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绵妻带回家 第6章 回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软萌绵妻带回家小说简介

《软萌绵妻带回家》是作者西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苏软软,李承烨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风轻轻吹着,坐在公园里的苏软软一抬手拢了拢被吹散的鬓发。一张软萌的小脸上此刻满是严肃认真。“大姐姐,你的衣服怎么了?”软绵绵的声音在苏软软耳边响了,她抬起头看向来人。一一张软萌的小脸上此刻尽是严肃。。...

软萌绵妻带回家小说-第6章 回家全文阅读

风微微吹着,坐在公园里的苏软软抬手拢了拢被吹散的鬓发。

一张软萌的小脸上此刻尽是严肃。

“大姐姐,你的衣服怎么了?”

软绵绵的声音在苏软软耳边响起,她抬头看向来人。

一个拿着棒棒糖,穿着红色小花裙的漂亮小姑娘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大大的眼中闪着明晃晃的好奇。

苏软软压根没发现小姑娘什么时候过来的。

小姑娘不清楚这个漂亮姐姐为什么不像自己一样穿漂亮衣服?

苏软软低头,看着被李承烨扯得已经变形的衣服与脖颈上的痕迹,又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有些抑郁的摇了摇头。

“妞妞!”

焦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妈妈!”

小姑娘脆生生的应答,没有迟疑的就朝着喊她的人影跑去。

“怎么跑到那儿去了?走,回家了!”

……

独留身后还未想好如何回答的苏软软,一脸羡慕的看着远去的那两道人影。

经过小姑娘的提醒,苏软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路人怪异的目光。

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衣领,想起夜晚的李承烨,终于咬了咬牙,从长椅上起身。

……

“你回来干什么?”一脸不耐的袁立琴打开了房门,看到苏软软这幅样子,像见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我有东西要拿。”风微微吹着,坐在公园里的苏软软抬手拢了拢被吹散的鬓发。

一张软萌的小脸上此刻尽是严肃。

“大姐姐,你的衣服怎么了?”

软绵绵的声音在苏软软耳边响起,她抬头看向来人。

一个拿着棒棒糖,穿着红色小花裙的漂亮小姑娘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大大的眼中闪着明晃晃的好奇。

苏软软压根没发现小姑娘什么时候过来的。

小姑娘不清楚这个漂亮姐姐为什么不像自己一样穿漂亮衣服?

苏软软低头,看着被李承烨扯得已经变形的衣服与脖颈上的痕迹,又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有些抑郁的摇了摇头。

“妞妞!”

焦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妈妈!”

小姑娘脆生生的应答,没有迟疑的就朝着喊她的人影跑去。

“怎么跑到那儿去了?走,回家了!”

……

独留身后还未想好如何回答的苏软软,一脸羡慕的看着远去的那两道人影。

经过小姑娘的提醒,苏软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路人怪异的目光。

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衣领,想起夜晚的李承烨,终于咬了咬牙,从长椅上起身。

……

“你回来干什么?”一脸不耐烦的袁立琴打开了房门,看到苏软软这幅样子,像见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我有东西要拿。”

苏软软早已习惯了被这样对待,尽量口气温和地说道。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苏软软一定不会回这个家,但此时比起李承烨的别墅,她宁愿回家受这个女人冷嘲热讽。

而家中就像苏软软想的那样,也有一些可怕的东西正在等着她。

就算她一进门就回房间换衣服,袁立琴还是一脸冷笑的跟着她进了房间。

苏软软知道袁立琴简直恨死了自己。

“哎呦!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苏家小姐苏软软吗?怎么想起回家了?”

苏软软眼睑微垂,眼角有些微微的红色。

扶着衣柜门的手微微颤抖,没有理会袁立琴的冷嘲热讽。

她冷着脸从衣柜中拿出几件应季的衣物,转身进了卫生间。

“呵!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

尖酸刻毒的嘲讽源源不断的从门外响起,苏软软抚了抚头痛的额角。

“呵!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尽学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袁立琴看到苏软软脖子上的红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简直是什么龌龊往什么上想。

“砰!”

