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第六章日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小说简介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是作者宇宙无敌水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年出网吧回去的时候了是下午了,下楼敲敲门半晌没人无应答才忆起今天晚上林弦上晚班家里没人,左顾右盼后从门口垫子下摸出了备用钥匙才进了门。六八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空空荡荡的,林年临走前前没关窗,屋内满是凉意,他再打开了冰箱从里面端出了下午吃余下的腊肉再次回六七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空荡荡的,林年临走前没关窗,屋内满是凉意,他打开了冰箱从里面端出来了中午吃剩下的腊肉重新回锅和着韭菜和冷饭一起翻炒,出锅一碗热腾腾的大杂烩就勉强当了晚饭。。...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小说-第六章日常全文阅读

林年出网吧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上楼敲门半晌没人应答才想起今晚林弦上晚班家里没人,左顾右盼后从门口垫子下摸出了备用钥匙才进了门。

六七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空荡荡的,林年临走前没关窗,屋内满是凉意,他打开了冰箱从里面端出来了中午吃剩下的腊肉重新回锅和着韭菜和冷饭一起翻炒,出锅一碗热腾腾的大杂烩就勉强当了晚饭。

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饭时往往是最有效率的,没有人搭话,没有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屋子里只听得见咀嚼和筷子碰碗的声响,不到一会儿满满一大碗饭吃完了,洗碗洗锅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打开了课本开始学习。

林年看书很快尤其是文科类型的书,手里的历史教材一页一页的翻,平均十五秒一页,不到十分钟就翻完了半本,这时把教材合拢放在桌上闭眼沉思数分钟,然后再度打开历史教材开始翻后半本,翻完后再度重复之前的步骤,最后睁开眼睛把整本教材全部翻一遍,翻完就代表林年已经把这本教材背下来了。

是的,林年读书的第一步背教材,但凡是可以靠背来提高分数的他都是直接整本整本的背教材,如果该科考试成绩还不太理想那么就买额外的辅导书背,直到背到这科的成绩名列前茅才为止。

所以林年一直不是太喜欢应试教育的学习过程,文科他就背书,理科他就刷题,见到文言文第一句话是这题我背过,见到数学题第一句话是这题我做过。至于英语,试卷上每个单词都认识,熟知各种语法时态很难不得高分,当初的中考第一就是这么来的。

林弦一直知道林年是个天才,可她也更是知道天才这两个字可能带给林年的不会是纯粹的成就或者骄傲,起码在成长路上,作为天才的林年会很孤独,以至于被人排斥恶意的对待,所以林弦这些年为林年操了很多心,做了很多事。

就现在看起来这些操心并非是无用的,起码直到今天林年也只是表现出略微有些“独”,而不是厌世或者其他更加恶劣的性格。

对于旁人的看法,林年不是太懂,但如果有人说他是天才,那么他绝对是否定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不是天才,因为天才是用来形容人的。

花了三四个小时学习,窗外的天已经黑透了,玻璃上被夜晚街上的灯火照亮,林年合上了书进了房间里拿出来了一个剑道中练习素振动作专用的素振棒。

素振棒长一米半形状看起来像加大号的鸡腿,外面被塑料膜缠绕包紧,林年单手提在手中看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但除了他以外没有人知道这个素振棒里从棒身到负重都是铁质的,重量足足五十公斤。

林年站在客厅里双手握着素振棒抬过头顶下挥做出了一次标准的素振,脸上没有丝毫代偿,重复数十次后又换了单手,结果还是轻而易举。

“力气又变大。”放下了素振棒林年想到。

要是这一幕被少年宫剑道培训班里的教练看到了,估计只会大骂林年一声变态,然后哭着喊着要收他当弟子传承衣钵。

16岁的男孩单手五十公斤素振,虽然称不上惊世骇俗,但震惊一句天赋异禀应该不夸张,然而林年天赋异禀的地方并不止这一个。

左右手轮番进行了上百次素振锻炼后,林年也略微出了一些汗,收起素振棒进了浴室冲了个澡,穿好睡衣进房间拿出了一副扑克牌坐在了客厅茶几前。

一个人拿扑克当然不是为了打牌,况且一个人也打不了牌,林年把扑克牌放在茶几上右手拇指放在牌堆下略微用力把扑克牌凹的左右凸起,双眼盯住扑克牌堆拇指略微发力,54张扑克牌前段的花色接连翻过,在翻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伸出左手插入扑克牌内一抽,一张彩色的鬼牌落到了桌上。

林年把鬼牌重新加入扑克牌里洗牌,再度开始翻动,到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又出手,彩色的鬼牌再度被抽了出来。

这是林年每天的“日常”。

知道自己天赋异禀,林年自然会去深入了解自己究竟“异禀”到什么程度,可每一次的日常林年都会发现自己在进步,无论是记忆力还是反应力亦或者是速度。

林年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只知道凡事都有一个度,领先时代一步的人是天才,领先两步的人是疯子,同理,超出正常人一步、两步、三步的人是天赋异禀,但超出十步以上只能是怪物被关在医院里研究。

林年一直都很克制自己的才能,可就近年的情况来看,不知是怎么回事,自己的才能似乎进入了一个井喷期,一天比一天更胜一筹,就像紧闭的闸门后不断的渗出水来,有朝一日这道闸门终将遏制不住后面的洪水,洪水中可能藏有鲸鱼,也可能也有鬼怪,不到那一步谁也不知道门后面是什么。

如果林年是自己一个人,那么他并不会为此忧心,才能总归是越多越好,在压抑不住曝光的一刻大不了一走了之就是,可问题就在于他的生活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做完了今天的日常,林年把扑克牌收了起来,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走进厨房打开冰柜开始找起了剩下的食材,最后只找到了番茄和鸡蛋,他拿出了这些食材林年开了灶火和抽油烟机开始炒菜。

在忙活了二十分钟后,林年把做好的菜端进了蒸好饭的电饭煲里,盖上盖子扯掉电饭煲的插头再把锅洗了就进了房间睡觉了。

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客厅的门被钥匙打开了。

脸上带着疲惫的林弦踏入门槛换上了拖鞋,她走到客厅里仰躺在了沙发休息了一会儿才深吸口气站了起来准备洗漱睡觉,明天她还有早班。

在路过餐桌的时候,林弦看见了桌上有张便条,上面是林年的笔迹。

【电饭煲里有饭菜,记得吃了,辛苦了】

走进厨房打开电饭煲,里面颜色漂亮的番茄炒蛋映入眼帘,林弦鼻子抽了抽端出了番茄炒蛋舀了一碗饭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的吃饭,直到把所有菜都吃光了才停了下来,一言不发的把碗筷洗了,关上了客厅的灯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门砰的一声响,隔壁房间黑暗中的林年睁开了眼睛,半晌后又闭上了终于才沉沉的进入了睡眠。

今晚他没来由的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冰封雪地的一片天地,他坐在一座堡垒中隔着铁栅栏静静的望着黑暗的天空,好似在期待黎明的到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