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闹 第0002章 试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春意闹小说简介

《春意闹》是作者雪中回眸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庄皎皎点了点头而已先用饭。吃完了就又去了温姑娘那。郎中了来了,自然而然也看不出个因为然。只说是要休养。庄皎皎给两位郎中拿了银两叫得紧送回去。又开了库房,叫拿了补品送去了秋霜阁里。忙过了这劈头盖脸,赵拓也回去了。“六郎回去了,我刚要遣人看一看去,六郎用吃完了就又去了温姑娘那。。...

春意闹小说-第0002章 试探全文阅读

庄皎皎点点头只是先用膳。

吃完了就又去了温姑娘那。

郎中已经来了,自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要静养。

庄皎皎给两位郎中拿了银两叫好生送出去。

又开了库房,叫拿了补品送去了秋霜阁里。

忙过了这一通,赵拓也回来了。

“六郎回来了,我正要遣人看看去,六郎用过饭食了吧?”庄皎皎笑道。

“用了,大娘子辛苦了。今日回来便忙着,累了吧?”赵拓这话说的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这就是知道了后头的事。

庄皎皎一笑,不紧不慢的坐下说道:“我初进王府,多少事不懂,人都不认得几个,累是应该。过个几个月,熟悉起来就好了。”

“温姑娘病着,已然是叫外头郎中瞧了,既然说不要紧,那我也放心。明日我再看看。怎么也是伺候了郎君两年的人,不可怠慢才是。”庄皎皎坐下来说道。

赵拓看了看庄皎皎,点头嗯了一下以示认可,然后端起茶来。

他对娶妻这事没什么想法。但是这么一个六品官家的庶女,他就不怎么满意了。

这门亲事,是爹爹做主,找这么一个低门小户的女儿。

他原本也没报什么希望,唯有样貌是真的不错。

不过这几日看这庄氏行事,倒是有趣。

你要说她真贤惠恭顺,其实她与你说话也落落大方。

可你要说她多精明干练,这被一个通房牵着鼻子走也就走了。

看看吧,他从小在这王府里长大,嫡母手段见过,侧妃们手段见过,继母的手段也见过,两位嫂嫂也都是有本事的。

这女人哪,你瞧着她温柔似水,她说不定敢杀人放火。

你瞧着她凶神恶煞,她说不定背地里只会哭。

他是看这庄氏什么手段,估摸这庄氏也是看王府里水有多深呢。

这一点上,两口子倒是不谋而合,日子长着呢,且慢慢往后看吧。

“今日实在不早了,早些歇了吧。后院里这些琐事,大娘子看着办就行。”赵拓放下茶起身,就伸出手来。

庄皎皎有点羞涩的起身:“好。”

伸手递给了赵拓,被他牵着进了内室里。

两个自然去歇下不提。

秋霜阁里,温姑娘气的捶床:“郎君就歇了?”

照料她的丫头小玉给她拉了拉背角:“今日一早就回门,郎君自然累了,这时候还不歇着?我说你也是,偏今日闹。新娘子面嫩,可郎君脾气可不好。你再惹急了郎君!”

“哼,有什么惹急了的,郎君就有多愿意娶她了。不过是个六品官家里的庶出女儿。这门第够低的。”温姑娘哼道。

“你是说胡话呢?再低人家也是正经的大娘子。你有这么个门第么?”小玉翻白眼。

“我是没有这门第,可我也没巴望着做大娘子!我就给郎君做个妾,好生生育一两个子嗣就好。”

“那你就该老实些,好好伺候大娘子。日后不好么?”

“你懂什么!”温姑娘白了小玉一眼:“算了,睡吧。”

“我不懂,你可小心心太高了摔下来。”小玉哼了一声出去了。

园子里寂静下来,随着最后一盏灯熄灭,彻底陷入睡眠。

早起倒是不必去站规矩,这是大房娘子吴氏的功劳。

王妃是继室,自己生的两个都死了。

二房却是先王妃嫡出。自然尊贵。

纵然这二房的二娘子没能从婆母手里夺过管家权,但是作为嫡长媳,不用一早去给继室站规矩还是必然的。

于是后来这五郎家的娘子进门也是一样,如今的庄皎皎自然也一样。

吃过早膳,赵拓就出门了。

他好歹是有职务在身的人。

庄皎皎要做的事也多,刚进门,管家是不管,但是自家园子里也是不少事呢。

要总和账目,也要看看四位通房的用度。

“大娘子,宋姑娘与胡姑娘过来给您请安了。”一个婆子进来道。

庄皎皎笑道:“快迎进来。”

“什么请安不请安的,都是自家人,倒是该好好见一见的。”

很快,宋氏与胡氏就进来:“大娘子。”

“来坐。”庄皎皎笑道:“这几日我这兵荒马乱的,竟没好好关心你们,今日瞧,果然都是好样貌。”

“又哪里如大娘子这般了。”胡姑娘笑了笑:“大娘子才是真才貌无双的。”

“瞧你说的。”庄皎皎笑了笑:“来的正好,我这里呀,正好收拾嫁妆,有几匹布,都是很好看的妆花段。本就想给你们几个做个礼物的。这就都拿了去。”

两个人又谢过了她。

送走这两个,望月道:“温姑娘就算是说病了,那王姑娘又是如何了?竟也不来!”

“来也对不来也对。她们不过是通房。倒是这温氏,大娘子您是什么章程?昨儿个您也累了,我都没问。”指月道。

“温氏呢,是婆母送进来的人,这几年还很受宠。我进门不过三日,就算是这温氏看低了我家世不高。性情也好,那她就敢在我回门这一天下我的面子了?”

“那您是说,这是王妃的意思?”指月皱眉。

“是不是王妃的意思呢,我是不清楚的。不过你们两个要清楚一点,这府里,咱们这一房啊是没什么依靠的。郎君呢,不过是个六品官。虽说出身王府,可一来不袭爵,二来不受宠。但是总有一日是要分府别过的。”

“我吗,娘家是没有依靠,也没有跟两位嫂嫂争权的心。安心过咱们的日子就是了。温氏闹就叫她闹。她想试试我的底线,我也像看看郎君的心思。”

“那要是郎君偏心她……”指月小心问。

“郎君要是公正,日后咱们就按照公正的来。郎君要是偏心她,咱们日后就按照偏心的来。横竖我是八抬大轿娶回来的正妻大娘子。日子还不是一样的过?你只看这温氏闹的像是那么一回事,别忘记秋景阁还有个闷不做声的王氏呢。那可是大房送过来的人。再说,这是明面上的,下面伺候的,你分得清有几个是靠得住的人?只咱们三个,够对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