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 第二章 魔头就要从小培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小说简介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是作者人穷头发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但,一次失败是失败之母,作为穿书一次失败了100次的扶冉,自指出了是“失败”它太奶奶了,此刻了重整旗鼓!奶团子握着毛笔,在纸上圈圈喜欢画画:在这个位面,北相,南沧,西凛,东杳,商清四国顶立,天爻教游离状态于各国外,一支独大,因为所以是有六大势力。扶冉在扶冉在纸上写了个“六”,思索一下又立刻划掉,写了个英文的“六”——毕竟她才四岁呀,要是被人发现这么小就会算计这些,不得当成妖女凌迟处死。。...

郡主,您有新的牢饭订单了小说-第二章 魔头就要从小培养全文阅读

但,失败是成功之母,作为穿书失败了100次的扶冉,自认为已经是“成功”它太奶奶了,此刻已经重整旗鼓!

奶团子握着毛笔,在纸上圈圈画画:在这个位面,北相,南沧,西凛,东杳,商清五国顶立,天爻教游离于各国外,一支独大,所以应该是有六大势力。

扶冉在纸上写了个“六”,思索一下又立刻划掉,写了个英文的“六”——毕竟她才四岁呀,要是被人发现这么小就会算计这些,不得当成妖女凌迟处死。

听说这个美人爹爹独揽大权,残暴不仁,杀人不眨眼,奶团子拖着小脑袋,迅速把扶夜的名字涂黑——这人坏得太明显了,一定不是大反派,反而可能是她的“金手指”!

【宿主英明。】

小扶冉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能变得这么英明还不是被系统坑多了嘛,总是开局一个任务,剩下全靠推理。

“郡主,可是眼睛不舒服?”侍女小莲见她翻了白眼,有些担心。

“啊……不是。”奶团子扶额,她刚钦点的贴身侍女什么都好,就是脑子和嘴一样直。

她起身,“走吧,带本郡主去找爹爹!”

事不宜迟,抱大腿要紧。

/——————————————————/

千銮宫大殿内熏着和罗香,氤氲中扶夜换了一身紫色锦袍,朝冠也取了下来,如瀑的墨发随意束起,慵懒地卧在太岁椅上。

“岁上,这……这些贱虏要如何处置?”

光禄大夫作为皇帝的顾问大臣,如今却在监国面前躬身作揖,冷汗津津。

地上跪了两排俘虏,有男有女,甚至还有几个小孩,皆是大气不敢喘。

“不杀,留下让你养着吗?”扶夜冷冷一笑,让人头皮发麻。

殿内的侍卫得令立刻拔刀,一下就架在那些俘虏的脑袋上将他们往门口拖,瞬间哭喊声,求饶声此起彼伏。

“慢着。”

扶夜皱眉出声,但刀剑无眼,一名侍卫受不住力道,锋利的剑刃已经划破了那名妇女的喉咙,霎时鲜血喷涌而出,溅了匆匆赶来的奶团子一脸。

扶冉站在大殿外,原本白净的小脸此时多了两道温热的血痕,粉嫩的唇微张着,显然是吓傻了。

“放肆。”

扶夜掠身来到那名侍卫旁边,修长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众人仿佛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那侍卫就如同一块破布般被扔到旁边没了生息。

扶夜俊美的眉头紧锁,他看了眼扶冉,眼神冰冷嗜血:“你来这做什么?”

一个人才刚被封了喉,很快第二个人就直接被一手拧断了脖子,眼前这人还一脸凶神恶煞……

奶团子被接二连三的画面吓坏了,一瞬间竟然丧失了语言功能。

小场面,小场面,千万别怂!

