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 06搬家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小说简介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是作者拂风旖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胜邪,般若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宫止,宫壮壮!快出来!再不出来昨天性训练双倍!”三位少年还沉迷于在睡梦之中,突然身上传来了一阵强力的晃动,登时将两个小少年给摇得眼花缭乱。宫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看宫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看天色还没到训练的时候啊,宫岚被少女摇得有些反胃,只得一脸怨气地看着她:“姐姐,你做什么呀。”。...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小说-06搬家去全文阅读

“宫止,宫壮壮!快起来!再不起来今天训练加倍!”

两位少年还沉迷在睡梦之中,突然身上传来了一阵强力的摇晃,顿时将两个小少年给摇得眼花缭乱。

宫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看天色还没到训练的时候啊,宫岚被少女摇得有些反胃,只得一脸怨气地看着她:“姐姐,你做什么呀。”

“走!咱们搬家去!”

胜邪的音调上扬,眼眸中闪现着点点光芒,看得出来此时她的心情十分灿烂,两兄弟看着她的模样有些不解。

“你们还想在这深山老林里边住多久?我看上了一座小院已经将它买下来了,咱们赶紧去搬家,还有好多东西需要添置的。”

“啊?”宫岚困惑。

“我们哪来这么多钱?灵肤散也只有五十份,根本不够买下一座院子。”

宫止和宫岚依旧一脸迷糊的样子,虽然源城只是偏远的一座小城,但无论如何一座小院的价钱还是不低的,再说了在这里住着也没什么问题啊。

胜邪笑着仰起头,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布带子,宫止听着里边传来的清脆声一愣急忙伸手抓去。

“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

“我方才去玉灵堂的时候找那人先预支了一千两。”

胜邪说得极其轻松,宫止却觉得有些惊悚,一千两不是少数,那个男人居然能同意?

当然胜邪并没有跟他们说那个男人被气得脸色发黑的事情。

她研制了将近二十份神奇的灵药,一一在那男人面前铺开,有什么效果也在他面前展示过了,如果不同意预支银两她就将取消这次合作找其他药铺,反正他们还没来得及签字据,她怎么说都行。

于是男人只好妥协将一千两先预支给了她,拿到钱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看庭院计划搬家。

宫止和宫岚无可奈何,只得赶紧起身随胜邪前往源城,新院子在城北,是个比较偏远的地方,四周没什么人倒十分的清净,胜邪对这个地方非常满意,里边的园林十分雅致,还有个清雅的亭子,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清修的好地方。

他们三人没什么东西,几乎都是只身前往,新院子也没什么好打扫的地方,胜邪并不打算找丫鬟下人,因为她说:“做饭有宫止,干活有宫岚,那我花钱雇下人干嘛。”

两兄弟:“······”

“姐!我们是你弟弟!这样会死的。”宫岚首先出声抗议,这几日被逼着叫姐姐,弄得他都已经忘了自己比胜邪大的事实,而且他家哥哥还好,无非就是做做饭讨好一下即可,最可怜的是他啊!捏肩捶腿干苦活哪样不是他来啊,美名其曰是锻炼他柔弱的性子,其实就是差别对待!“姐!你也太偏心了!你就是喜欢哥哥多一点,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看着我哥流口水的样子!”

“宫壮壮!你敢质疑我?想死吗?”

胜邪一个刀眼过来顿时将宫岚吓得不敢出声,这些日子里虽说性子被调教得变了许多,可对于这个人,他依旧是心存余悸:“算了算了,就当我命不好,没长成我哥那张脸,哎。”

“滚犊子!”

胜邪难得一次恼羞成怒直接将宫岚给丢了出去,其实宫岚长得已经很好看了,跟宫止几乎是不相上下,可惜比起活泼精致型,宫止这种温润如水型更趁她心意。

“呵~”宫止看着这两人的模样笑出了声,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开了,面对自家姐姐的任性,他们二人向来是无可奈何,反正已经被使唤惯了。

胜邪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开始继续修炼,越到后面她修炼的难度就越大,速度也跟着慢了下来,而且——

胜邪眉头紧锁看着看着自己的双手,总觉得这具身体有些问题,可仔细检查了一遍却什么都没有发现,虽说她上辈子的身体是天地混元之灵,修炼速度能够大幅度提升,可现在这身子修炼得未免也太慢了些,就好像里边有什么东西在阻挡她修炼一般,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整整一天,胜邪都将自己锁在房中,两个少年知道这种时候决不能去打扰她于是安安静静地待在院子中,当胜邪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刻,只是在这清凉的季节里她竟然已经满身是汗。

