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写字族
大家都在看
身为领主的我只想好好种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 我的四合院避难所 神兵图谱 圣女请安分
房爹在手天下我有 这个外挂过于中二 黑石密码 码农修真 怪物的我被救赎 派出所里的小捕快 让你代管新兵连,全成特种部队了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轻松爽文 >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分类:轻松爽文

时间:2022-03-21 21:25:18

作者:墨韵幽儿

最新章节: 004 买衣风波,社死现场

编辑:诗酒止步

点评: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在线阅读

目录

连载
↓ 查看更多目录 ↓


末世之我有仙源 我的硬汉芳邻 夫人舞刀爷弹琴 热吻野男人 苍穹决战 遨游电影 跨越时空的情夫 深夜乐园 洪荒圣纪 富豪从西班牙开始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 墨韵幽儿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免费下载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txt 小说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墨韵幽儿txt 小说  苟在主角团的我只想一路躺赢免费阅读  


相关资讯

更多

介绍

一朝穿越,异世大陆,六界混杂,本着咸鱼属性的神芜幽只想每日无忧无虑的好好享受着重来的人生。却不想民间传闻什么...得我血肉可重生?!这下可真是夭寿了...穿越成战五渣的小小植妖,居然还要被六界大神追杀分食!淦!天要我死...诶~我偏要活!略略略~且看小小植妖如何一路苟成创世神!至于那个同病相怜的魔尊大人嘛...神芜幽不怀好意的眯眯眼睛,笑容灿烂:哎嘿嘿~来呀~造作啊~跟姐走,一起苟!1v1双洁,甜宠,轻松,搞笑,轻虐,大女主,欢迎入坑~应是秋菊傲骨,桂子飘香的良辰佳节,然而此处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郁葱景色...。


金秋十月,天高气爽。

应是秋菊傲骨,桂子飘香的良辰佳节,然而此处却仍是一片春意盎然的郁葱景色...

这里是死亡之森,传闻内有邪祟横生,沾之必死,触之必亡。

民间常有传闻说靠近死亡之森者,不出三天必疯,不足五日生死,偶有仙家道士,路经此地,妄一探究竟,却一进再杳无音讯...

一时间人心惶惶,断不敢再靠近森林,冒犯邪祟,继而口耳相传,后遂无问津者...

森林中央,一处被竹树包围的幽静平原,内有深潭一井,平静无涟漪;

翠绿的草地上覆着一层红色彼岸花,殷红似血,鲜艳欲滴...

一棵呈放射性向四周生长的莲花状大树上,被建起了一座小木屋,观之温馨,住之温暖。

而在木屋的门前,一道红色的窈窕身影正手持一个木碗,姿态随意悠闲的坐在木屋前的粗壮树枝上。

不着寸缕的玉足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摇晃着...

无不彰显了木屋主人的悠哉闲适。

神芜幽啊呜一口吃下了木碗里最后一块鱼肉,之后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看着身旁坐着的萝卜头大小的人参精,目光幽幽冒着绿光:

“喂,萝卜头儿,商量一下...”

“想都别想!”

萝卜头条件反射的将自己的木碗护在身后,异常坚定的语气也遮挡不住它那一口大碴子味儿:

“这次不管你怎么忽悠我,我都不会再上当的!”

神芜幽面色未变,笑容温和,笑得人发慌...

“萝卜头啊...”

她正熟练的要说些什么,却忽地听见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响,还未来得及仰头查看,便看到一团不明物体唰的一下从眼前掉落,重重的砸在地上——

“嘭——!”

幸亏四周都是柔软的草地,才没震起几米高的烟尘。

不过...

“啪嗒!”

神芜幽震惊的看着眼前砸出一个大坑的不明物体,目瞪口呆到手中的碗筷掉落一地才恍然回神...

“卧槽!这什么啊?!”

尼玛差点砸中我啊!

高空抛物罪该万死!有没有公德心啊?

神芜幽心中将人骂了一万遍,这才拍拍胸脯飞下了树...

没错,是脚尖一点,身段很是轻盈的飞——

下了树。

要问为啥?

