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 第5章 变相囚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小说简介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是作者小七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顾小艾,崇燃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崇燃放下自己咖啡杯,大步流星的到了一侧的卧室。进屋以后,见顾小艾正床上宁静的坐着,好像在去思考什么。他回到她面前,又问了一遍,“说……之后的那些是也不是你做的?你妒忌他来到她面前,又问了一遍,“说……之前的那些是不是你做的?你嫉妒小千,所以才会设计让她离开。”。...

掠爱偷心:拒嫁冷总裁小说-第5章 变相囚禁全文阅读

崇燃放下咖啡杯,大步流星的到了一侧的卧室。进门以后,见顾小艾正在床上安静的坐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来到她面前,又问了一遍,“说……之前的那些是不是你做的?你嫉妒小千,所以才会设计让她离开。”

“疯子。”顾小艾皱眉。

“我要慢慢折磨你。你伤害小千的,我要让你一点一点的还会来。”崇燃的眉目之间越发的冰冷。

“你这么喜欢她,为什么不亲自去找她,告诉她你的想法?她又不是死了?”

崇燃的寒芒再次射过来,继而,他轻蔑一笑,“你会不知道?她跟顾凌启走了。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享乐呢。”

顾凌启?

顾小艾的牙关紧咬。崇燃一定是故意提起的。

“据说,你和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关系很好,小时候,都是他在照顾你。难道,这事他都没有告诉你?”

顾小艾忍住把抱枕丢在崇燃那张欠扁的脸上的冲动。

“跟你无关。我只想知道,我要在这里待多久?”

她无故缺了访谈,被困在了这里,基本跟外界断绝了联系。她都不知道,杂志社的编辑有没有把她踢出行业。

如果不能写小/说,在这个世上,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你现在还不清债务,又不承认罪行。没有把你送进警察局,你就应该烧高香了。”

崇燃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仿佛在谈论家常便饭。

她倒是真希望把她送进警察局,那样,起码会给她一个被明察秋毫的机会。

崇燃此时站在阳台边,背影透着几丝萧瑟。

“你也会管警察?我现在不已经被你们变相囚禁了?还不如把我送到警局。”

起码,警局里的警察不会这么虐待人,不会饿她,也不会让她做那么多超出她能力的重活。

“你早一点说出实话,我也不会这么残酷无情。毕竟,我也不想在一个不熟的人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

崇燃说的云淡风轻。

顾小艾忍不住眉头拧紧,“你的证据太少了。”

她觉得崇燃如此聪明,应该明白,那些所谓的证据根本不能证明什么。唯一可能的是,是那个女人对他说了什么,那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女人。

顾小艾眸色深了深。

“我想看电视。”

大概没想到顾小艾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崇燃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难道这都不行?”

崇燃眼底闪过一抹邪肆,拍了拍手。

管家仿佛定时炸弹一般,倏地出现。

“我要看电视。”

顾小艾又重复了一遍。

管家朝着崇燃看了一眼,立刻了然。低头离开。

不可否认,崇家的办事效率很高,就连管家都不例外。很快,她的房间里便安装了一台电视。而且还是高级配置的,能伸缩,还能连网……

顾小艾刚打开电视,便看到电视里的新闻。

金童玉女大曝光,顾凌启和千倾成居然在其中。

顾小艾不由得握紧了遥控器,她曾以为过去的一切都可以随着时间淡忘,可三年过后,她还是无法接受事实,也还是无法淡忘过去那些甜蜜和伤痛。

心痛伴随着胃痛,她的身体不由得蜷缩在一起。顾小艾低着头,隐忍着,眼泪却还是掉了下来。

崇燃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本来还有些出于对女人的怜惜,却在看到电视里播报的一幕的时候,一张俊脸顿时黑了下来。他大步流星来到顾小艾的面前,冷淡的讽刺着。

“你也会伤心?”

曾经,他和千城倾是多么恩爱幸福,只是一夕之间,所有都变了。

崇燃闭上眼睛,将往事和波动的情绪给压制下来。随即浮现在嘴角的是一抹冷笑,“顾小艾,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我没时间和精力跟你耗着。”

顾小艾咬牙,紧紧的抿着嘴唇。

“啊!”

顾小艾忽然叫了一声,她感觉自己的理智接近崩溃,这么多天的囚禁,她真的是要被这个疯子给折磨疯了。

崇燃此时眯着双眸打量着突然发飙的顾小艾,嘴角沉了沉。

他眼底仿佛凝结了一层寒冰。缓缓地走到她的身边,在顾小艾耳边开口,声音里透着无尽的蛊惑,“顾小艾,你最好老实点。”

顾小艾眼底闪过一抹坚韧,仿佛是死亡时最后的救命稻草。她没有说话,只是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拿起一旁的水果刀,一下子划向她的另一只手腕。

速度快的,连崇燃都没来得及阻止。

或许,是他从没想过,顾小艾这种女人竟然真的会舍弃自己的生命。

鲜血很快留了出来,浸染了床单。像是漫山遍野都开着的荼蘼花。

崇燃蹙了蹙眉头,站直了身子,语气里带着焦躁:“医生,喊医生来!”

说完这话,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的顾小艾,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管家找来了医生。

此时崇燃站在楼梯旁,管家过来刚好看到这一幕,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少爷,顾小姐……不肯包扎。”

崇燃的嘴角勾起一抹奇怪的笑容,似乎是觉得看戏有意思似的,“哦?看来性子还很硬。”

管家低着头,继续道,“医生试了好几次都被顾小姐拒绝,所以,才让我跟您说一声。”

崇燃眼底浮起一抹冷意,走进病房。

管家跟在身后看了他一眼,依旧胆战心惊。

他总觉得,自家少爷笑得时候,比冷着脸要可怕多了。

门被推开,顾小艾看也不看来人,她像是一个脱线木偶一般,毫无生机的躺在床上。白色的纱布凌乱的缠绕在她的手上,全部都被鲜血浸染透了,像是一块红绫一般。

崇燃来到顾小艾的身旁,一旁的佣人全都知趣的退了下去。

“你难道不想救你父亲了?就这么自怨自艾的死去?”

顾小艾的眼神猛地跳动了一下,却很快又如死水般无动于衷。

“要是你再这样,你父亲,恐怕就真的死了。”

顾小艾的眼神垂落下来。

她终归还是有害怕的东西。就算不惧死亡又如何?只要有致命的东西阻挡着她,她就无法安身的去寻找死亡的自由。

“如果,最后证明,三年前,进入你房间的那个女人,不是我,你打算怎么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