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归解罗衣 第5章 弹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莺归解罗衣小说简介

《莺归解罗衣》是作者半山闲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莹,叶予灏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马顺仪但是嘴上依然嘟囔着,心底却早以泄了气,嘴上强也才了几句便也敢说了。她本身而已四品官家的嫡女,顺位选入宫来封了从五品的令仪,承宠的次数一只手数得回来。这从她本身只是四品官家的嫡女,选秀选进宫来封了从五品的令仪,承宠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这从四品的顺仪,还是苏莹封妃时阖宫封赏,给她抬的位分。。...

莺归解罗衣小说-第5章 弹压全文阅读

马顺仪虽然嘴上仍然嘀咕着,心底却早已泄了气,嘴上强出头了几句便也不敢说了。

她本身只是四品官家的嫡女,选秀选进宫来封了从五品的令仪,承宠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这从四品的顺仪,还是苏莹封妃时阖宫封赏,给她抬的位分。

气消了,马顺仪回过神来,懊悔不已。苏莹是太后的亲侄女,自己身份的确不能与苏莹相比较。本是想让人窥探苏莹宫里的情形,看看苏莹如何获得圣心,自己好学学,多分一些宠,却没想到被苏莹撕破了脸皮,还把苏莹得罪死了。

苏莹位分最高,又有协理六宫之权,但凡有眼色的妃嫔,都晓得要去苏莹的昭凤宫晨昏定省。

在第二日清晨,马顺仪称病,让宫女来告了假。妃嫔们联想到昨日“马三八”的笑料,都不禁暗笑,知道是草包,不知道原来这么草包。

苏莹也有少少意外,前一世马顺仪可是蹦跶到了从三品婕妤的位置,还在她失宠后出言讥讽过。

忆及前世,苏莹一直维持着贤惠大度的模样,时常劝着穆祯雨露均沾,甚至偶尔在穆祯面前提起,哪个哪个久未承宠的妃嫔。马顺仪也是得过她恩惠的人,却丝毫没有感恩之心。

将感情、恩惠,都投给了不值得的人,想以德服人,却只用德束缚住了自己,根本无法感化无德之人。

苏莹不自觉地手指攥住了袖口。

妃嫔按着品阶高低分两路进来,一左一右站在下首。

“嫔妾咸福宫昭仪秦氏。”

“嫔妾长信宫容华耿氏。”

“嫔妾长杨宫静嫔李氏。”

……

各宫妃嫔每报出自己的名号,便俯下身子,待到最后,一齐道:“请元妃娘娘安。”

苏莹扫视下首一众莺莺燕燕的女子,其实也不过十来个,之后选秀再进来的那一批,才是真的莺莺燕燕,环肥燕瘦。

秦昭仪,耿容华,静嫔……苏莹一一看过去,都是老熟人。

“诸位起来吧,赐座。”苏莹面带得体的微笑,抬手示意。前世从妃位至贵妃,上位者的仪态早已刻入骨髓,不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庶女,面对妃嫔觐见,都内心局促不安。

妃嫔们对上首的苏莹充满了好奇,自古嫡庶尊卑有别,除了天潢贵胄,庶出的身份落在谁家,哪怕是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大户,都叫人看轻一等。尤其是庶出的女儿,一般人家也不会重视,都是怀着得过且过的心态教养长大,到了年纪寻个门第差不多的庶子将就了。

能一口气封了妃位的庶女,妃嫔们怎能不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儿家。

今日一见,的确与寻常庶出的女儿家不同。妃嫔们想起自家的庶姐庶妹,不是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就是学足了妾室生母的小家子气,哪有眼前的这位,通身的气派。当然,前世并非如此。

“娘娘和从前在闺中时不同了,真叫人耳目一新。”秦昭仪道。

苏莹莞尔,“从前是闺阁女子,如今是皇上的嫔妃,自然是不同的。昭仪姐姐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这话就和没说一样,秦昭仪却是个存心不识趣的人,接着讲到:“从前嫔妾和梓婳妹妹同游,时常见到元妃娘娘跟在梓婳妹妹身后,那时候就想和娘娘搭话,但娘娘总是低着头不理人,倒叫嫔妾不晓得怎么开口。”

明面上是和苏莹叙旧,但苏莹怎会听不出来,秦昭仪这是在嘲讽她的庶出身份呢,苏家和秦家素来不和,秦昭仪嘴里能说出来什么好话。

苏莹淡定地呡了一口茶,姿态极为优雅,“昭仪姐姐当时只顾着和姐姐说话,我和昭仪姐姐向来不熟,自然无话可说。”

一句“不熟”把方才还套近乎的秦昭仪陷进了尴尬境地,秦昭仪憋得满面通红接不出话来,索性别过头去。

也难怪秦昭仪这幅样子,两人的母家都有国公的爵位,秦昭仪是英国公府的嫡长女,身份尊贵,本来入宫封贵嫔是秦家的荣耀,秦昭仪也引以为傲。如果这次抬进来的是苏梓婳,别说为妃,便是直接册封皇后,秦昭仪也心服口服,毕竟人家还有太后这一层关系,亲疏有别。但现在秦昭仪被一个从前自己看不起的庶女压在头上,要行礼问安,称呼“娘娘”,秦昭仪如何甘心?

