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 第2章 惩治恶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小说简介

《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是作者慕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凰楚,轩辕御权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谁在暗地之中?这小小的院子里,除了他们几人,除了谁?轩辕墨脸色铁青,喷火的双眸冒着杀气,始终盯住着她,好像下一秒钟,便能将她杀了般。凰剑荣心惊胆颤不己,咳嗽两声,两凰剑荣心惊不已,干咳两声,两手拱着,语气略带抱歉:“三皇子,小女想来是受到了委屈,所以才出言不逊,还望三皇子海涵。”。...

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小说-第2章 惩治恶人全文阅读

谁在暗地之中?这小小的院子里,除了他们几人,还有谁?

轩辕墨脸色铁青,喷火的双眸冒着杀气,一直紧盯着她,似乎下一秒,便能够将她杀掉般。

凰剑荣心惊不已,干咳两声,两手拱着,语气略带抱歉:“三皇子,小女想来是受到了委屈,所以才出言不逊,还望三皇子海涵。”

“爹爹,她这般出言不逊,是对皇室的侮辱,难道爹爹眼中,她竟然比皇家子弟还要重要不成?”凰轻雪看到这一幕,眼中的狠厉更甚了,为何她都这般侮辱皇子,爹爹还是帮她开脱!

凰轻羽双目含春的站到轩辕墨跟前,盈盈一握的腰肢随风摇摆着,语气婉转千回,虽是求情,却更像是雪上加霜:“妹妹休要胡闹,想必姐姐只是一时伤心罢了,姐姐,对不起,我不知道三皇子会这般……”

说罢,在人看不到的地方,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她最爱三皇子,每次被羞辱之后,都要大病一场,恨不得见到就扑倒,现在得知被休的消息,怎么会不伤心欲绝!

“闭嘴!”

凰剑荣冷哼出声,想要阻拦,可是为时已晚,忐忑的看着那站立之人,手中灵力慢慢凝聚着,就怕她发疯……

“对,像你这般废材,又丑八怪的女人,本皇子才不屑于娶,我要娶之人,乃是当今第一才女,凰轻羽!”轩辕墨厌恶的话,毫不掩饰,看向她的眸光,更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凰楚冷笑,狭长的丹凤眼之中,尽是蔑视,眸底深处逐渐爬上了冷意:“呵呵,谁说我要嫁给你?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既然你喜欢她,那我就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千万不要出来祸害别人了!”

“你!”轩辕墨气的浑身颤抖,浑身的杀气更甚了!

“姐姐,我知道你在责怪我,也知道你在生气,求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和三皇子是真心相爱的……”说罢,那泪水就扑簌扑簌的往下落,好似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轩辕墨看到佳人哭泣,心都要碎了,慌忙哄着:“羽儿,咱们不和这般刁蛮之人计较,我会娶你。”

“三皇子!”凰剑荣浑厚的声音让他猛然抬头,只见他的脸已经完全黑了下去,眼中带着不满,语气之中也尽是疏离:“我凰家之女,可不是谁想娶就娶的!”

凰轻羽陡然抬头,连山还挂着尚未掉落的泪珠,眼圈微红:“爹爹,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闭嘴!你身为凰家之女,不知检点,抢走了姐姐的未婚夫不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份上,和他勾三搭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凰家是想站队呢,你这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字,当真是名不属实!”凰楚看着父亲愠怒越来越深,便先一步的抢先回答道,字字都敲在他的心里。

凰剑荣陡然心惊,皇上本就生性多疑,现在如若退婚娶了二女儿,那么便会被误以为是支持三皇子,到时候,可不是灭门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还要,你当真以为,身为庶出的你,能够坐上正妃的位置?简直是痴人说梦,谁给你这么大的自信,皇子的正妃,岂能是一个庶出之女!”话语一落,轩辕墨的身子微晃,双目欲赤。

凰轻羽不住的摇头,颗颗眼泪落了下来,眸底深处尽是恶毒:“姐姐,我知晓你是生气三皇子想要退婚,我不求正妃位置,我会让三皇子继续信守承诺,只求姐姐到时能容得下我这个侧妃。”

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眸中已经多了一丝狠厉,这女人醒来之后,为什么变得这般犀利,这样下去,不是好事!

凰楚的表情犹如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两女共侍一夫,想想都觉得恶心无比:“免了,这般好事,还是你们姐妹独享吧,我毕竟是一个痴傻之人。”

此话更像是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朵,这要是痴傻之人,世间,还真的存在聪明人吗?