扶冉拼命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但开口说话还是带着哭腔,微微发抖:“我……我想爹爹了呜呜……”

闻言,扶夜身体一僵,眼神变得晦暗不明,他犹豫片刻,伸手提上扶冉的衣领,飞身落在太岁椅上,顺手把奶团子丢在一旁,但力道明显比方才扔侍卫的时候轻多了。

一群俘虏被押解在门口,不知是杀还是不杀,但大殿内没人敢出声,在这位监国散发的阴戾气场下人人自危。

扶夜捏了捏眉心,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奶团子一脸的血,他就莫名烦躁,控制不住自己的暴戾。

可这丫头偏偏还仰着脸看他,缓了一会,奶声奶气道:“爹爹,这是在干嘛呀?”

他垂眸,掩去了神色,“杀人,怎么?不够明显吗?”

“哦……”奶团子抹了把脸从地上站起来,小短腿开始蹬着——她想爬上这座太岁椅。

扶冉心中偷笑,她爹就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方才她也不是真的害怕,演得夸张了些,但扶夜眼神中的那抹惊慌她可没错过。

爬了半天无果——

好烦,腿太短了!

才在心里抱怨两句,双脚就离地了——

“诶?我飞了?”小奶团惊呼出声,扶夜面色冷漠地把她拎起来,但小女娃软软糯糯地窝在他怀里,还带着甜甜的奶香……

身体不自觉的僵硬还是出卖了他。

扶冉敏锐地察觉到这分异常,睁着双眼,笑得一脸狡黠——她爹爹这是在害羞吗?不会还是第一次抱自己的闺女吧……

“爹爹……啊嚏!”她搓了搓鼻子,殿内的熏香属实有点太浓了。

“爹爹,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呀?”她的发问透着四岁女娃的天真无邪,扶夜不语,伸手托了一盏茶水,往小香炉那儿一丢,正好熄灭了和罗香。

有了郡主的天真一问在先,那名光禄大夫也鼓起了勇气:“岁上……剩下的贱虏,还杀吗?”

“呵,你养?”

光禄大夫尬笑着:“下官不敢。”

“爹爹……”小奶娃悄悄举起肉乎乎的手,声音软糯:“我养。”

众人“………”

真是童言无忌啊,也不知道虎毒会不会食子……

俘虏中有个九岁左右的男孩抬起头,眼尾一颗泪痣,目光落在奶团子身上顿了一下,瞳孔瑟缩。

“养?你拿什么养?”扶夜一脸玩味地看着她,显然觉得这话从四岁女娃口中说出来幼稚又荒唐。

扶冉咬着手指头,懵懵地看着他,两只眼睛黝黑发亮:“拿爹爹的钱养呀。”

众人:“………”初生牛犊不怕虎!

小郡主威武!

“嗤——”扶夜笑了,凤眸微弯,薄唇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在紫色衣袍的衬托下愈发妖孽,危险又迷人。

小扶冉只觉得春风拂面,口水马上就要不争气地留下来,心中不禁感叹:我与曹贼何异!

当然,沉迷美色不过两秒,扶夜接下来的话就让她改观了——

“本座只替你养一个。”

一个?

意思是其他的都杀了吗?

扶冉顿了一下,仔细思考一番,倒也不是不行,她爹爹似乎不是个可以讨价还价的主儿,那就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于是她乖乖点头。

“其他的得由你亲自动手杀了。”

扶冉彻底愣住了,放在嘴里的手指头都忘了拿出来——

杀人?

还是这么多人?

她才四岁啊!有这么教小孩的嘛!

上梁不正就算了,这是要把下梁歪到西半球去嘛!

况且,是帝王的昏庸带来战火连天,而百姓们流离失所,他们是无辜的……看着怀里的团子脸色千变万化,扶夜俊美的脸上依旧是勾人的笑,但扶冉只觉得这人欠揍得不行——冷血!大奸臣!

“怎么?下不了手?”扶夜低头看她,声音磁性带着几分惋惜,“哎,那便都杀了吧。”

“爹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扶冉趴在他怀里蹭了蹭,甜甜一笑:“爹爹歇着,我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