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总裁遭嫌弃 第6章 唯他是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宠婚总裁遭嫌弃小说简介

《宠婚总裁遭嫌弃》是作者顽皮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周玥萤,温祁炫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全然不顾女人一路的挣扎,温祁炫回卧室将她重重地扔进了浴缸:“立刻冲澡。”手臂被磕的生疼,周玥萤非常不满道:“你敢不敢温柔如水点?”本就被冰块砸的乌青,他是想摔下来自己吗?手臂被磕的生疼,周玥萤不满地道:“你敢不敢温柔点?”本就被冰块砸的青紫,他是想摔死自己吗?。...

宠婚总裁遭嫌弃小说-第6章 唯他是从全文阅读

不顾女人一路的挣扎,温祁炫回到卧室将她重重地扔进了浴缸:“马上洗澡。”

手臂被磕的生疼,周玥萤不满地道:“你敢不敢温柔点?”本就被冰块砸的青紫,他是想摔死自己吗?

“温柔?你配吗?”温祁炫冷哼。

周玥萤哑口无言,自己的确不配,又不是他的什么人:“好,我要洗澡了,请温先生从这间屋子离开。”

“命令我?你好像搞错了,这是我的家,我想在哪就在哪。”温祈炫理所应当的说着。

你?女人告诉自己注意态度,不能惹怒他:“温先生,洗澡呢会有水蒸气,您身上的睡衣是布料的吧,很容易潮湿。”

这倒还算个理由:“给你十五分钟,洗完下楼。”

浴室的门被带上,周玥萤松了口气,还没等咽下去,门又开了。

“照照镜子,你的鬼样子无法让人跟你共处一室,勾不起我的兴趣。”

什么嘛,周玥萤站起身,哇,真是够狼狈的,头发凌乱地不忍直视,这家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毒舌啊。

温祁炫从二楼上下来,见佣人都聚在大厅。

众人异口同声的道:少爷,我们知错了,甘愿受罚。

“下不为例,散了吧。”温祁炫走向餐桌,略带倦意的单手拄着桌子。

原本有饭局,特意推了,饿着肚子回来就想吃顿热乎饭,这一折腾,全被她扰乱了。

“温少,您胃又疼了?”吴皓龙端着一杯热水过来。

温祁炫摇头:“我没事,丽莎怎么样?这个月给她三倍的工资。”

“她没事,还跟我开玩笑呢。”吴皓龙就不传达丽莎的话了,要不温少会发火的,这座古堡的佣人薪资都堪比普通白领了。

浴室内,自动播放音乐,让人身心放松。

周玥萤将头埋进水中,这样眼泪和水就不再有界限,好希望这是一场梦,再次抬起头,却深知总要面对。

磨蹭了二十五分钟,女人才走出浴室,没有选择浴室内的睡衣,都太过暴露,索性穿了白色的浴袍,将自己裹成了粽子。

奇怪,穿这么多还觉得好冷,忍不住瑟缩,看不到男人在屋内,嘴角的笑上扬了一半就顿住了。

房门被大力的推开:“在搞什么?想饿死我吗?换衣服下楼陪我吃饭。”

“啊?我还不饿。”真的没有一点儿胃口。

“唯我是从。”温祁炫重重地将门关上,这女人存心找事,听不懂z国话吗?

气大伤身,周玥萤吐着舌头,乖乖的换衣服,想要确认他撤诉的真实性,就要他心情好,不然是没戏联系家里了。

坐在饭桌前看报纸的男人,听到声音抬头,见女人穿着连衣裙,这个款式让温祁炫有一瞬间的失神。

好似蕊儿从上面走下来,红了眼圈的男人大力拍桌子:“谁让你穿橱柜里的衣服?你有什么资格,回去换。”

“那个橱柜里除了香奈儿家的衣服,我没有其它选择。”周玥萤告诉自己理解他的反应,毕竟这衣服会让他回忆起过世的女友。

见温少要动怒,吴皓龙出来打圆场:“周小姐,你有所不知,在古堡,不出去的情况下一律穿睡衣,尤其是在晚餐桌上。”