呵...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反正醒来就是妖了。

对比神芜幽虽有无奈,但好在心胸豁达,乐观如她,早就排遣开了...

人生第一次当妖,就当是增加阅历了嘛~

回到这个巨坑,神芜幽好奇的往里瞅了瞅,却没发现什么陨石流星之类的,一眼看过去,那灰扑扑一具的倒像是个人影...

艾玛!高空抛尸?

这还得了?!

神芜幽觉得自己身为森林之主的威严被挑衅了,当下就撸起袖子,打算下去将那可怜的尸体捞上来...

再给抛回去!

她向来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还予汝身的人。

所以按照物体原本的轨迹在给抛回去...这种事她完全做得出来。

毕竟穿到这个六界共存的动荡世界,尸体什么的早已见怪不怪了...

然而下去一看...

艾玛这小郎君长得可真是俊俏...

这身姿,这面容,这即使闭着眼都能感觉的高冷绝尘的气质...

哎嘿嘿...

“芜幽?神芜幽?大笨蛋!”

“干嘛?!”

神芜幽在欣赏美男的时候被打断,心情很是不好,于是一把拎起萝卜头头上的绿缨,恶狠狠道——

“胆子又肥了是吧?皮痒痒了想要老娘抽你?”

萝卜头不以为意的指指她的嘴角,面无表情道:

“一脸的猥琐表情,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神芜幽下意识的抬手去擦,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当下就露出一个极其‘和善’的笑容,阴恻恻的‘温柔’道:

“真好,看来小萝卜头也想试试一飞冲天的滋味了...”

闻言,萝卜头赶忙挣扎着下了地,咻的一下蹿到那天降美男的身边,手法娴熟的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探了探他的脉搏...

随后老气横秋的缕了把并不存在的胡须,学着那老大夫的正经模样,点了点头,道了一声:

“放心,还活着。”

“真哒?”神芜幽闻言有些激动。

闻言小萝卜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那心里仿佛在说——

是真是假你心里没点数?

老子一个本应该躺在湿润的泥土里,享受着沐浴阳光,轻嗅草木芬芳的千年大补之物,却被你拎过来给一群打死不活的‘垃圾’探了三年的鼻息脉搏,不会也该会了好么?

活的就找个地方丢出去,死的就找个地方埋了,就差没开个一条龙服务的丧葬铺了...

萝卜头在这里逼逼赖赖个不停,神芜幽却早已走过去擦干净了那人灰扑扑的脸庞。

如此一看,更加白净诱人了...

“萝卜头...你孤独吗?”

她冷不丁的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给萝卜头整不会了,后者呆愣了半天,怔怔道:

“还行...”

“哈?那就好!”神芜幽忽地狡黠一笑,贼兮兮道:

“从今以后,这个人,就是我的小夫君啦!”

哦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到了我手,就是我的啦!

真是意外之喜,谁能想到母胎单身两世的神芜幽,居然被上天指婚啦?!

这从天而降的小郎君,还真是可人~

感谢上天的馈赠!

神芜幽已经将人横抱了起来,而萝卜头还在原地处于懵逼状态,一张嘴张得老大...

“欸?不是,芜幽你等等!”

回过神来的萝卜头赶忙回头去追赶神芜幽的脚步,语气是极其的痛心疾首——

“你别闹!慢点慢点你个肤浅的女人!”

“欸!你等等我......”

......

......

三年前——

时至秋分,本应是焜黄叶衰,萧瑟添愁;

却不料这丛林之内,仍是万木吐翠,青葱绿野,无不露出盎然生机。

薄雾缭绕,阳光暖柔,缕缕光束穿过重重枝叶,斑驳在嫩绿的草地上,芽叶之上,露珠圆润,闪烁着点点晶莹。

琼林玉树,郁郁葱葱,漫林碧透,茂林修竹。瀑声湍湍,流水潺潺,偶有鸟鸣环绕林间,鸣声清脆,水声泠泠,相伴而奏,如闻乐章,宛若仙境。

许是人迹罕至的无人之地,水土肥沃,资源充盈,植被得以肆意生长,成就一片万木峥嵘的浩瀚林海,不禁惹人慨叹一句:

西峰峥嵘喷流泉,横石蹙水波潺湲;

东崖合沓蔽轻雾,深林杂树空芊绵。

森林中枝叶繁茂,婆婆娑娑,多为荫翳蔽日,竞相争长...

