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冥王 风流小春医 俱乐部 一步登天(唐诚马玉婷) 我去东莞那些事 择天记之苟寒食 择天记
白洁 烈日  嫂子 媳妇 刘念 大学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时空 > 权臣闲妻
权臣闲妻

权臣闲妻

分类:穿越时空

时间:2021-09-12 23:48:55

作者:凤轻

最新章节: 第六章 秀色可餐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点评: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在线阅读

目录

完本
↓ 查看更多目录 ↓


案发现场刷技能 柯南之从聊天群开始 无限地球卫士 洪荒之我不是哪吒 大侠成名之路 风水圣手 爵迹之王 氪金女仙 大制药师系统 从签到开始百亿神豪

权臣闲妻陆离的身世  权臣闲妻好看吗  权臣闲妻百度网盘  权臣闲妻每个人结局  权臣闲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权臣闲妻无删减版全文免费阅读  权臣闲妻txt下载全文  权臣闲妻txt百度云  权臣闲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笔趣阁  权臣闲妻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本文又名《权臣升级指南》、《权臣调教有方手册》or《调教有方权臣手册》?谢淼淼,国安特工代号青狐,腥风血雨没要了她的命,休个假一觉睡到了解放前。一梦醒来成了了东陵国泉州陆家的四少夫人。房子票子美男子转眼间成空,眼前仅有手无缚鸡之力,刚被她踹踹一下床的庶子相公一名。万事无论,公公一名,外表贤良笑面虎,婆婆一名,各种心思妯娌兄弟若干。谢淼淼万分悒郁:老娘啊哔了...人类最亲密无间的好朋友了!本想拿捏得当着柔弱美少年相公作威作福,不想这货外表纯良内里却要黑天黑地黑世人。——“我眼中仅有很听话的和不很听话的人,你是个很聪明人。”——“旺财,给姐麻溜的滚!”睡梦中,谢安澜大怒。混蛋旺财到底记不记得它足足有好几十斤重啊。肥成这样,简直是二哈的耻辱。居然还敢蹭它伟大的主人的嫩豆腐!。


“少夫人,你……”

陆家在泉州府是大家,凡事都讲规矩。陆离是庶出,每月的月例不过五两,谢安澜这个儿媳妇自然也是一样。一个月十两在寻常人家看来不少,但是在陆家这样的人家却是有些捉襟见肘。别的不说,偶尔想自己添个菜,想自己裁件衣服,买个首饰脂粉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陆离每个月的笔墨纸砚就要一大笔费用。陆离又没有什么进项,花的自然是谢安澜的钱。

“谢安澜!你大半夜的搞什么鬼?”一个男人从地上爬了去来,背对着烛光依然能够看得出对方消瘦却俊美的容颜,以及脸上那冲天的怒火。

谢安澜挑眉,抬头去看喜儿。喜儿连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按理说,昨儿少夫人才刚刚落水,于情于礼夫人都应该免了今早的请安才是。怎么反倒是派人来催了?

被人拉着出去,路过陆离身边的时候正好看到某人抬头看她。还对她露出了一个十分“和蔼可亲”的笑容。

“旺财,给姐麻溜的滚!”睡梦中,谢安澜大怒。混蛋旺财到底记不记得它足足有好几十斤重啊。肥成这样,简直是二哈的耻辱。居然还敢蹭它伟大的主人的嫩豆腐!

昨儿因为跟府里的二小姐争执了几句,被陆家二小姐陆荞一把推进了水池里。人虽然救起来了,可惜那谢安澜却还是没了。所以,昨晚那个美少年,就是谢安澜的丈夫陆离?!这是有多禽兽才对一个刚落水的女人都能下得去手啊。

谢安澜想了想,头疼地摆摆手,“算了吧,就这件。”衣柜里就那么几件一副,藕色,淡青色,月白色…还一水儿的都是绣着些兰花啊,丁香啊,桂花之类的。虽说兰有王者之香的雅号,但是这样的图样却实在是不太得她这个俗人喜欢。

“荞儿这话可不能乱说。”陆夫人身后站着的一个长相美丽妖娆的妇人连忙笑道:“你爹都说了会给你做主的,相信夫人也会公证处理,给老爷和你一个交代的。可千万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儿。”

站在床前的美少年气得浑身发抖,很想上前把眼前的女人拽起来狠狠地训斥一顿。但是后背处却开始隐隐作痛,只得咬牙忍了。轻哼一声,少年转身出门,将大门摔得砰然作响。

谢安澜有些同情地看着眼前的小丫头:你家少夫人昨儿可是真的被淹死了,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儿呢?

喜儿取过一件淡青色的衣裳要服侍谢安澜穿衣,谢安澜皱眉,“换个颜色。”谢安澜长相明艳,五官美丽却并不婉约。而是带着一种十分凌厉的美艳,这种淡青色绣着兰花的素雅服饰,穿在身上未免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这也怪不得谢安澜,陆家是书香门第,讲究个女子温婉柔顺,贤惠淑德。于是导致一家子男人都偏好那种柔弱温婉,宛如弱柳扶风的女子。明艳如谢安澜被认为庸俗,又例如另一位长相富态的当家太太林氏,也早早的就失宠了。谢安澜想要讨丈夫欢心,自然是努力的将自己往那温柔可人的淑女的样子打扮。却不知道,这样的打扮不但不会让她变得柔弱可人,反倒是将原本美丽的容貌都遮掩的失色了许多。

陆林氏不说话,意思却很明白了。

现在再看少夫人,模样倒是没什么变化,脸色还有些苍白。但是眼神却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些什么,也不再总是垂着头不看人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慢慢地吐出一个字:“靠!” 清晨,从床上坐起来谢安澜叹了口气。还是在这里,想当成一场梦都不成。有了半晚上的时间做缓冲,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看看眼前有些简朴却古色古香的房间,嫌弃地皱了皱眉。

“在。”

连忙回头去看陆离,这个身体好歹是他老婆吧?就算…就算昨天不小心把他踢下床了……

“谢、安、澜!”一个咬牙切齿地声音从床底下响起。

谢安澜在心里吹了声口哨:美味的小鲜肉啊,可惜年纪太小了一点,看上去还木有十八岁有木有?

那一刻,谢安澜脑海里有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被践踏过的大脑里只剩下了一句话。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