“为什么?”周玥萤真理解不了这个怪癖,吃个饭还要先换衣服。

温祁炫冷声道:“因为我说的算,上去换睡衣。”

这叫什么理由?周玥萤微笑转身,气鼓鼓地上楼,真是唯他独尊。

周玥萤打开另一侧的衣柜,琳琅满目的各式睡衣让人眼花缭乱,这一堆也是为蕊儿准备的吧,自己穿下去不会又让他发火?

顾不得,这也不让穿自己就不用下去了,挑选一套舒适的下楼。

温祁炫忍不住皱眉,小孩子吗?分体的棉质睡衣,不满地道:“上楼换衣服。”

“啊?我换了,有什么问题?”周玥萤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件真的是睡衣啊。

温祁炫厉眸看向她,仿佛在说别让我重复。

很快,周玥萤又跑下来,一袭蓝色的布质睡裙,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可以吃了吗?”

“唯我是从,上去换。”

周玥萤哀怨地道:“为什么?我就下来吃个饭而已。”要不要吃个饭,还去画个妆啊,这个家伙真奇怪,一个大男人事这么多。

得不到任何的回应,只能转身上楼,分体的不可以,连体的也不行,难道是布料的原因?

绸子的好了,这件睡裙很有z国特色,上面的图案是梅花,一定很凉快。

再次下来的周玥萤眼神发光地看向满桌美食,刚要坐下,男人轻咳一声。

“别坐,上去换。”

看她盯着食物,要流口水的模样,温祁炫敲了敲桌子:“想吃饭,就换衣服,再换不来我想看到的,今晚你就饿着吧。”

“可我怎么知道你想我穿什么?要不你上去选,我穿总行了吧。”周玥萤觉得他就是在折腾自己,不想让自己吃,直说好了。

温祁炫端起饭碗:“我饿了,不想上去,给你五分钟,超时后果自负。”

简直是个疯子,周玥萤气得跺脚,回身往楼上跑去,打开睡衣的柜子,掐腰怄气。

这一箱子,都是睡衣,谁晓得他喜欢什么,自己就喜欢纯棉线的,穿着舒服,绸子还不行,那就换条真丝的睡裙好了。

迅速地脱掉,再换上,一路小跑的女人回到桌前,气得在男人面前转了两圈:“温大少爷,您老人家,满意了吗?”

“周玥萤,你说谁老?”温祁炫放下筷子,与她对视。

你本来就比我老嘛,周玥萤捂住嘴巴:“我那是尊称,你别当真啊,这衣服合格了吗?”

“过来,我看看。”温祁炫见她走了两步,一个用力拉进自己怀中,感受了一下丝质的睡袍,不忘吃女人的豆腐。

周玥萤推开他起身:“温先生,你别太过分。”

偌大的饭桌,两旁的佣人站了一排,这家伙当自己是总统吗?还不知羞的在众人面前搂自己。

“这件勉强合格了,至少料子是我喜欢摸的,坐下吃饭吧。”温祁炫吩咐佣人给她拿碗筷。

终于可以落座,周玥萤露出满足的笑意,可爱的小虎牙露出,温祁炫看在眼底,蕊儿也是个吃货,看到美食就两眼放光,因此特意请了大厨为她订制美味。

可她再也吃不到了,温祁炫觉得口中的食物,失去了味道,跟蕊儿一起吃饭,才是最大的享受。

“哇,实在是太好吃了。”周玥萤不知道自己是太饿,还是味道赞极了,味蕾从没有如此绽放过。

温祁炫突然想到蕊儿常常埋怨自己,给她请来大师后,体重直线飙升,天天减肥挂在嘴边,却一点儿也不少吃。

那时,自己就会安慰她:无论高思蕊多胖,都非她不娶。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