唯有一处,虽葱郁环绕,竹树环合,树木高耸却万不敢遮挡下方的一方红壤。

一束阳光暖暖的洒在下方的青翠之上,只见那方圆几里的葱绿中央,一朵极为殷红艳丽的彼岸花,它身姿硕大,约有两米高,似有灵性般,慵懒而肆意的舒展身姿...

绿植迎风摇曳,只它却巍然不动。

这是来自地狱的曼珠沙华。传说中,这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虽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它盛开在黄泉之上,指引身死之人魂归幽冥地狱。

孤寂的幽冥之路,凄冷黑暗,繁盛似火的曼珠沙华,是这悠长的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亦是唯一的慰藉。

《法华经》中所著,是为天降吉兆四华之一,典称见此花者,恶自去除。

暖光照耀,秋风吹拂,应是绽放的最佳时节。却不知何故,这曼珠沙华却只如初生的花苞般,紧紧蜷缩花瓣,也不知那花苞内究竟有什么金玉隋珠,远观倒像个倒挂的樱桃般。

秋风凉爽温和,再次吹拂而来,然而这次,曼珠沙华却不再坚持着收紧花瓣。

只见它先是试探性的伸出一瓣,鲜红的倒披针型花被悄然伸出,在空中虚晃几下,见并无危险,接着其它花瓣也逐渐放松了起来,慢慢的,一层一层的舒展开来...

到了最后一层,因不再有层层叠叠的花瓣包裹,那最里层包裹着的花苞便渐渐散发出了一种红色的光晕。

接着光晕逐渐强烈,刺目的红光印红了周围的绿植,与此同时,那其中倏地爆发出一种难以抵御的浩大气势,瞬间凝固了所有的生灵。

树上嬉戏的飞鸟、啃食果实的松鼠、林间奔跑的走兽、水中欢腾的游鱼...

刹那间,竟犹如按了静止键一般,全都停滞不动了。

万籁俱寂之时,那火红炫目的曼珠沙华渐渐弯下了腰身,花瓣尽数舒展而开,将其中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形体缓缓置于地面。

紧接着,那本来生机盎然,身姿挺拔的曼珠沙华,竟像是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生机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了身子,弯下了脊梁,枯黄了花瓣...

最后竟直接萎缩成了针尖般细的焦黑枯枝,微风一动,它便如烟散去了...

而那之后,耀眼的光芒也渐渐微弱下来,森林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又恢复如初。

地上被红光包裹的形体也渐渐初显了模样...

红光褪去,那其中——

竟一个不着寸缕的美丽女子!

她正安详的躺在翠绿柔软的草地上,肤如凝脂,身姿绰约,肌腻骨匀;琼姿花貌,芙蓉不如,一笑百媚,足以倾国倾城;

一点绛唇红似血,如妖似魅;

翠黛柳眉淡微扬,清雅俏丽。

额间一点彼岸花钿,鲜红似火,更添了抹妖冶瑰丽,即便双目紧闭,也能叫人感到其冶丽绝伦...

只是那美人柳眉微蹙,似在做着什么不得意的噩梦;朱唇微动,似有微微呢咛,却不知晓其中有何意...

只听见忽地一声呐喊——

“快跑!!!”

那美人顿时坐起了身,好似做了什么极其凶险的噩梦似的,浑身都在不停的颤抖,胸腔还在剧烈的穿着大气,心有余悸的慢慢缓了缓瞪圆的双目...

脑袋昏昏沉沉着实令人难受,如针刺般的密密麻麻的刺痛感又叫她不禁重新闭上了双眼,抬起纤细的指尖揉了揉备受煎熬的脑袋...

慢慢的,一幕幕彩色如幻灯片似的记忆碎片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她想起来了——!

