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祁一顾伴余生 第4章 出席婚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祁一顾伴余生小说简介

《一祁一顾伴余生》是作者蝶翼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曲瑶,祁风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我以为我是神医啊,你我以为心理上的病如果好彻底根治啊?”顾城愠怒地瞥了祁风几眼,纤细的手指还拿着两块蛋糕在吃,“昨天的确是好些了,你可别再剌激她了。要是她想不开,跑顾城故意把曲瑶的病情有多严重就说多严重,他很想知道祁风是不是在意那个小美人儿。。...

一祁一顾伴余生小说-第4章 出席婚礼全文阅读

“你以为我是神医啊,你以为心理上的病那么好根治啊?”

顾城不悦地瞥了祁风一眼,修长的手指还拿着一块蛋糕在吃,“今天看来是好些了,你可别再刺激她了。万一她想不开,跑去自杀就惨了。”

顾城故意把曲瑶的病情有多严重就说多严重,他很想知道祁风是不是在意那个小美人儿。

他偷偷瞄了办公椅上的祁风一眼,果真脸都黑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

还说不喜欢,明明就是在意得很,这个感情白痴,可惜就是苦了小美人儿了,遇到这么个不懂感情的木头了。

顾城默默地在心里腹诽着祁风。

祁风真的没想到,曲瑶的病已经这么严重,很有可能会自杀?不可以,他怎么会让她死呢?

徐宅。

那天在酒店里,徐若铭刚答应了曲母就后悔了,然后就给曲恬打了电话,那边曲恬沉默了一阵子,便带着哭腔问,“若铭,你是不是还喜欢我姐姐?”

“是的。”徐若铭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好吧,那天晚上的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

徐若铭听得出,曲恬很痛苦,却又不得不无奈接受。他想,那天晚上的事兴许不是她设计的,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结果第二天,徐若铭便接到了徐父的电话,要他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立刻赶回来,他有事要宣布。

徐若铭听父亲的声音那么急,以为是什么大事,便急匆匆地赶了回家,没想到等待着他居然是一个噩耗。

徐家要和曲家联姻!

而且对象还是曲恬!

“爸,我不喜欢曲恬,我不想跟她结婚。”徐若铭鼓起勇气跟他父亲说,

“哼,这还轮到你来选择吗?总之现在我不管你想不想娶都得娶!”徐父的态度强硬。

但看到自家儿子萎靡的样子,又放柔了语气,“娶了曲恬,对徐家有好处,总而言之你就别想着那个曲瑶了。”

徐父都把话说得那么绝了,和曲恬结婚这件事,他压根就没有选择权。

曲徐联姻的事很快就被有心人刊登在报纸的头版,新闻也在报道,生怕会有人不知道似的。

曲恬就是要让她姐姐曲瑶知道,最后的赢家是谁。

她给曲瑶打了一个电话,也带给了曲瑶一个绝望的消息。

“姐姐,我和若铭这周六结婚,到时候你可记得出席哦~”曲恬的语气夹杂着一丝炫耀的味道,“我差点忘了,不好意思,姐姐,我要跟若铭去试试礼服,我们稍后再聊吧。”

曲恬说完之后就把电话挂了,曲瑶在听到曲恬要和徐若铭结婚的时候,整张脸都白了,身体像被抽光了力气一样,手机“啪嗒”一声跌落在床上。

屏幕亮着,背景是她和徐若铭合照,

为什么?为什么若铭会和那个女人结婚的?他爱的不是我吗?难道他有逼不得已的理由?

她天真地给了自己一个逃避的借口,她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徐若铭的电话,在电话响了两声之后便接通了,

“喂,若铭,我是瑶瑶,刚才曲恬打电话来跟我说,这周六要跟你结婚,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曲瑶质问徐若铭,

“抱歉,瑶瑶,”徐若铭不知道如何回答曲瑶的质问,只选择了最笨的开头,“瑶瑶,你听我……”

还没等徐若铭说完,曲瑶就挂了他的电话,手机的主界面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背景依旧是那张他们两人笑得灿烂如花的合照,可是这看在曲瑶的眼里,却只是可笑。

曲瑶禁不住失声痛哭。

祁氏大楼。

祁风皱着眉,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喜帖,再看向眼前笑得甜甜的曲恬,“你是要邀请我周六参加你和徐若铭的婚宴?”

“是的,祁总。”曲恬有些害羞地看着眼前俊美冷酷的男人。

这个祁总居然长得这么帅,真是白便宜那个废物了。

祁风自然是留意到曲恬不加掩饰的爱慕目光,黑沉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满,冷冰冰地回答,“放一边吧,我视情况而定。”

“好的,祁总,”曲恬放软了声音,“姐姐那边,我也邀请了,原本是不想要邀请他的,毕竟是前男友的婚礼嘛。但是爸妈那边我又不好交代,所以就给姐姐打电话了。”

“前男友?”声音越发冷冽,看祁风上钩了,曲恬就立刻再添几把火,“是啊,以前姐姐和若铭关系可好了,他们俩是青梅竹马,还拍过拖呢。”

“哦,是吗?”祁风听到这里,脸色越发地阴沉,一股酸酸的味道在心底蔓延。

曲恬一看祁风的脸色,就知道自己成功点燃了祁风的怒火了,为了避免惹火上身。曲恬跟祁风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尽管打招呼的时候祁风没理会她。

一回到家,祁风连外套都来不及脱,就三步并作两步走入曲瑶的房间。

他推开门,发现房间里居然没有开灯,淡淡的月华透过窗台洒进房里,也落在了蜷曲着身体躺在床上的曲瑶身上。

她的背影在月光的照耀下,这么瘦弱,这么无力,这么绝望。

祁风没有开灯,他大步走过去,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曲瑶。她的瘦削的脸蛋十分苍白,让祁风产生一种她要消失的感觉。

祁风一看就知道她是因为徐若铭要和曲恬要结婚才会流露出这般脆弱的表情。

他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明明他就在她身边,为什么她丝毫不留意他?却要去关注那个已经变了心的男人。

这个女人是个傻子吗?

“你,星期六和我去参加徐家和曲家的婚宴!”

尾音刚止,祁风就看到曲瑶惊讶地看着他,眼里全是不愿,她无措地摇着头,“我不去,我才不要去。”

不管对于谁来说,她去了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欢迎。

“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得去!”

祁风就要她看清那个男人的真面目,他就是要带她出席婚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