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师手册 第4章 观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术师手册小说简介

《术师手册》是作者听日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里是一个小岛。但是这而已因为索妮娅匮乏的词库里没找到了更最合适的名词,当然这里没办法算海面上突然间凸出的巴掌大的小地方,放佛海浪再大一点就能吞没。但海平面很宁静,十分宁静,也没一丝丝风。索妮娅双腿浸入水中在海水里,踩着湿漉漉的沙地,抬起头看向周围。不过这只是因为索妮娅贫乏的词库里没找到更合适的名词,毕竟这里只能算是海面上忽然凸出来的巴掌大的小地方,仿佛海浪再大一点就能淹没。。...

术师手册小说-第4章 观者全文阅读

这里是一个小岛。

不过这只是因为索妮娅贫乏的词库里没找到更合适的名词,毕竟这里只能算是海面上忽然凸出来的巴掌大的小地方,仿佛海浪再大一点就能淹没。

但海平面很安静,非常安静,没有一丝丝风。索妮娅双腿浸没在海水里,踩着湿漉漉的沙地,抬头看向四周。

周围都是乳白色的浓雾,充溢着每一寸空间,天空像是一团晕开的浓墨,昏沉又厚重。

我在做梦,索妮娅心想。

她很清晰地记得,自己明明是在剑与玫瑰术师大学的女寝室里睡觉,不可能会忽然出现在一个小岛上。

一想到是梦,索妮娅就轻松多了,她好奇地蹲下来尝了尝海水,发现跟平时喝的水一样,甚至还有一点甜味,根本不是线上教育课程里所说的咸苦。

索妮娅越加肯定自己是在做梦,因为她没去过海边,没尝过海水,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海水是什么味。

“但我在做梦的话……”索妮娅看向小岛中心:“为什么会梦见一具我从未见过的尸体?”

小岛中央,一具陌生的尸体半跪在沙地上。

他穿着一套漆黑的风衣,戴着兜帽,面容模糊,服装厚重,从外表看不出是男是女。

一柄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但他并没有倒下,而是单膝跪在地上。他左手扶着腰间的剑鞘,右手握着未曾出锋的剑柄,仿佛是在拔剑之前就被人洞穿了心脏。

除了这具尸体和沙子以外,小岛再无任何事物。索妮娅又不会游泳,再加上她认为此时是在做梦,对尸体根本没有畏惧,便大胆地走过去观察尸体。

她发现,刺穿尸体的长剑还在滴血,血液沿着剑身美丽的雕纹流淌,逆流至镶嵌在剑格里的暗红宝石,让整柄剑都仿佛活过来了一样,实在是太美了……

当索妮娅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握紧了这柄长剑。

完美契合手掌的剑鞘,完全戳中审美的绚烂剑纹,以及那仿佛肢体延伸的触感,这柄剑,仿佛是……

……仿佛是为她定身打造的武器。

没有经过思考,索妮娅将长剑从尸体上拔出来。

她本以为尸体会就此倒下,所以一拔出来就后退一步,免得被尸体砸到。

然而,尸体并没有倒下。

相反,他站起来了。

嗒,嗒,随着钢底长靴踩在沙地上的声音,在索妮娅惊惧的注视下,尸体缓缓挺直了腰背,抽出清冷锋利的长剑。

哗啦一声,剑锋破空,他的剑尖直指索妮娅。虽然根本看不清楚他的眼睛,但索妮娅却感觉到一双毫无感情的冰冷视线!

“放心吧,剑姬,这一次,我不是你的敌人。”

尸体的声音非男非女,仿佛是机械咬合出来的齿音:“我只是会杀了你而已。”

你对敌人的定义似乎跟正常人有很大出入啊喂……索妮娅紧紧握住手里的绚烂长剑,仿佛能因此获得一点安全感。

“你是什么人?”她声音有些颤抖。

“我名为终末观者,你可以叫我观者。”观者说道:“在接下来七十二小时内,你只有击败我才能离开这里,否则,你只有待满七十二小时才能离开。”

“这里不是梦吗?”索妮娅睁大了眼睛。

“梦与现实的区别,只在于现实是大家共同编织的梦境,而梦……”

“是你为自己构筑的囚笼。”

话音刚落,观者急踩沙地踏前挥切,哪怕索妮娅已经尽可能后撤,却依然躲不开那闪亮的剑刃辉光——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索妮娅跪在地上,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喉咙,脸上写满了惊恐。

撕裂的疼痛无比真实,仿佛她刚才已经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怪人切断了脖子。

假如这是梦境,在遭受如此疼痛的瞬间,她就该从自己舒适温暖的床上醒过来。

然而——

“十秒已过,我劝你最好握紧自己的剑。只有这样,你才能……”

索妮娅抬起头,看见观者握紧剑柄收在腰间,摆出一个纳剑架势,双腿用力一蹬沙地朝她冲杀而来!

索妮娅慌忙举起长剑后撤,然而观者这一步如同平移般突兀地跨越十几步的距离,当她看见观者留下的剑光时,观者的声音正从她后方响起——

“……死得稍微有尊严一点。”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当索妮娅从斩首痛觉回过神来的瞬间,她没有任何犹豫,转头就跳进海里,哪怕她不会游泳也顾不得了!