天知道她废了好大的功夫才突破了元境四层,这次强行突破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浑身舒爽,反而让她的身子愈发沉重了起来,好在她的内力明显增长了许多,否则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姐姐?你醒了吗,该用晚膳了。”宫止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胜邪回过神来应道:“我要沐浴,你帮我准备好热水。”

虽然天气清凉,可浑身的汗液都黏在了衣裙上而且还有丝丝恶臭传来,这让胜邪心中顿时烦躁起来,只想赶紧将这身衣服脱了。

没过一会儿宫止便准备好了热水走进了房间,胜邪轻轻抬眼,二话不说便褪去了身上的衣物,宫止看着少女的动作一愣,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姐,水已经放好了,你沐浴完便出来用膳吧。”宫止的声音很轻,如一缕清泉一般直直流入她的胸膛,胜邪很喜欢这人的声音,很温柔,就像他的脸一样温柔,尤其是在她疲惫的时候有着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胜邪闭上了眼,放松着自己的身体,然而当宫止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她的手给抓住了:“我的肩很酸,你给我揉揉吧。”

宫止:“······好。”

小宫止对胜邪向来言听计从,不同于宫岚的无奈和委屈,反而十分喜欢听从自己的命令,而且绝不会反抗,这种程度的顺从仿佛就跟自己合为一体了一样,当然,胜邪很喜欢这样听话的宫止,但也仅限于喜欢,对于她这个活了二十几年的人来说,这个少年实在太小了,如同弟弟一般。

“你的技术倒是越来越好了。”

“姐,不要说些奇怪的话。”宫止的声音一直很平静,没有半点波澜,可如果胜邪这个时候睁开眼的话,就能目睹这个冷静少年难得的一次脸红。

宫止紧咬着牙,将心中的那一丝异样强行压了下去,脸上的颜色也恢复了平常,尽管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场面,可他依旧让自己的动作足够轻柔,只想让眼前的少女尽快舒适起来。

忽然胜邪睁开了眼,直直对上了宫止温柔的双眼,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发愣,胜邪看着这个放大的脸笑出了声:“小宫止,你喜欢姐姐吗?”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让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宫止顿时惊愕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热气,宫止白皙的小脸变得有些红,胜邪只是想逗逗这个温柔的孩子,却没想到还能看见这样的画面,不禁觉得有趣。

“宫止,你长得真好看,尤其,是脸红的时候。”胜邪说着将湿润的手臂抬起,滴落的水珠有些溅到了宫止的身上,温暖的手指混着热水抚上了少年的脸颊。

冰冰凉凉的触感传入了胜邪手中,少女就这样看得出神,羞红而又温柔的脸啊,怎么会这么好看呢,胜邪这样想着,不等大脑思考手上的动作便行动了起来,手指像画画一样在脸上游荡着,掠过轻柔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羞红的耳朵,最后,是柔软的嘴唇,游动的手指时不时还轻轻按压了几下,甚至坏心眼地挑起了宫止的下巴。

宫止已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是呆愣的杵在那感受着脸上的触感,突然胜邪笑了,四周还飘散着轻薄的水雾,若隐若现的笑脸在这片雾气中显得格外动人,起码已经撩动了宫止的心。

“小子,逗逗你罢了,怎么这么容易害羞?”胜邪笑得格外轻佻,上扬的音调显示着她此时的心情,高举的手臂也收了回来搁在木桶上,稚嫩的下巴轻轻放在了手腕上,温柔的眼眸中还带着一丝挑拨,这样的表情在宫止看来无疑是充满挑衅的,然而他却无可奈何。

“姐,你的恶趣味越来越严重了。”

“呵~”

看着宫止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胜邪毫不掩饰地笑了,然而还没过多久胜邪便笑不出来了,只见少女将小脸埋在了手臂中,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啧,正太控是病,得治啊。”

想起方才小孩的表情就觉着好笑,胜邪心情愉悦地洗完了澡穿上衣服,朝着大厅走去。

“姐姐,你沐浴也太慢了,饭菜都要凉了,快点过来,哥哥做的饭最好吃了。”宫岚早就在外边等了许久,要不是人没齐不能吃饭他早就将这一桌子菜一扫而光了。

胜邪笑着走到了宫止身边,小手随意地放在少年的肩上坐下,胜邪挑眉,她方才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人的身子轻微颤抖了一下。

这下子胜邪笑得更加开心了。

“姐姐,你怎么了?笑得这么高兴?”

“没事,只是发现了一个好玩儿的东西罢了。”胜邪笑得明媚,宫止的脸色可就不太好了,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身边这人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