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万福金安 第六章 作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郡主万福金安小说简介

《郡主万福金安》是作者六月浩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月亮挂在半空,王府除了巡夜的边军其他人都步入了梦乡,衡清院内是一片静寂。“咚、咚、咚……”一阵低沉的敲门声将院里的人都从梦中惊醒了,看门的婆子问着:“谁啊?”李妈妈地说:“打开门,王妃来了。”那婆子没去打开门,不是先去问了冬冷:“王妃正门外,咱们“咚、咚、咚……”。...

郡主万福金安小说-第六章 作法全文阅读

月亮挂在半空,王府除了值夜的府兵其他人都进入了梦乡,衡清院内也是一片寂静。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院里的人都惊醒了,守门的婆子问道:“谁啊?”

李妈妈说道:“开门,王妃来了。”

那婆子没去开门,而是先去问了冬冷:“王妃正在门外,咱们怎么办?”

衡清院的丫鬟婆子未必都忠心,但她们都明白一个道理,郡主要不好了等王爷或者世子回来会严惩她们。

冬冷进屋询问楚瑛,可惜楚瑛睡得太沉怎么都叫不醒,四个丫鬟都急得不行。

见春雨迟迟拿不定主意,冬冷说道:“春雨姐姐,要不开门让王妃进来吧!”

夏凉一听就反对,说道:“不行,郡主现在这样肯定是孙仙姑使了怀,要是放她进来郡主就危险了。”

冬冷一听就反驳道:“王妃是郡主亲娘,再如何也不会伤害郡主的。”

若不是怕坏了楚瑛的事,秋寒非挠她一脸:“王妃对咱们郡主什么样难道你没看见,你觉得她会在乎咱家郡主死活?”

王妃的眼里只有穆婉慧从不管郡主,这次请了那孙仙姑来谁知道会不会害郡主性命。亏得她将冬冷当亲姐妹,没想到她竟会背叛郡主。

冬冷忧心忡忡地说道:“王妃现在就在门外了。郡主孝顺,我们将王妃拦在门外等郡主醒来肯定会责怪我们。”

若是以前怠慢了王妃,郡主知道肯定会惩罚她们,但现在却不会。当然,以前王妃也从没半夜来过衡清院。

没等四个人拿定主意大门就被撞开了。

李妈妈带着几个粗使婆子冲进主卧,看到春雨她们立即喊道:“将她们都捆起来。”

春雨没想到她竟如此嚣张,怒喝道:“李妈妈,你竟敢夜闯衡清院对郡主不敬,等王爷世子回来一定不会饶过你。”

以淮王跟世子对自家主子的疼爱,知道今日的事十有八九会要李妈妈的命。

跟着李妈妈进来的几个粗使婆子听到这话有了退意。

李妈妈却是不怕,说道:“郡主分明是被恶鬼附了身,我们现在要作法将恶鬼驱除救回郡主。王爷跟世子知道此事不仅不会惩治我们,还会重赏我们。”

几个粗使婆子也是得了莫大好处这才会跟着李妈妈来的。为了那笔重赏,她们还是遵从李妈妈的话将春雨她们三人绑起来,再将布将嘴巴塞住。

春雨跟夏凉两人看冬冷没被绑起来,顿时明白为何楚瑛昏迷不醒了,两人顿时又气又恨。

淮王妃看到李妈妈,问道:“那几个丫鬟都控制住了吗?”

控制春雨几人是为了防止她们跑出去找贾峰,那贾峰只听王爷跟楚锦的话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来了会坏她的事。

“都绑起来了,嘴巴也堵住。”

淮王妃点点头,很是恭敬地与孙仙姑说道:“仙姑,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她并不担心淮王跟世子,只要瑛儿恢复正常了肯定会护着她的。

孙仙姑将准备好的驱邪道具放在长案上,有米粒、道符、桃木剑、朱砂、特制的蜡烛跟香。

孙仙姑准备齐全,就让李妈妈将昏睡的楚瑛背了出来放到软塌上。她先在楚瑛额头贴了一张绘着咒语的黄符,再上前点燃了蜡烛上了香。左手抓了一把米右手持着桃木剑绕着楚瑛逆向走了三圈,一边走一边撒米。

念完咒语孙仙姑用桃木剑将长案供奉的黄符挑起,用手从黄符上扫过,黄符就燃烧了起来。

这一手将院子里的人都镇住了。

桃木剑一甩,黄符飘到长案上的大木碗中。孙仙姑将桃木剑放到背后,举起左手开始念咒语:“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若有凶神恶煞鬼来临,地头凶神恶煞走不停。天清清,地灵灵,弟子奉三茅祖师之号,何神不讨,何鬼不惊……”

念罢咒语,孙仙姑又抓了一把米洒向长案,案桌上顿时火光冲天照亮着整个院子。

院子里胆小的或者笃信鬼神的,都跪下来磕头了。

楚瑛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果然如她所预料的那般,这孙仙姑就是个骗子。

趴在屋顶上的包学武看到李妈妈端着一碗符水走向楚瑛,以只两人的声音道:“大人,咱们下去救郡主吧!”

贾峰很淡定地说道:“她不敢伤郡主的。”

不过是喝一碗符水,最多拉肚子不会死人。只有让郡主长个教训,以后才不会轻易被人算计了去。

李妈妈扶起楚瑛想将符水喂给她喝。不想原本昏迷的楚瑛突然睁开眼睛,没等李妈妈反应过来就将她手里的碗给夺了去。

楚瑛将李妈妈按倒在软塌上,将符水灌进她的嘴里。

“呜呜呜……”

李妈妈挣扎不开,脸都憋得青紫了,这个变故将院子里的人都吓傻了。

将符水灌完下后楚瑛才放开了李妈妈,起身看向孙仙姑道:“还有什么招数,都使出来给我看看。”

孙仙姑脸色微变,那药能让一头牛昏睡一天一夜,荣华郡主能醒来肯定是没吃那药。不过这个时候不能怯场,不然这么多年积累的口碑就功亏一篑了。想到这里,她举起桃木剑指向楚瑛呵斥道:“恶鬼,若你现在离开郡主的身体本仙姑饶你不死,不然定要你打得你魂飞魄散。”

看楚瑛步步逼近,孙仙姑用桃木剑砍向她。

楚瑛将桃木剑一把夺了过来折断,然后用尽全力打了一拳在孙仙姑的胸口。

“咔咔……”

楚瑛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孙仙姑也如断线的风筝倒飞出去,撞在树干上跌落在地,吐了一大口血后昏死过去。

楚瑛很满意。她知道这具身体力气很大,但打铁人踢柱子没什么感觉,现在她对拥有的力道有了清晰的认知。

淮王妃见楚瑛看着自己吓得连连后腿,一边退一边喊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楚瑛嫌弃地转过头,朝向屋顶说道:“贾叔,戏看够了该下来了。”

贾峰带着侍卫包学武从屋顶上掠下。

楚瑛指了下跟着淮王妃来的丫鬟婆子,说道:“这些人按照府里的规矩该怎么处置?”

贾峰言简意赅地说道:“以下犯上者,死。”

这话一落丫鬟婆子都惊慌失措,齐齐跪在地上求饶:“郡主饶命、郡主饶命,奴婢、老奴再也不敢了……”

楚瑛摇头说道:“虽有罪,但罪不至死。”

虽说处死她们也不犯法,但一下杀二十多人她真下不去这个手。

贾峰也看出她的不忍,心道郡主本质并没变还是那般良善:“郡主既不忍心要她们的命,那就仗责十下再发卖了。”

楚瑛觉得这个惩罚可以接受,点头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将她们都发卖出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