方才正跟自己说话的尼姑摔倒在地,忙问:“小师父,你没事吧?”

“这位客人,我这里有各式精制簪钗步摇,您可要买一些回去?让夫人和小姐戴上,更添几分风采呢!”摊主热情地向他推荐自己的货物,他瞧了瞧,想起家中小女儿,已是花样年华,便蹲下身,兴致勃勃地挑起来。

夜深露重,一阵秋风吹来,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呵了呵手,偶然抬头望天,却发现今日是满月,月亮又大又圆,明晃晃地挂在天上。她看着看着,忽然落下泪来。

赵嬷嬷瞪她一眼:“你才病好,若是受了凉,又病了,该怎么办?!还不快给我回床上去?!你今儿就别出房门了,大夫昨儿说了,你的病还未好全,需得好生养着!”

这时,门开了,昨夜那位老妇赵嬷嬷捧着正散发热气的水盆手巾走了进来,见状惊道:“哎哟!我的好小姐,你怎么自己起来了?!如今天气虽热,早晚却清凉,那水是井里打的,太冷了,当心冻着,快放下吧!”

文慧急问:“你杀她做什么?!要是惹得住持生气,难保不会将我们的事泄露出去!”

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赏月了,上一回,还是祖母在世时吧?她自幼父母双亡,是由祖母教养长大的,因无兄弟扶持,在族中不过是个受人忽视的旁枝女儿。祖母去世后,更是没了依靠。她小心翼翼地,严守闺训,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生怕被人看轻了,但最后的结果却实在算不上好。

那摊主道:“客人有所不知,那是咱们京中有名的绝世美人,柳尚书家的少夫人,平阳顾氏嫡出的六小姐!真真正正的名门闺秀!”

那华服男子却冷笑:“这尼姑知道你的名字,谁知有什么企图?倒不如抢先下手,省得麻烦!咱们快走,只管将杀人罪名丢给后头的人就是!”文慧闻言也不再纠缠,急急随着他们走了。

忽然,街尾处的人群一阵骚乱,惊慌失措地向路边躲去,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六匹高头大马载着穿着一致、全副武装的护卫,急驰而来。后面还跟着一辆华丽的大马车,马车后,又是一辆小些的马车,同样装饰着珠玉璎珞,车后还有另六位骑士护卫。这一行十二骑两车,仿佛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似的,只顾着往前冲,惊得行人争相走避。

文怡哽咽道:“文怡不孝,让祖母忧心了……还叫嬷嬷也跟着担忧,是我不好。往后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孝顺祖母的……”

静虚一阵恍惚,忽而得见故人,她不由得感叹万千。六姐一直是平阳顾氏的明珠,从十岁起,便以才貌闻名。她父亲在朝中任高官,兄弟又都是出色的才子,昔日一族中的姐妹,再没有比她更风光的了。

看着赵嬷嬷关切的眼神,文怡即便是忌讳荤腥,也没法说出“不喝”两个字。她如今不过是个十岁女童,若跟人说她茹素,未免太惊世骇俗了些,只是真叫她一口吃下去,她心里又不自在。想了想,便问:“既是补身的好东西,祖母可吃过了?我是小辈,怎能撇开祖母她老人家,自己享用?”

文怡忙掏出手帕为她拭泪,又柔声安抚着,心里也有些难受。

文怡只是淡淡笑了笑,赵嬷嬷问张婶:“可炖好了?盛上来吧。”

静虚苦笑,一别不过数年,她已不认得自己了么?便开口喊了一句:“文慧……”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