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 05开始训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小说简介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是作者拂风旖旎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胜邪,般若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呼——我不行啊了,姐姐,我可不也可以短暂休息一下啊?”宫岚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而宫止此刻也好将近哪去,他被倒垂在树上了足足一个上午了,先再说浑身的臭汗熏得他他们在这林子中已经待了十天了,这段时间里胜邪每日都叮嘱着他们练功加强基础,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成效,宫止和宫岚已经完全摆脱了当初的软濡,四肢的协调和下盘的平稳都已经加强了许多,小宫岚也不会再轻易哭鼻子,摔倒受伤的情况也少了,只不过对胜邪却是愈发黏糊了起来,动不动就姐姐姐姐地缠着。。...

胜邪天下,绝世质子妃小说-05开始训练全文阅读

“呼——我不行了,姐姐,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啊?”宫岚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喘着粗气,而宫止此刻也好不到哪去,他被倒挂在树上已经整整一个下午了,先不说浑身的臭汗熏得他胃中犯呕,光是充血的脑子都让他有够呛。

他们在这林子中已经待了十天了,这段时间里胜邪每日都叮嘱着他们练功加强基础,现在看来倒是有些成效,宫止和宫岚已经完全摆脱了当初的软濡,四肢的协调和下盘的平稳都已经加强了许多,小宫岚也不会再轻易哭鼻子,摔倒受伤的情况也少了,只不过对胜邪却是愈发黏糊了起来,动不动就姐姐姐姐地缠着。

胜邪满意地看着那两个痛苦不堪的少年,看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教一些其它的了。

当然这段时间里她自己也没敢懈怠,日日夜夜都在打坐修炼,在化物谱的帮助下她的元境已经到达了第三层,内力也恢复了许多,元境是修炼森罗万象前的基础,一共分为七层,每提升一层修炼的困难就会翻倍,只有突破了第七层才能真正地开始修炼森罗万象,而且这段时间里宫止一直在林子中打野味,并且都将最鲜美的肉递给她,她瘦弱的体质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黝黑的皮肤也愈发白嫩了起来。

胜邪靠在树桩上轻轻打了个响指,两个少年一听急忙停下了动作走到胜邪身旁。

“宫岚,你的身子骨太弱了,这才跑了几圈就受不了了?你哥可是在树上被挂了一天的。”

宫岚瘪着嘴委屈极了,以往他在家中都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胜邪轻笑着瞥了一眼,幽幽地开口道:“为了让你有一个良好的锻炼思想,以后我就不叫你宫岚了,不如就叫你宫壮壮吧?”

宫止被这个称呼给逗笑了,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得太明显,然而宫壮壮本人还是炸了。

“我,我不要,呜呜,姐姐我不要叫宫壮壮,不好听。”宫岚说着说着又委屈了,豆大的眼泪挂在眼眶眼看着就要往下掉,胜邪看在眼里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脑袋。

“你看,这才给你取个小名你就又要哭了,我叫你宫壮壮是想让你吸取教训,以后每次想哭或者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这个名字,这样你就走了坚持的动力。”

宫岚被这人说得无言以对,只好忍着心中的委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那我以后要是不哭了,你就不能再这样叫我了。”

胜邪笑了,难得温柔地轻轻点着头,然而心中的恶趣味却涌了上来:“你现在身子骨太弱,需要加强锻炼拥有一个强壮的体格,所以乖乖的去扎马步吧,到了时间就让你停下休息,怎么样?”

胜邪尽量保持着温柔地笑容,宫岚很快便被忽悠了,老老实实地走到一边扎起了马步,直接忽略了他已经跑得发软的双腿,只是那别扭的动作和歪歪扭扭的身体实在是让她看不下去,要知道她在八岁的时候别说马步了,隐门剑法都能轻轻松松的给你来一套,难不成古代的小孩都这么脆弱的?