“好了,我要休息了,太累了。”

打着哈欠,脚步就往房间走去,完全无视身后那齐刷刷的目光,只是在扭头之时,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爹爹,她这般不知理数,会被人说我将军府没有教养,竟然教出来这般一个女子!”

“凰将军,我今天才真正见识道,贵府的家教,不过也是因人而异,羽儿这般女子,可是世间少有。”

他虽笑着,只是那眸底深处,隐藏着凌厉。

笑容如春风般拂过凰轻雪的心,他如天神一般的降临,让她早就为之倾心,可那人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姐姐,让她恨得牙根痒痒。

“三皇子,小女想必是悲伤过度,所以才多有得罪,还望你大人有大量,关于你说的那件事情,还是等明日早朝的时候,我亲自和陛下去说,好走,不送!”

凰剑荣一番话说的不悲不呛,话里话外全是庇护之意,如若这个时候他还是斤斤计较,倒是失了男子的气度。

凰轻羽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的握着,那一层水雾之下,全是怨恨,她们一生下来,便注定了庶女的位置,而爹爹,更是宠那个女人为命!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她的!

“告退,羽儿,等我。”

轩辕墨说罢转身便往外面走去,笑容凝固在嘴角,那眸中的阴鹜让人不寒而栗!

凰轻羽的眸光一直追随着他,眸中尽是爱怜,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怒气的双眸。

“叫二夫人过来!”

有些事情,可是还没有算呢!

“爹爹,娘亲生病……”

“那就抬过来!”

厉眸一扫,双眸微凛,凰轻雪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眸中尽是惊恐,不敢再求情,只得亦步亦趋的往后院走去。

回到房中的凰楚还没弄清楚这地方的消息,便听到下人来报,说让去前厅,她知道,好戏,上演了。

故意将身上的衣服弄得凌乱不堪,手上的伤疤尤为明显,看着那泛黄铜镜之中那我见犹怜的模样,满意的拍了拍手。

花园之中充满了香气,还有勤劳的蜜蜂正在来回的采蜜,香味沁人心脾,穿过花园便到了前厅,只见父亲一脸怒容的坐在正位,二夫人则坐在一旁脸上带着泪水。

“大姐,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就好了,娘亲她现在还在重病,她以前对你,比对我们还好,你怎能这般折腾她……”

刚进去,便听到凰轻羽哽咽的声音字字珠玑的开始炮轰着她,这声音让她听得很是难受,眉头微蹙着,很难将她和脑海中那个恶毒之人联系到一起。

“妹妹说笑了,我可从来都没说让二夫人重病前来,这一切都是父亲的决定,难道,你是在责备父亲不成?”漫不经心的一句回击,已经让她脸色煞白,凰楚在心里切了一声,简直就是战五渣,没意思。

“楚儿啊,娘知道你早就心有不满,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女儿对待,这次退婚,是羽儿不对,可是……”二夫人欲言又止,话还未说完,眼泪便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凰楚眼中闪过一丝冰冷,嘴角略带嘲讽的看着那泪眼涟涟之人。

“我娘亲,是父亲的发妻,而二夫人,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妾,我乃凰家嫡女,所以,您如何会认为,有资格做我娘亲?还是说,二夫人早就有了上位之心?”

他轻启贝齿,锋锐的话语,让二夫人脸色煞白。

“凰楚,你休要血口喷人,我娘亲从未有那样的想法,这么多年来,我娘亲掏心掏肺的对你,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白眼狼!”

“是,对我很好,好到你们身上绫罗绸缎,我却粗布衣加身,好大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不计其数,而你们用指教做借口!”

说完,便听“刺啦”破布袖子被轻易的撕开,雪凝白皙的肌肤上,尽是交错的疤痕,触目惊心!

那些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疤痕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单单是手臂上就那么多,凰剑荣不能想象,她身上还有多少。

“这大大小小的疤痕,无一不是拜你们所赐!”

随着她的一声暴喝,三人齐齐打了冷战,对于她突然之间的改变,更是费解,以往她都是唯唯诺诺的性格,为何今日,一切都不同……

“王氏!这就是你说的好好照顾我的女儿,你这这些女人!来人啊,祠堂静修一个月,去找老祖宗认错!”

凰剑荣的声音带着颤抖,身形微颤着,眼中的伤痛让她眼眶一热。

“爹爹不要……”

“爹爹不要……”

两道焦急的声音异口同声,只有十恶不赦之人,才去祠堂,因此便会被除去家谱上的名字,以后,就再也不是凰家人……、

这个处罚,好狠,她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娘亲被贬低……

“求情的一并关进去!”

话语一落,两人瞬间噤声,都不敢再去说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