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红人 《官路红人》第007章小女人的抉择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官路红人小说简介

《官路红人》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孙乡长,李县长,郑县长,任雨泽,罗县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李云秦姗小说名字叫作《官道红人》,提供更多李云秦姗小说目录,李云秦姗小说全集目录。官道红人小说李云秦姗摘选:李云挥手示意秦姗坐定,秦姗赶快坐定。“李云,你,你这是太客套了,我,我能把事情干好吗?这可是副科。”“你行的,老同学吗?啊?…...

官路红人小说-《官路红人》第007章小女人的抉择全文阅读

李云秦姗小说名字叫做《官路红人》,这里提供李云秦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官路红人小说精选:李云示意秦姗坐下,秦姗赶紧坐下。“李云,你,你这是太客气了,我,我能干好吗?这可是副科。”“你行的,老同学吗?啊?”秦姗抬了头:“我先出去了,您有什么尽管吩咐,要不,把床铺啥得全换了吧!”“换,先不急,这政府里天天换领导,这床换得急吗?”秦姗没敢说什么,起了身子走到门口,秦姗突然转了头看着李云。“秦姗,还有什么?”“哦,我今天听了句闲话。”秦珊转了头看着李云。“什么,老同学了,尽管说。”“有关孙玉林的事情!”秦姗停了片刻,“他的绰号叫孙霸王,他是…

李云示意秦姗坐下,秦姗赶紧坐下。

“李云,你,你这是太客气了,我,我能干好吗?这可是副科。”

“你行的,老同学吗?啊?”

秦姗抬了头:“我先出去了,您有什么尽管吩咐,要不,把床铺啥得全换了吧!”

“换,先不急,这政府里天天换领导,这床换得急吗?”

秦姗没敢说什么,起了身子走到门口,秦姗突然转了头看着李云。

“秦姗,还有什么?”

“哦,我今天听了句闲话。”秦珊转了头看着李云。

“什么,老同学了,尽管说。”

“有关孙玉林的事情!”秦姗停了片刻,“他的绰号叫孙霸王,他是郑县长的小舅子,实权派,号称最硬的乡长,陪了十一任书记了。”

“什么?秦姗,这么硬?”李云其实早就调查清楚了,其实她自己并没有闲着,她晓得自己来这里要做什么。

“还有,纪委的庞书记也传话了,说你只是一个小女人。”秦姗没有往明里说,其实就是新闻报道与后面的处理不一致。

李云点了点头:“行,你忙吧!等下弄一个完整的政府办的电话号码表,我急用。”

秦姗点了点头出去了,李云轻轻的靠着椅背,思量着今天的举动,临下黄源的时侯,组织部的领导告诉自己,千万要小心,黄源根深蒂固,牵一发而动全身,林丰书记就是因为想动孙霸王被排挤了,组织部的领导还告诉李云,黄源县有一把“铁鎯头”,那就是纪委的书记庞运,如果要想在黄源打开局面,必须依靠庞运书记。

然而李云分到市纪委的时侯,庞书记已经下到黄源县纪委了,两个人见过面,不熟,李云拿了手机很想拔通庞书记的电话,然而她没有,庞书记不是散了话了吗?小女人,那还是等把小女人去掉之后再打电话也不迟。

门外又有敲门声,李云唤了一声进来,秦姗应声拿了一个电话簿。

“李县长,很全的,所有在编人员,因为发工资,他们的信息都很全,电话绝对畅通。”

李云笑了笑,抬头瞄了一眼秦姗,好精明的女人呀!她似乎看出了自己的眉目,行,就先听听她的意思,自己先烧万山乡,就是想烧出个志同道合的人来。

“哦,也没啥电话可打,就是瞎看看,我当县长,总不能不知道大家的电话号码吧!”李云一把将电话簿扔到了一边。

秦姗告辞了李云,李云等着秦姗出去,赶紧将电话簿拿到了桌面上,她俯下身子看起这些陌生的名字来,突然一个男人的名字闪到了李云的眼里,任雨泽,这个家伙义愤填膺的表情与举动历历在目,那是恁谁也装不出来的,李云会心的笑了笑,任雨泽的形象镌刻到了心里。

不,李云睁开眼睛立即否定了任雨泽这个人选。她站起来,把笔扔到一边,她在办公室里办走边思忖:这是有关自己命运的最最关键时刻,走错一步棋都将面临可怕的后果,想来中午处理孙霸王的时侯,县委县政府已经风起云涌,而下午的让步又让黄源风平浪净。

李云两手抚着冰冷的墙,微闭眼睛思量着,她得特别小心,特别谨慎,而敲定的这个男人必须没有丝毫的失误。

李云又像过电影一般回忆着来到黄源县的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男人肖明,自己的同学,也就是肖明的老情人秦姗,这些人都靠得住吗?不,肖明早已融到了黄源的封闭环境中,秦姗呢!跟肖明差不多,不过,秦姗比肖明精明十几倍,女人太过聪明就是阴险,这是母亲常教的一句话,而男人聪明那才叫可靠。秦姗刚才示弱说明心虚,小女人,这话形容秦姗算最真吧!

除了任雨泽,李云的脑际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李云似乎别无选择,李云拿出手机,轻轻的存了一个名字,任雨泽,又将号码记存在手机里。

李云再次回放着中午的场景:任雨泽,要不是今天烧万山乡真不会见到这家伙,很正直很年轻很男人,这是李云对任雨泽的评价,像孙霸王的情况自己这三天都在暗中调查,霸王到无人敢惹,无人敢说,但是任雨泽敢,所以很男人,而很男人是李云评价一个男人的最高标准,自己的男人肖明,不,李云一下子否定了,肖明不具备很男人这三个字,说白了就是一个能满足女人生活的一般男人。

李云又回到椅子上,她寻找到了郑永虎的名字,轻轻的在郑永虎与曾娟两个名字上打了勾,李云故意将勾的最后一笔拉得很长,她又把电话簿贴到了桌面上。

做完这些,李云转了身子走进内间,轻轻的拿出手机看着任雨泽三个字,她在思量,不,李云觉得用挣扎这两个字最为合理,官场走失一步,玉石俱焚呀!

李云终于鼓足了勇气拔通了任雨泽的电话,李云感觉有些冒失,赶紧抬手准备挂电话,好歹也是一县之长,怎么可以给一个秘书打电话,这不是笑柄吗?

但当李云准备按挂机键的时侯,手机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拔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李云赶紧用手抚着胸口,庆幸啊没人接,她放下手机,在房间里转了个圈,不晓得这个时侯竟然特别开心,李云赶紧冲到洗手间处拧开水笼头,将脸清洗了一番,又搽抹了一番,换上休闲装,她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算玉石俱焚,李云也不会后悔,因为自打接受组织部下到黄源的任务,她就没有想到要平妥着回到市里。

话说这个时侯的任雨泽已进钻进了浴室,往常不开心的时侯他也是这样,今天也不例外,拳击砂袋没有消除恨意,沐浴在三十八度的壁挂炉的恒温热水下,任雨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无助与落魄。

自打任局长被免职后,接二连三的工作不顺袭击而来,而最令任雨泽痛心的是林书记到达黄源之后,准备调查万山乡教学楼工程建设,父亲任江陵积极配合,林丰书记后来牵扯进一桩桃色事情,调查终止,父亲任江陵也在林书记被调离的数天之后突发心脏病而离世。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