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度侵蚀者 第2章 死亡危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维度侵蚀者小说简介

《维度侵蚀者》是作者残酷厕纸天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体内血液如在逆流,白浪全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力气,左手传来剧烈地‘灼痛’,正向整条手臂迅速蔓延。他倍感身体被无形之力掐住,脚尖一点点摆脱地面,像一只提线木偶,被上悬挂在空气中,四肢百骸没处不痛。的话有人以非常特殊视角冷眼旁观,便可意外发现人行通道中央,被一处无形结如果有人以特殊视角旁观,便可发现人行通道中央,被一处无形结界笼罩。路人们下意识忽略无视,并且避让绕行。。...

维度侵蚀者小说-第2章 死亡危机全文阅读

体内血液如在逆流,白浪全身上下提不起一丝力气,左手传来剧烈‘灼痛’,正向整条手臂蔓延。他感到身体被无形之力扼住,脚尖一点点脱离地面,像一只提线木偶,被悬挂在空气中,四肢百骸无处不痛。

如果有人以特殊视角旁观,便可发现人行通道中央,被一处无形结界笼罩。路人们下意识忽略无视,并且避让绕行。

而白浪的躯体与四肢,则被几十上百根细如蚕丝的‘血线’缠绕住,与‘正上方’某种无形事物相连接,根根绷得笔直,活像一条离开海洋的咸鱼,被挂起晾晒,无法呼吸。

这些‘血丝’缠住身体不同位置,末端刺入皮肤下方,由他体内的血液凝结而成。

银发女子在距他一米的位置停下,抬头欣赏,鲜艳红唇格外醒目。刘海下方的眼睛,流露好奇之色,像是小朋友在商场驻足,观看一件新奇玩具。

最终,她的视线落在白浪左臂,几根血线被无形之力拨动,他的左手立刻被扯高,小臂无力垂落、来回摆动,同时露出手背上正扭曲变形的‘烙印图案’。

女子确认货物后,微微点头,依旧带着浓郁的惊奇意味,开口说话:“没料到居然是个大男孩?还以为会是什么了不起的怪物。欢迎来到索摩戈,幸运的小家伙,这次就不杀你了。”

白浪完全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他努力挣扎但毫无效果,对方口中的‘幸运’,在他看来是‘非常不幸’。

“你……想做…什…么?”他干涩着嗓子,痛苦问道。

女人没有回答,而是认真观察者他手背上的变化。

左手烙印痛入灵魂,原本的‘尖牙’正一点点分解扩散,随后重组成一个血红圆环。就在银发女子即将进入下个环节时,一声枪响在白浪耳畔炸开,打碎了无形的结界屏障,然后是陡然拉高的耳鸣。

震耳欲聋的炸裂噪声如滚滚闷雷,在通道中激荡,惊醒麻木恍惚的路人。障眼的结界消失不见,一个活人被悬挂在空中,出口瞬间乱成一锅粥!

女性的尖叫声、路人惊呼声不绝于耳,人们四散而逃、慌不择路、相互推搡,通道瞬间拥堵起来。

那控制着白浪的女子,在枪响瞬间身体剧烈颤动,头部被子弹击中,然后夸张后仰,白皙的颈部向后弯折,发出薯片被捏碎的脆响。她的双腿为保持平衡,连退两步。

与此同时,缠绕在白浪身上的血线,也应声断开十几根,让他呼吸稍微顺畅,有了些许挣扎反抗的余力。

白浪试着动了动手指,依旧杯水车薪,还是牢牢被挂在空中,心有余力不足。

就好像一条刚上岸的年轻腌渍咸鱼,尚未熄灭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自以为努力就能翻身?却不知‘一条咸鱼即便成功翻身,另一面依旧是咸鱼!’的真实道理。

第一声枪响尚未落下,接连不断的子弹向女子覆盖射去。惊恐的人群纷纷向两侧避退,让开一条路径。

白浪再次感到血液逆流的痛楚正在加剧,全身肌肉痉挛紧绷、额头青筋炸起,发出痛苦的叫声:“啊——!”

他被女人当成‘血包’使用,更家密集的‘血线’从体内弹射窜出,在空气中交织成网,精准的将一枚枚子弹拦截、切成碎片、偏离弹道、再散射出去,最终在通道的地面墙壁上弹跳折射,留下星星点点火花,波及到无辜。

此时女子右手扶住后颈,‘咔嚓’一声用力掰正头部。额头有一行血珠滑落,但没留下任何伤口。

她表情极端难看,死死盯住对面走来的黑色身影,低声抱怨道:“讨厌的猎犬,嗅觉真够敏锐的。”

接着又大声道:“这里是飨夜内部的私事,与阁下无关,还请离开!”

女子阴着脸警告,只为拖延时间,加速白浪身上的某种仪式进程。此时他的手腕,就像被烙铁按住,痛到灵魂深处。

“笑话,整座城都在庇护所的笼罩范围中,没有我们管不了的!半小时前的空间紊乱,是你们搞出来的吧?害我跑这么远的路。地下组织的讨厌的臭虫,这背后一定有阴谋……嗯?你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

男子说话间,身形突然伏低,接着屈膝蹬地陡然加速,地面炸裂!同时从袖中弹出一柄匕首,他骤然爆发,身体化作疾风,瞬息从白浪身侧掠过,在空中留下一道紫色华光残影。

紧接着,缠绕吊住白浪的血线纷纷断裂,身体重重摔在地面上,滚了两滚,终于新恢复了行动力。不过他失血过多,全身上下无处不在剧痛,四肢乏力酸软,一时间爬不起来,就像离开海水的咸鱼,眼神无力嘴巴一张一合。

“找死!”

女子断开与白浪之间的联系,继而暴怒,身后飞出更加密集的血色细丝,如根根利箭,富有灵性的在空中拐弯,铺天盖地射向男子。

对方面色不变,屈膝俯身,握拳锤地,顿时在前方升起一面紫色防御屏障,将七成的鲜红色拦截弹开,但依旧被零星血线洞穿。

而他也趁机向后弹射,二段加速,在极速飞退过程中,顺手扯住白浪身体,将他一并拖走。

“咦?转化仪式?”

男子被白浪手背上燃烧的印记吸引,接着一愣:“你的目标是他?他有什么奇特之处?”不由认真打量起来,果然从白浪身上,嗅到与众不同的气息,接着恍然,眼神也从先前的漫不经心变的贪婪起来:“是异界人!那个是真的了?!”

他心脏狂跳起来,快速挥动匕首,紫色刀光一闪而逝,将白浪的左臂斩断,鲜血向外喷涌,竟然升腾起血色热气?

“啊啊啊啊!”

饱经折磨的白浪怒睁双眼,看着掉落眼前的断臂,他满腔抑制不住的杀机与仇恨,狠狠看向黑衣男子,狂怒骂道:“我!艹!尼!玛!!!”

砰!

他话音未落,就被男子一脚踹到墙角,强行保护起来。因为墙角是目前最安全,最不易被波及的地方。

“将人留下,否则别怪我大开杀戒了!”女子原本还心有顾忌,但此时同样杀意四溢,再无任何收敛的冲上来。

“女臭虫!尽管杀,看你还能不能逃出去?至于这家伙,我预定了!”

黑衣男子神色逐渐凝重,突然甩飞手中匕首,将白浪右手钉死在地板上,不让他移动逃离。

暗紫色物质从伤口中渗透出来,一点点爬满手掌,扭曲着无规则移动;同时它们也在血肉中快速渗透,带来不逊于之前左臂的灼痛。

“干啊!”白浪咬着牙骂道,内心在疯狂质问,为何会如此倒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