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情劝君自取 第1章 她能走到哪里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留情劝君自取小说简介

《留情劝君自取》是作者香芋奶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卢静潇,司南渊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姐怎么样了?”沙哑浓醇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还睡着了呢,刚退热。”张妈恭谨地回道。“明日别让她出门时。”司南渊单手握着话筒,声音镇定理智。“是。”张妈轻声应道“还睡着呢,刚退烧。”张妈恭敬地回道。。...

留情劝君自取小说-第1章 她能走到哪里去?全文阅读

“小姐怎么样了?”低沉醇厚的男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还睡着呢,刚退烧。”张妈恭敬地回道。

“明天别让她出门。”司南渊单手握着话筒,声音沉着冷静。

“是。”张妈低声应道。

“张妈给我倒杯水。”在楼上躺着的卢静潇忽然下楼来。

“好的。”张妈声音有些不稳,“先生的电话。”

卢静潇脸色还是很苍白,接过张妈手里的话筒,刻意将声音放得精神点。

“南渊。”

“嗯。”司南渊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还头痛吗?”

“好了很多。”卢静潇有些有气无力,“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晚上……”司南渊还要说什么,酒店套房的门却响了。

“我还有事,先不说了。”司南渊低声说道。

“嗯。”卢静潇一脸苍白挂了电话。

司南渊抬眉望着进来的司默,脸色不悦。

“司哥,订婚礼服准备好了,现场也派人看着了。”司默将一个袋子递上去,司南渊用眼神示意他搁在一边。

礼服?不是跟自己喜欢的女人订婚,礼服有什么好看的?

次日

“卢小姐,你去哪儿?你的身体还没有好,小姐!”张妈慌慌张张地扔下手里正择着的青菜,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拉住了卢静潇的行李箱。

“张妈,放手。”卢静潇精致的脸上,脸色有些煞白,一双漂亮的眸子通红,一字一句都带着冷意。

张妈死死把着她的行李箱杆,眼神既是怜悯又是乞求,带着哭腔道:“小姐,你不能走啊,这样先生那边我无法交代的。”

“交代?”卢静潇冷笑一声,清冷的眉眼中都是决绝,“是他欠我一个交代,不过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要不是她上了一下微信,还不知道她心爱的男人今天的订婚是如何轰动呢!

她说完,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大门走,动作利落决绝,纤瘦的身影还带着病后的踉跄。

“小姐!”张妈的声音已经带了一丝哭腔,“小姐……”

卢静潇心里也有一丝酸涩,但她只是皱了皱眉心,并没有停顿下来,头也不回地踏出了这间豪华别墅的门口。

张妈心里急得不行,又不敢追,这两个都不是好相与的主,得罪了哪一个她都没有好日子过的。

就在她犹豫的片刻时间里,外面已经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她心里慌得不行,抖着手去拔电话。

另一边,青城最贵的大酒店,正在举行全城皆知的订婚宴。

商场新贵司南渊与本地企业龙头老大千金杨千媚正式订婚,场面轰动,奢华至极,两人站在一起像金童玉女般羡煞旁人。

司南渊携着杨千媚敬了一轮酒下来,面色略有些绯红,但是依旧双目清明,看不出半分醉态。

他本就是风姿卓绝的人,五官精致如同深刻,每一处的轮廓都完美深邃,带着年轻人的冷峻,又带着独特的沉稳气韵,每一个角度看过去,都叫人着迷。

“杨老还真是好福气,能够有司总这样的女婿,真是羡煞旁人!”一边的合作好友都纷纷赞叹。

才出道一年多,已经占据了青城三分之一的江山,如今又跟青城的土皇帝杨家联姻,这样的手腕和城府哪像一个二十九的年轻人?说不服老都不行。

“哪里,哪里,小司以后还得各位多加提点。”杨老眉眼都是笑意和满意。

在座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谁都能听出他的炫耀之意,整个青城敢叫司南渊小司的人,除了他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原本以为他老了,膝下又只得一个女儿,可以动动杨家的根基了,谁知道杨振明的命就是好,竟然找了这么一个女婿!还真是各种的羡慕妒忌恨!

就在这是时候,司南渊的电话忽然响了。

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挂断了电话,若无其事地放回了衬衫口袋里。

可是他的手指还没有碰到酒杯,口袋里的电话又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

司南渊英俊的眉深深地皱了起来,他眉目温和地看了一眼身边的杨千媚,淡声道:“我去接个电话。”

杨千媚得体地点了点头,笑容浅淡高贵。

司南渊拿着手机步到了阳台,酒店外面是整片的海,恰好有海风吹来,吹得他胸前的礼花微微响动,刺目的红色映入他的深眸。

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滑动,接起了电话。

“先生--”那边的张妈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可声音里却又隐藏着更深的担忧,“小姐她,她走了。”

司南渊的双眸瞬间掀起了一股暗沉,他停滞了几秒,好像在消化张妈话里的意思。

“走了?”因为喝过酒的原因,司南渊的声音低哑得不行,带着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

“嗯,她拿着行李箱走了。”张妈一连串说下来,气都不喘,“我拉都拉不住。”

司南渊的脸色顿时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他沉默了一会,才悠悠地吐出几个字:“好,我知道了。”

张妈其实还想劝几句来着,可他已经挂了电话。张妈拿着话筒,良久都没有动作,只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司南渊挂了电话,烦躁地从口袋里抽出一支烟来点燃,他猛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长长的烟雾。

真是要命,她一不在身边,就总是犯烟瘾。

司南渊将只吸了一口的烟支扔在脚下不断地辗压,神情阴沉。

走?整个青城都是他司南渊的,卢静潇你能走到哪里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