听到这话的苏软软那还能忍得住,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了卫生间的门。

“怎么你现在脾气大了?”袁立琴阴沉着脸。

“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苏软软看着眼前人的嘴脸,突然颓然。

“怎么样?你做的我还说不得了?”袁立琴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你最好现在离开这里。”

身心俱疲的苏软软的口气还是软绵绵的。

“你糊涂了吧,是你该离开才对!”

袁立琴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

“可别忘了,你和爸爸还是法定婚姻关系,债务也应该你们一起还!”

苏软软拖着疲惫的身子,瘫倒在了床上。

“如果你现在还不走,那我以后都不会再管这件事了。”

将小小的袋埋进了枕头里面,不再言语,她知道只有这件事才能威胁到袁立琴。

“你!小贱人学会威胁我了?”

袁立琴闻言大怒,一瞬间抬起了手,那只手上还有刚做的价格不菲的红色美甲。

可她还是想到苏软软说的话,硬生生的收回了手,恨恨的甩门出去。

苏软软愣愣的听着门被甩上的巨响。

她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好累,不知不觉中她的生活已经变得一团糟了……

忍了一天的泪水决堤而出。

“爸爸……”

苏软软带着哭腔轻声呢喃着:“我好累……”

想起在医院重病的父亲,她还是收拾心情起身,拿了些东西准备去医院走一趟。

楼下的袁立琴正在和狐朋狗友打电话,炫耀着最新入手的包包。

“哎呀,不贵不贵,也就是个限量版,全球有三十件呢。”

苏软软刚下楼便听到这话,冷冷一笑,一张苍白的小脸上带着些许讥讽,她实在难以理解袁立琴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

“你笑什么笑!”

袁立琴听到她这一声带着嘲讽的笑,瞬间怒了。

“小贱人长能耐了嘛!”

已经下了楼,苏软软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了,收拾了点东西便夺门而出。

家原本是一个人最温馨的港湾,可现在标着袁姓的家,还会容下她吗?思及此,苏软软在路口停下,她哪儿还有家呢?

“小姑娘,要坐车吗?”一辆出租车在她身边停下,拉下窗户来询问。

她似有若无地点了下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司机大概看出了她的走神,也没多问便往前开去。

等她回过神来时,一家医院出现在眼前,她急忙叫司机停下,“叔叔,就到这,多少钱?”

“五十。”

苏软软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崭新的五十元递给司机,打开门下车,等身后的车疾驰而去她才动身。

面前的医院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家,父亲就躺在这里等着治疗,可她毫无办法。

她收拾心情,脸上挂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她不想让父亲担心。

苏软软却不知道自己出门的间隙,袁立琴已经接到李宅打来的询问电话,在得知苏软软回过家后,要求袁立琴稳住苏软软,李宅立马带人来接人。

袁立琴听着却怒从心起,不顾李承烨的话带人来抓苏软软。

要不是当初自己的糯糯出了事,哪还会有苏软软这个小贱人什么事。

她想都不用想,这个小贱人一定是上医院去看她爸了。

袁立琴立刻带着人去了医院,她不敢在李承烨面前这么对苏软软,可现在李承烨不在,倚着她对苏软软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告诉李承烨的。

“把她给我绑了!”

刚走进门,一道呵斥便砸下来,苏软软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制住了,她看向施施然走过来的女人,“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帮烨总把逃走的仆人给送回去了。”袁立琴拍了拍苏软软的脸颊:“怎么发达了就想跑吗?”

袁立琴的话如当头一棒,她竟然已经知道了!

“我不是他的仆人!”

苏软软早已习惯了被这样对待,口气温和尽量解释。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苏软软一定不会回这个家,但此时比起李承烨的别墅,她宁愿回家受这个女人冷嘲热讽。

而家中就像苏软软想的那样,也有一些可怕的东西正在等着她。

就算她一进门就回房间换衣服,袁立琴还是一脸冷笑的跟着她进了房间。

苏软软知道袁立琴简直恨死了自己。

“哎呦!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苏家小姐苏软软吗?怎么想起回家了?”

