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兔眼迷离 夜奔(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雄兔眼迷离小说简介

《雄兔眼迷离》是作者嗑南瓜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个倒霉鬼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薛弋寒冷着脸问:“你知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既带着被人揭穿心思的气恨,又对薛凌极为失落。薛凌却愈加不能够忍:“也不是吗?他倘若死了,正身也经的起验看。父亲一向教我兵不行啊险招,昨日何苦冒险的。我留下的,才是最如保险的那个。要是我死了被意外发现,薛璃也活不成薛凌却愈发不能忍:“不是吗?他若是死了,正身也经的起验明。父亲向来教我兵不行险招,今日何必冒险。我留下,才是最保险的那个。万一我死了被发现,薛璃也活不成。万全之策,这个饵,该他去才对。父亲是不是觉得我不能为你传宗接代?”。...

雄兔眼迷离小说-夜奔(四)全文阅读

薛弋寒冷着脸问:“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既带着被人戳穿心思的恼恨,又对薛凌颇为失望。

薛凌却愈发不能忍:“不是吗?他若是死了,正身也经的起验明。父亲向来教我兵不行险招,今日何必冒险。我留下,才是最保险的那个。万一我死了被发现,薛璃也活不成。万全之策,这个饵,该他去才对。父亲是不是觉得我不能为你传宗接代?”

“落儿,你不会死的”。薛弋寒终是将给薛璃身上的耐心分出一点给薛凌“你鲁伯伯会一路护着你”。

薛凌反问:“父亲下饵都不下重一点吗?何苦叫个残废跟我上路?”

薛弋寒的巴掌终于落到了薛凌脸上,他怒道:“你不知道你鲁伯伯为什么成了这样吗?薛凌,我就教了你这些吗?你是薛璃的大哥,你这一生都要给我守着他。”

薛凌自然知道鲁文安为什么成了残废。说残废,是她口不择言。可习武之人废了武艺,当真也和残废差不多。

事已至此,无话可说,她深知,她留下起不了任何作用。朝堂之斗,真有万一,她还是要救她父亲。此刻,走是唯一的选择。转身就要出门收拾东西。

薛弋寒却软下来唤她:“落儿,不必惦记为父。若有万一,再不要回来。”

薛凌摔门而去直至启程,再未叫薛弋寒一声爹。自那件事后,父子之间,不是生硬的父亲,便是冷漠的将军。他也不知他的儿子怎么成了这样。他的女儿,怎么成了这样?。

当今之势,又说什么万一,有的只是一万。

薛凌收拾了一堆东西到了后门,鲁文安早已等候多时。见她眼角红红赶紧问“崽子咋了”。又挠挠头觉得自己问的废话。只赶紧安慰道:“莫要操心,咱们去几日便回。”

薛凌不作言语正待出门,鲁文安却指着几个偌大的水桶道“崽子委屈一下”。

这几个桶薛凌认识。将军府的练武场需要每日清洗。四五更天,便有将士自主去沿河取水再运回来,算是锻炼体力。不曾想,今日出门都要如此鬼祟。

她不动声色躲了进去,眼前只剩无边黑色。今日推车的皆是死士,带着水桶里十余人在夜色里狂奔自护城河。等到了脱下衣服与守在那的人交换,船只早已备好,薛凌一脚踏上去之时,天还未明。回过头,只隐隐绰绰的看几个人在江边一桶一桶的取水。

二月春分已过多日,风刮到脸上,居然也生生的疼,让人分不清是薛弋寒那一巴掌,还是他妈的人生,薛凌恨恨的想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