身为21世纪苦逼卑微的社畜,她正加完班准备跟两个合租的闺蜜回家来着。

只是夏季雨水偏多,又不知何故那几天时逢暴雨,昏天暗地,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雷声阵阵的。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尼玛有朝一日她居然被电死了!!!

没错,不是被暴雨雷霆的雷电劈的,而是被断裂的高压电线电死的!电死的!

上千伏的电啊,就在她们惊恐的注视下掉落水中,300毫米的积水她们无处可逃,直接就死翘翘了!

真是造孽啊......

她一定得去地府里告一状,谁修的电路居然那么不靠谱!真是害人害己!

想着想着又叹了一口气...

回想起这一生,颇有不甘呢...

可又转念一想,百年阳寿殆尽,终究还是难逃与黄土融为一体。

年华流梦,韶华不再,想当初鲜衣怒马,笑谈江山与他,本以为能够化茧成蝶,成就一番伟业;

可最后,还不是被生活蹂躏了自我,在浮华中丧失了希望...

年少时词不达意,长大后言不由衷。

岁月蹉跎,一生流离...

罢了罢了,就当是来这繁华人世间大大方方走一遭好了。

时间过了,生命了了,二十多年的人生,总归不是碌碌无为。

我啊,尽力了,便也无悔了...

死就死吧,她这个人,好在乐观豁达,活着的时候就尽力活着,既然死了,那就好好的做个死人,魂归地府,做个奈何桥边上的孤魂好了...

果然历经生死,方可大彻大悟!

美人慢慢皱起的眉头又舒展开来,努力的张开沉重的双眼,大脑的混沌与刺痛感叫她极为不适...

擦了一把自我感动的泪水后,就准备收拾收拾自己起身去找奈何桥了。

然而这猛地一起身——

“嘭——!”居然又身形不稳的摔倒了!

“嘶~”

她捂着头部倒吸一口冷气儿,然后迷迷糊糊的支撑起身子,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然而当她张开惺忪朦胧的双眼时,又很自然的再次躺下,闭上眼睛,吐槽道:

“出息了,居然梦到了一片葱郁茂盛的世外森林...”

啧~

但凡一粒花生米!

醒醒醒醒,该去找孟婆啦!

然后又慢慢起身,缓缓睁开双眸...

“我去——!”

场景没变啊?!

我不是死了吗?

高压电啊喂,绝无生还可能啊!

走马灯都看过了,总不会告诉这只是大梦一场吧?

嗯...似乎自己是头疼来着...

身死的鬼...会感觉到痛吗?

所以自己没死?

但是为什么是深山老林?!

这是重生点吗?

可我明明没有任何遗憾,任何执念,坦然接受死亡了啊...

她不懂,虽然内心在咆哮,在身体还是诚实的接受了这一设定。

重生啊卧槽!

爽的嘞!

而且身体还是完好的,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摸起来滑嫩嫩的,一点都没有被高压电击后麻麻赖赖的狰狞伤痕,简直是完美了好嘛!

等等——

女子发觉不对,又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身体...忽地心中一震!

肌肤的触感...是不是有些过多了呢?

于是心里一惊,忙低头查看自己的情况——

“卧*!真没穿衣服!”

一时间思绪百转千回,何止一个绝望能形容的?!

完了完了,要死了...

重生就重生,可是为什么居然是在深山老林里寸着不缕啊?!

且不说自己手无寸铁的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陌生的森林;就算是安全出去了,这样全裸的样子在古代也会被当成妖怪,烧死的吧!

现代就更厉害了,科技如此发达,随便哪个人拍一下传到网上,她这一辈子都别想活在阳光下了!

这尼玛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上来就是个死局啊!

老天在玩我...

太惨了...呜呜呜...

大悲大喜,大喜大悲,人生就是如此起起落落落落落...

然后‘吧唧’一声到底后就起不来了。

愁苦痛哭之后,擦擦眼泪,偶然瞥见前方有一个小水潭...

眼神一凛,当即起身,一边擦着不断掉落的眼泪珠子,一边哽咽着前进...

猜你喜欢

更多标签

更多
+
猜你喜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