苏软软眼睑微垂,眼角有些微微的红色。

扶着衣柜门的手微微颤抖,没有理会袁立琴的冷嘲热讽。

她冷着脸从衣柜中拿出几件应季的衣物,转身进了卫生间。

“呵!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了?”

尖酸刻毒的嘲讽源源不断的从门外响起,苏软软抚了抚头痛的额角。

“呵!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尽学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袁立琴看到苏软软脖子上的红痕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简直是什么龌龊往什么上想。

“砰!”

听到这话的苏软软那还能忍得住,用尽全身力气甩开了卫生间的门。

“怎么你现在脾气大了?”袁立琴阴沉着脸。

“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苏软软看着眼前人的嘴脸,突然颓然。

“怎么样?你做的我还说不得了?”袁立琴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你最好现在离开这里。”

身心俱疲的苏软软的口气还是软绵绵的。

“你糊涂了吧,是你该离开才对!”

袁立琴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

“可别忘了,你和爸爸还是法定婚姻关系,债务也应该你们一起还!”

苏软软拖着疲惫的身子,瘫倒在了床上。

“如果你现在还不走,那我以后都不会再管这件事了。”

将小小的袋埋进了枕头里面,不再言语,她知道只有这件事才能威胁到袁立琴。

“你!小贱人学会威胁我了?”

袁立琴闻言大怒,一瞬间抬起了手,那只手上还有刚做的价格不菲的红色美甲。

可她还是想到苏软软说的话,硬生生的收回了手,恨恨的甩门出去。

苏软软愣愣的听着门被甩上的巨响。

她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好累,不知不觉中她的生活已经变得一团糟了……

忍了一天的泪水决堤而出。

“爸爸……”

苏软软带着哭腔轻声呢喃着:“我好累……”

想起在医院重病的父亲,她还是收拾心情起身,拿了些东西准备去医院走一趟。

楼下的袁立琴正在和狐朋狗友打电话,炫耀着最新入手的包包。

“哎呀,不贵不贵,也就是个限量版,全球有三十件呢。”

苏软软刚下楼便听到这话,冷冷一笑,一张苍白的小脸上带着些许讥讽,她实在难以理解袁立琴这种自私自利的女人。

“你笑什么笑!”

袁立琴听到她这一声带着嘲讽的笑,瞬间怒了。

“小贱人长能耐了嘛!”

已经下了楼,苏软软是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了,收拾了点东西便夺门而出。

家原本是一个人最温馨的港湾,可现在标着袁姓的家,还会容下她吗?思及此,苏软软在路口停下,她哪儿还有家呢?

“小姑娘,要坐车吗?”一辆出租车在她身边停下,拉下窗户来询问。

她似有若无地点了下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司机大概看出了她的走神,也没多问便往前开去。

等她回过神来时,一家医院出现在眼前,她急忙叫司机停下,“叔叔,就到这,多少钱?”

“五十。”

苏软软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崭新的五十元递给司机,打开门下车,等身后的车疾驰而去她才动身。

面前的医院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家,父亲就躺在这里等着治疗,可她毫无办法。

她收拾心情,脸上挂上无懈可击的笑容,她不想让父亲担心。

苏软软却不知道自己出门的间隙,袁立琴已经接到李宅打来的询问电话,在得知苏软软回过家后,要求袁立琴稳住苏软软,李宅立马带人来接人。

袁立琴听着却怒从心起,不顾李承烨的话带人来抓苏软软。

要不是当初自己的糯糯出了事,哪还会有苏软软这个小贱人什么事。

她想都不用想,这个小贱人一定是上医院去看她爸了。

袁立琴立刻带着人去了医院,她不敢在李承烨面前这么对苏软软,可现在李承烨不在,倚着她对苏软软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告诉李承烨的。

“给我把她绑了!”

刚走进门,一道呵斥便砸下来,苏软软还来不及反应便被制住了,她看向施施然走过来的女人,“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帮烨总把逃走的仆人给送回去了。”袁立琴拍了拍苏软软的脸颊:“怎么发达了就想跑吗?”

袁立琴的话如当头一棒,她竟然已经知道了!

“我不是他的仆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