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婚总裁遭嫌弃 第5章 冰桶惩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宠婚总裁遭嫌弃小说简介

《宠婚总裁遭嫌弃》是作者顽皮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周玥萤,温祁炫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寻人启事的声音越发近,周玥萤很紧张地心都快跳出,幸亏这里足够多大,要不然早已被找到了了。再折射树木的绿色灯光让穿白色裙子的她也没那么较为明显,再加之身材孱弱,大树也可以做为最好是的折射树木的绿色灯光让穿白色裙子的她没有那么明显,加之身材弱小,大树可以作为最好的保护伞。。...

宠婚总裁遭嫌弃小说-第5章 冰桶惩罚全文阅读

寻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周玥萤紧张地心都快跳出来,幸好这里足够大,不然早就被找到了。

折射树木的绿色灯光让穿白色裙子的她没有那么明显,加之身材弱小,大树可以作为最好的保护伞。

十五分钟过去了,温祈炫杯中的红酒已经饮尽,可传来的结果却是前院没找到。

“对不起少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的,我再去找。”丽莎回来禀报,愧疚地又要出去找人。

温祈炫放下酒杯:“站住,到刚才她坐的地方等我。”

“吴皓龙,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怎么样?”温祈炫看向灰头土脸的特助,应该没料到前院找遍了,还没发现人。

男人郑重地点头:“温少,我知错了,我再带人好好搜一遍前院,如果还找不到就去后院搜查。”

这么短的时间,她是来不及跑到后院的,温祁炫心里有数,在彻查一遍,找到她并不难。

但这就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了,男人坏笑道:“与其满古堡的找她,不如逼她现身,还记得小时候咱们玩的游戏吗?”

“啊,我知道了,温少,您等着好消息吧。”吴皓龙兴冲冲地就转身离开。

喊叫声突然停止了,周玥萤松了口气,此地不宜久留,难保她们不会再来搜查,换到对过去,那里他们查了两次,应该不会再检查了。

吴皓龙提着水桶,身边的佣人搬来四箱子冰块,放在了草地上。

打开扩音器,大声地道:“丽莎,对不住了,要怪就怪逃跑的人吧,是周小姐害你接受惩罚的。”

周玥萤的心揪在一起,他们要怎样惩罚丽莎?这个角落是极佳的隐蔽点,只要挺过去,等他们都睡了,逃出去并不难。

冒着凉气的冰块被扔进水桶里,吴皓龙继续喊:“周小姐,虽然现在是大夏天,但这一盆冰水下去,也是彻骨的寒啊,冰块砸在丽莎的身上,恐怕不好受。”

下一秒,整桶水倾泻而出,传来丽莎受惊得声音,尖声的“啊”。

振聋发聩的尖叫,让丽莎双手抱臂的蹦跳,好像受了酷刑一般,冰块打在身上生疼,女人受不住的开始求饶:“周小姐,你快出来啊。”

“温少,放过我吧,我承认自己失职。”

周玥萤抓狂地揪着发丝,这个温祁炫,怎么可以对自己家的佣人这么残忍。

第二桶冰水猛烈来袭,因男人倒的角度偏高,冰块砸伤了丽莎的额头,丽莎痛苦的跪地求饶,佣人们见状,也为丽莎求情。

原本美景如画的花园,此刻变为了刑场,丽莎的求饶声与佣人们的求情声音交织,听得周玥萤觉得现场血淋淋的。

忍不住落泪的周玥萤心里好恨那个疯子,他怎么可以虐待佣人,她们有血有肉,为他打工就要承受他的摧残吗?

可一想到远在天边的父母,周玥萤更是心急如焚,这个疯子对自己人如此,对待他认为有罪的人,岂不是更疯狂,父母年事已高,弟弟被官司弄得状态不佳,不尽早回去,怎么能安心啊。

在周玥萤陷入纠结中,第三桶冰水泼向丽莎,吴皓龙离她最近,可以清晰的听到冰块落地的声响,极为清脆。

“好疼啊,周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出来吧,我受不了了。”丽莎毕竟年过四十,哪能承受的住冷热交替的落差。

第四桶冰水刚抬起来,周玥萤哭着跑出来,冲向倒地不起的丽莎:“我在这里,你们快住手。”

吴皓龙满心好奇这女人藏到了哪里,眼看她们抱作一团,没来得及收住水桶,全数地泼到了两人身上,抓狂地来不及捂住耳朵,两个女人的尖叫声可是很可怕的。

“对不起,丽莎,是我不好。”周玥萤感受到冰块砸在身上的痛,可恶的温祁炫,竟然想出如此卑鄙的手段。

很快,温祈炫拍着巴掌走出来,看着变为落汤鸡的她,这个情景倒是很熟悉,她来找自己也浑身湿透。

“周小姐,这个游戏好玩吗?老实说,我还没看够,你出来的有点早。”

丽莎感受到周小姐用手搓着自己,为自己取暖,叹气道:“算了,我没事,幸好你还在别墅里。”

她竟然不怪罪自己,周玥萤心疼地抚摸她的额头,为她轻呼:“这可如何是好,伤口破了,还浇了这么多水。”

两个佣人上前将丽莎扶起,送回屋包扎伤口。

跪在地上的周玥萤冻得直哆嗦,眼含怒意地看向温祁炫:“你简直是个疯子,想出这种方式折磨人,没人性。”

温祁炫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敢骂我?”

“皓龙,再来。”让她不知悔改。

方才冰块袭击的疼痛,让周玥萤下意识的起身想逃,没走两步,就被两个佣人给架了回来。

“在这座古堡里,你有三条必须遵守的规定,若是违反,后果自负,听懂了吗?”温祁炫逼她直视自己,等待她的答案。

周玥萤倔强地扭过头,温祁炫冲她竖起大拇指,看向特助,很快就传来女人的尖叫。

“听到了。”原来冰块砸人会这么痛。

温祁炫冷声告知:“第一条,不要质疑我的话,答应了撤诉我自然办到了,如今该履行你的承诺,随我处置。”

“第二条,若是你再敢躲起来、逃跑与之类似的行为,我立刻让你全家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第三条,唯我是从,收起你的猫爪子,别惹怒我。”

周玥萤怀疑自己的耳朵,他的意思是已经撤诉了,可是他口说无凭,让自己如何相信嘛。

但看到冰水桶,真的没有勇气再问一次,如今的自己已经精疲力竭了。

“都散了吧。”温祈炫见她快晕倒的样子,该死的,白色的雪纺裙已经呈现透明,怪不得这帮男士不愿离开。

踏步上前将她打横抱起,突然腾空的周玥萤忍不住挣扎:“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这么多佣人看着呢,他阴晴不定的脾气真不会被认作是疯子吗?

好在这个疯子,公布了他的规定,惜字如金的他说了一大串,真当自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啊,他不解释疯狂的举动,任谁都会六神无主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