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遇见不愿停留 第6章 针锋相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只可遇见不愿停留小说简介

《只可遇见不愿停留》是作者梅子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小溪,陆淮南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姐,你听我说。”便她忙回来床边,拉住姐姐的手,欲作出解释的话还20-300出口,就被顾蕊蕊一把挥开她的手,坚决而冰冷的言语被打断她:“顾小溪,你要还认我是你姐,昨天就跟陆“不要!”顾小溪看到顾蕊蕊要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她吓得一把按住顾蕊蕊的手,“姐你不要这样!我当时是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没有钱医治而等死,所以我……”顾小溪眼眸里充斥进满满委屈无助的泪水。。...

只可遇见不愿停留小说-第6章 针锋相对全文阅读

“姐,你听我说。”于是她忙过来床边,拉住姐姐的手,欲解释的话还不等出口,就被顾蕊蕊一把挥开她的手,坚决而冰冷的言语打断她:“顾小溪,你要还认我是你姐,今天就跟陆淮南断了关系,不然,我马上就离开医院!”

“不要!”顾小溪看到顾蕊蕊要拔掉手背上的针头,她吓得一把按住顾蕊蕊的手,“姐你不要这样!我当时是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没有钱医治而等死,所以我……”顾小溪眼眸里充斥进满满委屈无助的泪水。

顾蕊蕊却将冷漠进行到底,“所以你是说,你是为了给我治病才要出卖肉体是吧?好,那我问你,龙城那么多大富豪,你为什么偏偏就认定陆淮南,你怎么不去找我之前那个老色魔客户汪经理,你知道他也对你有意思啊,两百万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可你为什么不去找他而偏要去找陆淮南,呵呵,顾小溪,你根本就是拿我生病做借口要再缠上陆淮南,你怎么就这么贱!”

顾蕊蕊咬着牙加重最后那个“贱”字,像一把尖刀生猛的扎进了顾小溪心口,眼底盘旋的泪流了下来,她摇着头,哽咽的喃喃:“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小溪!你没事吧?”突然,郑天宇疾步奔进病房里,他是听到了方才从这里出去的护工告诉他的,说顾蕊蕊把汤溅到了顾小溪一身,所以他一进来就紧张的查看顾小溪身上有没有烫伤,于是一眼看见顾小溪右胳膊上,白皙的肌肤被烫红了一大片,他心疼的揪紧浓眉,转头朝顾蕊蕊愤怒道:“蕊蕊你这是干什么?你知道小溪为你做出了多少牺牲吗?这就是你报答她的方式吗?”

“够了!郑天宇,你没有资格过来教训我,我已经不是你的什么人!还有你,顾小溪,把你的眼泪擦干净,别再做出这副鬼样子博得所有男人对你的同情怜悯,现在都给我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们!滚出去!滚——”顾蕊蕊像似疯了一样的嘶吼,那冷漠决绝的声音震得顾小溪心都要碎了,她咬紧唇瓣,转身跑出了病房。

郑天宇最后对顾蕊蕊失望道:“蕊蕊,你太不可理喻了!”说完,他就朝病房门而去,要去追顾小溪,突闻顾蕊蕊在身后冷冷的嘲笑:“是啊,我在你眼里如果不是这样不堪,你又怎么会提出分手,移情别恋我妹妹顾小溪呢?”

闻言,郑天宇停步,缓缓回过身来,紧蹙的眉目里映进顾蕊蕊冷漠无情的样子,他突然激动起来,愤愤的提及不堪的往事:“顾蕊蕊,在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扪心自问,我当初为什么会提出分手?真的是因为小溪吗?不!不是,是因为你对我不忠,和我在一起,却整天窥望着你公司的总裁,若不是因为他高高在上,你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文员没有机会靠近他,恐怕,你早就迫不及待把他扑倒了,顾蕊蕊,你是什么样的人,小溪看不懂,但是我和你,都心知肚明!”

愤怒的说完,郑天宇摔门离去,顾蕊蕊咬着唇瓣转身一把掀翻了床头柜上的东西和顾小溪给她买的大束鲜花,眸中满溢着嫉恨之光,咬着牙,心里狠狠的咒骂“顾小溪,你这个贱人!你竟敢趁我昏睡不醒的时候又去勾引我仰慕的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得到他!我恨你!我恨你!”

顾小溪满心悲伤的跑出医院大楼,直到医院后花园的无人角落里,她才得以释放满眼委屈的泪和悲伤,她跌坐到长椅上,捂着脸,无声的哭泣,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惜一切代价的救活姐姐,到头来,却换来姐姐的责备和辱骂……

“小溪……”

当她沉浸在悲伤之中,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顾小溪怔怔的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庞,见到是郑天宇带着医药箱出现在她面前。

“来,把胳膊给我!”郑天宇屈膝半蹲在顾小溪身前,拉过她那只被烫伤的胳膊,打开医药箱,夹着药棉沾药水往她灼红的烫伤处轻轻的涂抹。

顾小溪咬着唇,忍着药水触到那烫伤处的痛楚,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一道气势汹汹的影子奔过来,她还来不及去反映什么,就看到原本蹲在身前的郑天宇倒在了几米外……

“小子,我警告过你离我的女人远一点!你是忘了,还是就喜欢挑战我的底线!”陆淮南铮亮的皮鞋狠狠踩住被他一拳挥在地上的郑天宇。

郑天宇趴在地上,扭头愤怒的与他对峙:“陆淮南,该离小溪远一点的人是你!”

“陆淮南你干什么?你放开天宇哥!快放开他!”顾小溪回过神,连忙扑过来要拽开踩着郑天宇不放的陆淮南,陆淮南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阴鸷的眸盯着她,危险的提醒:

“顾小溪,你可是我的女人,该站在谁身边,还用我多说么?”说着,一把将顾小溪拉回他身后去。

“陆淮南告诉你,有我在,你休想伤害小溪!否则我和你势不两立!”郑天宇还趴在地上愤怒挣扎叫嚣。

陆淮南勾勾唇角,“哦?呵呵,也是,八年前没能如愿把我赶出陆家,你自然是早已经和我势不两立了,不过你该清楚,其实我想要踩死你,就好比,踩死一只蚂蚁!”说着,脚底更用力的狠踩住郑天宇的脊梁。

“啊~”郑天宇呲牙痛呼起来,顾小溪几乎听到了郑天宇脊梁骨被踩的发出咯吱的脆响声,她吓得连忙扯住陆淮南坚实的手臂,“陆少我求你了,快放开天宇哥吧!我和他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求你别伤害无辜……”

“无辜?”陆淮南幽冷的笑笑,只觉“无辜”这两个字用在二十岁就为了陆家的财产而要杀他灭口的郑天宇身上实在太可笑了,回眸,他长指挑起顾小溪下巴,“顾小溪,你若是知道地上这小子曾经为了荣华富贵都做过什么卑鄙的事情,想必也就不会再觉得他无辜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