“嫔妾听老宫人说,妃嫔初次觐见,正宫娘娘都会赏赐下来,以示六宫和睦,元妃娘娘如今暂代皇后职责,嫔妾斗胆替各位姐妹讨个赏,也好沾沾娘娘的喜气。”

苏莹用复杂的神色看着说话之人。说话的是林选侍,门第不高,父亲在秦家手下做事,所以一向费尽心思讨好秦昭仪。只可惜空长了脑壳没长脑子,秦昭仪都不待见她。

林选侍被苏莹看得有些不自在,讪讪道:“娘娘这样看着嫔妾做什么?”

苏莹道:“本宫是在看,林选侍是怎么了,竟讨赏讨到别人宫里来,平日里紫禁城短了你的吃用?”

林选侍的用心,是想借赏赐做文章,显出苏莹庶女的小家子气,可惜这样的小圈套苏莹在上辈子都不会被算计道。

苏莹继续道:“林选侍这话一说,本宫有心都不敢赏了,本宫暂代皇后职责,并非皇后,若学足了皇后的做派,岂不落人话柄?林选侍是想陷本宫于不义?”

林选侍忙跪下,急急道:“娘娘,嫔妾不敢!”

“罢了,本宫知道你不会存这么歹毒的心思。”

林选侍刚松一口气,只听苏莹又道:“幸好这话没让太后听到,先前宫务是太后娘娘亲自掌理的,若是这话传出去,叫人以为紫禁城苛待了你,将太后娘娘至于何地?”

苏莹语毕,林选侍又一身冷汗。林选侍可怜巴巴地看向秦昭仪,秦昭仪斜了一眼她,根本不愿意理会。

其余的妃嫔或各有心思,或在打量苏莹,面上还都恭顺。

苏莹叫林选侍的侍女扶她起来,向众人道:“本宫随太后协理宫务,掌管后宫事宜,想必在座各位都知晓了。本宫只想提醒一句,诸位姐妹入宫比本宫早,资历比本宫深,应该也比本宫更懂得,后妃和睦的重要。”

众人纷纷起身行礼,郑重地应了“诺”。只有秦昭仪,仍旧坐在椅子上,见自己实在突兀,才起来不情愿地应了一声“诺”。

之后,第一次会面才变得融洽了些,妃嫔之间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先前宫里的趣事给苏莹听,苏莹听着,时不时附和着,过了一个多时辰才散。

是夜,穆祯的龙辇又停在了昭凤宫门口,苏莹毫不意外。

得不到会不甘心,不甘心会在意。后宫的女人谁也不会拒绝穆祯的宠幸,然而他苏莹就偏要拒他一次,好叫他自此日日念着自己。

苏莹心想着,从书架上取了一本书来随意翻看,对穆祯的到来视而不见。

穆祯抽走苏莹的书,“见了朕也不行礼,越发放肆了。”

苏莹草草行了一礼,委屈道:“臣妾看书看得出神了,没注意到皇上,皇上恕罪。”

穆祯把合着的书作势拍到苏莹身上,“书都拿反了,还诓朕!”

苏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臣妾其实是在想事情。”

“嗯?”

“臣妾曾经读过《史记》,《史记》中写道,刘邦左股有七十二黑子。臣妾就抱着自己的大腿冥思苦想不得解,这七十二颗黑痣是怎么长的。皇上也是天子,天龙幻化,是否身上也有不同常人的地方?”

苏莹天真地仰头望着穆祯,穆祯被问得脑子一懵,片刻,才清咳一声掩饰尴尬,“朕与旁人的不同在命格,不在皮囊。”

随侍的太监早就悄悄退出门外,苏莹见四下无人,大着胆子贴上穆祯的身躯,双手轻轻环住穆祯。

苏莹柔声道,“皇上是臣妾的夫君,也是皇上和旁人的不同。”

穆祯被苏莹捉弄了一下,也想捉弄回去,便刻意含了调侃的意味,道:“元妃这搂抱的手势挺熟练的。”

苏莹只作不觉,语气含了怀念和一丝哽咽,“臣妾幼年总爱这样抱着母亲,母亲身上的温暖,是臣妾的依靠,只可惜,臣妾生母去得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过人了。”

穆祯把怀中娇儿惹掉了眼泪,心生爱怜,拍拍苏莹的背,哄道,“是朕失言,莫哭了,以后若是想寻依靠,抱着朕就是了。”虽然穆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苏莹慢慢松开抱住穆祯的手,掩着脸用袖子擦去本就没有的眼泪,把眼睛擦得通红,嗫嚅道,“是。但是皇上惹哭了臣妾,得补偿臣妾才行。”

妃嫔中偶尔有这般撒娇讨赏的,穆祯不以为忤,“想要朕怎么补偿?”

“皇上陪臣妾下一盘棋如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