宫止的药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胜邪轻轻瞟了一眼说道:“你也一块上。”

宫止愣了愣神,只好认命的走到了宫岚身边一起扎着马步,不过和宫岚不同,宫止的马步扎地十分有力,动作幅度都恰到好处,下盘稳而有劲,看样子是特地训练过的,这倒是让胜邪刮目相看。

有了对比就有了伤害,看着自家哥哥这熟练的架势宫岚毫不掩饰地脸红了,而且还有胜邪看着。宫岚只好跟着哥哥的动作尽量让自己规范起来。

胜邪倒是不介意这些,不过这两人既然是兄弟,差距怎么会这么大?宫岚明显是被宠坏了的金丝雀,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被养残了啊。

不过胜邪并没有纠结太久,管他有没有养残,到了她的手上都得被掰回去。

胜邪是这么想的当然她也这么做了,这里可没有人给他们计时,以至于这俩小子压根不知道自己扎了多久的马步,而胜邪呢,向来是喜欢顺其自然的,她可不会安安静静地守着这俩人蹲马步,她现在的身子还虚弱得很,既然没事做自然是得闭上眼好好睡一觉了,于是当胜邪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刻了,而身边的宫止宫岚却顶着满身的汗水依旧蹲着马步。

这次似乎睡得有点久啊。

看看天色胜邪这才让他们停了下来,接到命令两个少年顿时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瘫倒在地上。

胜邪也有些讶异,没想到这俩小子真的坚持下来了,看着他们有些发抖的双腿不禁轻笑,他们或许还挺有天赋的。

宫岚已经累得休克了,趴在地上许久都起不来,天知道他脸上的哪些是汗水哪些是泪水,从小到大他就没经历过这么痛苦的训练,顿时心中的委屈劲又上来了,可胜邪正看着他,于是只好又强忍了下来。

“呜呜,姐姐,你是不是故意的!我的腿好疼。”

胜邪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我怎么会骗你呢?扎马步这种事姐姐从小就开始练了,所以才会变得现在这么厉害啊,只要你听姐姐的坚持训练,以后也会很厉害的。”

她还真没忽悠这小子,倘若可以她到是想直接教这俩小子功法,可下盘不稳基础太差就算是学了森罗万象也没多大用,这样的体质连内力都无法聚集,又如何能达到更高的境界?

宫岚听着胜邪的话顿时就不做声了,他可是见识过这人的厉害的,身为一个男子,他自然也想要成为一个高手,于是便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宫止从头至尾都没有说话,虽说也十分劳累,双腿依然酸得发抖,但他的状况可比小豆丁的要好上太多了,很明显他有着强劲的耐力和一定的基础。

胜邪看着这两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子,看样子一时半会他们是没法动了,只得认命一般起来找些吃的。

最近天黑的早,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刻,等会儿天黑了可不太方便,胜邪独自起身,一边找着食物一边查看着这座山林的地势,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或许还得在这呆上一段时间,必须得弄清楚这里的地理情况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好在这地方还算繁茂,一路上能瞧见好些个野味,而且还有挺多野生的果树,胜邪转悠了一会儿,随手打了两只野鸡和果子,又弄了好些草药回来。

宫止和宫岚已经休息得差不多,正乖乖等着自家姐姐回来,终于在天即将黑下来的时候瞧见了胜邪的身影。

“啊,好多吃的啊!姐姐好厉害。”

蹲了一下午的马步,宫岚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看着胜邪怀里抱着一大堆东西顿时乐了。

胜邪笑了笑,将手中的两只野鸡丢给了宫止,而自己便在一旁捣鼓起那些草药来。

这两个金贵的小少爷被自己逼得劳累了许久,到了明天估计腿就得废了,有这些草药敷着倒是能改善一些。

“姐姐,你在做什么?”宫岚看着胜邪的动作有些不解,他瞧见姐姐将一部分草药弄成了渣一点点洒在了四周。

“这地方夜里估计有不少的毒虫,这些草渣驱虫的作用,不然明天你们身上可全是血窟窿。”

很快宫止的烤鸡便已经烤好了,三人闻着这香味顿时心情大好,胜邪啃着手中的鸡腿不禁赞叹,这小子小小年纪手艺还真不错。

“宫止,你这手艺跟哪学的?我还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鸡了。”

宫止闻言轻轻笑着,明亮的眼眸中泛起一片澜漪:“这是我娘教我的,我娘几乎什么都会,爹爹以前都常说娘心灵手巧。”

胜邪静静听着,感受到了宫止隐忍的情绪,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应该很难受吧,可她从小无父无母,这种痛苦,她是体验不到了。

夜里,三个小孩围坐在一堆,冉冉烈火印在他们的小脸上烫的红彤彤的,小豆丁已经睡去,宫止看着那团火焰不知在想什么,胜邪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一直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今夜,繁星满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