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祁一顾伴余生 第5章 指着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祁一顾伴余生小说简介

《一祁一顾伴余生》是作者蝶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曲瑶,祁风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虽然曲瑶不不愿意,虽然祁风但是找了几名女佣被强迫着她换了了粉白的缀钻小礼服。在仆人们一番精心细致的打扮后,曲瑶好看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像。当她会出现的时候,让祁风不当她出现的时候,让祁风不禁眼前一亮,脸上是遮盖不住的惊叹和惊艳。。...

一祁一顾伴余生小说-第5章 指着骂全文阅读

尽管曲瑶不愿意,但是祁风还是找了几名女佣强迫着她换上了粉白的缀钻小礼服。在仆人们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曲瑶漂亮得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

当她出现的时候,让祁风不禁眼前一亮,脸上是遮盖不住的惊叹和惊艳。

曲瑶不愿意上车,祁风摆了摆手,几名强壮的保镖就架着曲瑶丢上了车。

在去婚宴的路上,曲瑶一言不发,整个人就像被抽掉了魂魄,徒留一身漂亮的躯壳。

祁风没想到那个叫徐若铭的男人在曲瑶心里这么重要,重要得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

他本来就因为曲瑶的病不想对她发火,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发火。他一把握住曲瑶纤细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跟前,然后按住她的头,让她的眼睛只能看着自己,

”吻我,若是不肯,参加完婚宴之后,我会考虑把你转手卖给好价钱。”

曲瑶感受到祁风眼底那一团深深的火热,不难想象出,若自己真的吻了他,他对自己会是如何一副光景。

“吻我!没听到吗,还是曲小姐需要我亲自示范一下。”威胁的气氛浓厚,更带着十二分的不可拒绝的气势。

无奈,红红的眼眶里满是屈辱的沉痛,只能照做,慢慢向着祁风的脸靠近。

曲瑶的指尖微颤,她流着泪,眼里,泪光中,都透着不可言喻的绝望。

看到她眼底里的绝望,祁风想起了顾城的话,不禁心软了,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罢了,他果然是欠了她的!

祁风拉开他和曲瑶的距离,“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真的是倒胃口。”

既然祁风放过了她,她当然是有多远坐多远,生怕男人下一秒就会反悔。

他们来到了婚宴现场,到处都是人,而且现场布置得十分华美,淡粉的墙上用优雅的黄玫瑰装饰着。

五彩的缎带松松地挂在了天花顶上,中央放着一个十层的婚礼蛋糕,蛋糕的顶上放着一对笑着的婚礼玩偶。

而婚宴的主角正在一旁敬酒,曲恬今天也穿得很漂亮,一身洁白抹胸短款婚纱,挽着身边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徐若铭。

徐若铭没什么心情,来了客人的时候,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

眼尖的曲恬一下子就看到了出现在婚宴入口的曲瑶。

她挽着徐若铭,趾高气扬地走了过去,站在曲瑶面前,娇笑着,“祁总,姐姐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

曲瑶低着头,不想看她,也不想说话,她知道徐若铭就在曲恬的旁边。

看曲瑶不说话,曲恬也不好继续说下去,免得影响她在别人心里的印象,“招待不周啊,我和若铭先去那边招呼客人了。”

“随意。”祁风的语气依旧还是冷冰冰的,不掺一丝温度。

两人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坐着,祁风看了看曲瑶尖尖的小脸,不禁有些心疼,“我去拿点东西过来吃。”

曲瑶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祁风离开了。

曲瑶麻木地坐在这里,耳边传来的都是祝贺声。

她爱的人今天要结婚了,对象还是她的妹妹,她的心好痛好痛,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看到曲瑶落单,曲恬母女当然是迫不及待地要去给这个废物一个下马威。

曲恬叫住了正要走过的侍应生。

“等下,给我一杯香槟。”

“好的,小姐。”

曲恬拿着一杯香槟,步伐款款地走到曲瑶身边,优雅地坐了下来,笑意盈盈地看着曲瑶,亲切地喊道,“姐姐。”

这听在曲瑶耳里却无比刺耳,她这个妹妹从小就特别会讨曲父欢心,有什么好的都是这个妹妹先拿,现在就连她的男朋友都要抢。

曲瑶不想回答她。

“姐姐,别摆出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徐若铭现在是我的了。”曲恬压低了声音,显得更外狰狞,“就算你再可怜,他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

曲瑶抬起头,狠狠地剜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寒意,让人不禁发怵。

曲恬吓了一跳,没想到那个废柴女还会摆出这种眼神。

“姐姐,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喝了这杯香槟吧,算是你给我和若铭祝福好吧。”

曲瑶压根就不想理她,而曲恬这边还是不罢休,硬是要把香槟递给她,她不想喝,就轻轻地推了一下。

但是没料到,杯子里的香槟洒出来了,洒在了曲恬的裙子上,而且玻璃杯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十分清脆,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在场人的目光。

见引起了注意,曲恬立刻先下手为强,首先摆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姐姐,你不祝福我和若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故意弄湿我的婚纱?”

声音不算很大,但附近的人都能够听到。

听到了骚动,曲母立刻走了过来,看到自家女儿正委屈地哭着,还看到曲恬裙子上一滩明显淡黄水迹,

“怎么了,恬恬?”

“妈……”曲恬欲言又止,“刚刚我想给姐姐敬酒,但是姐姐不领情,骂了我,还故意把香槟弄洒在我身上,呜呜呜……”

“别怕,妈妈给你出气,”曲母看向曲瑶,“我知道你喜欢若铭,但是你不能因为恬恬跟若铭结婚,就来婚礼上闹事啊,恬恬哪里对不住你了啊?”

这一波姐妹争夺男人的大戏在四周的看客里引起了热议。

四周的人都在指责曲瑶,曲瑶本身就有抑郁症,恶言恶语如同成群结队的蜜蜂一样将她包围起来,她捂住了双耳,使劲地摇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祁风拿了食物之后,本想早点回去,没想到会遇到之前的大客户过来打招呼,只好寒暄了几句。

他放心不下曲瑶,生怕会出什么事。

匆匆结束了交谈,祁风便急急地赶了过去,却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

那个位置不就是他让曲瑶坐的位置吗?

祁风眼皮一跳,把手中的碟子丢到一边的桌子,拨开人群,居然看到曲恬母女还有周边的人指着曲瑶在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