似乎是对死亡的恐惧激发了潜能,索妮娅几乎是无师自通了游泳,虽然是极不美观满是水花的狗刨式游泳法,但只要能远离那个有怪人的骇人小岛就行了!

若不是梦境里腹中空空,索妮娅甚至想试试笑话里出现过的放屁推进法。

在水花的扑腾声中,索妮娅清晰地听见观者的声音:“逃跑很可耻。”

“而且很没用。”

忽然后颈一凉,索妮娅低头,看见一抹冰冷的剑尖从自己脖颈透出。

当海浪般的痛楚淹没她之前,索妮娅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小岛上。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这次她没有逃跑,而是看向观者的手。

“你似乎在期待我将剑扔出去后就没有武器了?”观者优哉游哉地将剑收入鞘里,“在你已经经历数次死亡后,你为何还如此天真?”

“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索妮娅苦笑道。

“道理只在剑尖之上。想讲道理,用嘴是没用的,用剑来说服我吧。”

观者还没说完,索妮娅就噗通一声跳入海里。但这次她没有游泳,而是选择潜入海里,试图躲避观者的攻击。

‘你总不能斩断大海吧!’她心里这么想到。

事实也的确如此,五秒,十秒,三十秒……一分钟过去,索妮娅都没遭受到攻击。

然而因为无法呼吸,她感觉自己快要晕厥了。

明明是做梦,为什么还会因为大脑缺氧而导致脑供血不足!?

憋气的痛苦丝毫不亚于斩首,索妮娅忍不住了,随便挑了个位置浮上去试图呼吸一下再潜水,心里存着侥幸:我就呼吸一两秒钟,他总不可能那么快发现我吧!?

数秒后,索妮娅坐在小岛上,捂住刚刚被刺穿的嘴巴,不停用舌头舔舐牙齿来确认自己的舌头没被飞剑割断。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观者!”

索妮娅大喝一声,满脸怒容,咬紧牙齿,双手握紧长剑,鼓足勇气走向观者。观者哦了一声,右手轻抚剑柄,说道:“如果你想提前中止休息,我没意见。”

啪!

索妮娅噗通一声跪在观者面前。

“伟大仁慈善良的未知主宰,索妮娅愿日夜向您祈祷,聆听您的圣言,追随您的神迹,吟唱你的旨意……请不用这样折磨我了,您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吧,我很乖很听话的,你命令我做什么都行,呜呜呜……”

“真的什么都行吗?”观者问道。

索妮娅抬起头,哭得梨花带雨格外诱人,她似乎犹豫了一下,脸庞露出一抹红晕,咬牙点了点臻首:“什么都行。”

“那好,我命令你——”观者握紧剑柄,摆出纳剑架势:“击败我。”

铮!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索妮娅躺在沙地上,呆呆看着那浓墨乌黑的天空,然后一个鲤鱼翻身站起来,不解问道:

“不是,我以前又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在我这种小人物上浪费时间?这世上罪大恶极的人那么多,你想惩戒除恶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人选;如果你是大坏蛋,我也可以给你推荐几位位高权重道貌岸然的大人物。”

“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学生,不值得你花费这么大功夫来对付我。你现在的行为就像是用螺旋光炮打蚊子,让剑术师去劈柴,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你说对不对?”

“你想让我做什么,你说就是了,我一看就是一朵柔弱的任人蹂躏的玫瑰花,生来就只能随波逐流……”

就当索妮娅试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说时,观者却摇摇头:“你说错了。”

索妮娅立刻说道:“我哪里说错了,你告诉我,我肯定改。”

“你第一句话就说错了。”

“第一句?”

“你怎么能肯定,”观者握紧剑柄,摆出纳剑架势:“你以前没得罪我呢?”

铮!

“你有十秒休息时间。”

或许是因为死得太频繁了,索妮娅甚至觉得斩首其实也就这样,痛习惯了也没什么。

她抬起头看向观者,“我只要待满七十二个小时,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梦境?”

“是的。”观者点点头:“不过,这里可没有时钟。对比人的一生,七十二个小时并不长,但对于死亡而言,七十二个小时却也不短。”

“你真的能在不断的死亡中,坚持七十二个小时?”

“而且,你为什么会相信一个,在梦里不断杀死你的人的话语呢?万一我在说谎呢?”

“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今晚真的能脱离梦境,那明天晚上呢?后天晚上呢?”

观者摆出纳剑架势,“你既然见识过死亡,就不该对奇迹抱有期待。”

铮!

观者向前踏步,随着拔剑横扫,整个人也跟着旋转一圈,刹那间跨越十几步距离,长剑伴随着庞大的转动势能,将如同热刀切黄油般再次斩首索妮娅——

铛!

第一次,索妮娅的剑刃挡住了观者的锋芒!

此时,索妮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恐惧,没有愤怒,没有杀意,没有哀求,只有最冰冷的静寂。宛如红宝石的瞳孔里,倒映着观者那模糊不清的模样,仿佛要将他深深印在心里!

“你令我别无选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