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万福金安 第一章 草包郡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郡主万福金安小说简介

《郡主万福金安》是作者六月浩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大姐配苏龙户部接掌,你二姐配魏虎兵部侍郎。唯有你小冤家性情倔犟,千金女配花郎怎度时光?”……听着花旦唱的戏词,楚瑛心头暗叹一声,门不适当户不对父母赞成的婚姻基本上都以悲剧草草收场,万幸她没跳这个火坑。而已没想起与恶徒同归于尽的她会赶了把潮流穿了……。...

郡主万福金安小说-第一章 草包郡主全文阅读

“你大姐配苏龙户部执掌,你二姐配魏虎兵部侍郎。惟有你小冤家性情倔强,千金女配花郎怎度时光?”

……

听着花旦唱的戏词,楚瑛心头暗叹一声,门不当户不对父母反对的婚姻基本都以悲剧收场,所幸她没跳这个火坑。只是没想到与恶徒同归于尽的她会赶了把潮流穿了,穿成大楚国淮王之女荣华郡主。

戏唱完了,楚瑛将手里的瓜子嗑了才起身拍了下衣服道:“回府。”

刚下楼,留在外头的侍卫就上前说道:“郡主,我刚才看到大表少爷带着一帮人去了后台。”

楚瑛脸上闪过一抹厌恶之色。原身的大表哥穆建荣就是个渣滓,骗了原身许多东西还在外说原身是个草包,更可恨的是还打着淮王府的旗号在外为非作歹欺凌弱小。

“去看看。”

前段时间这渣宰一直躲在家里没出门,她正愁寻不到机会,这次若还打着王府的旗号仗势欺人要狠狠教训他。

到了后台就看到屋里乌泱泱的两伙人,这些人都死死地盯着对方,有的还撸起了袖子。

这两伙打头的忍,一个是肥头大耳的穆建荣;另外一个男子穿着宝蓝色锦缎腰缠玉带,样貌俊俏却一脸的戾气。

贾峰看到这男子,以只楚瑛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郡主,这人叫李勉是忠勤伯的老来子,胞姐是李贵妃。两个月前将十五皇子打得头破血流,然后就回了洪城,对外说是回乡祭祖实则是为避祸。”

连皇子都敢打,可见是个无法无天的主了。

此时,李勉阴沉着脸看向穆建荣道:“肥猪,趁着爷心情不错赶紧滚出去。”

肥猪这两个字戳中了穆建荣的痛处,他挥舞着拳头骂道:“小白脸,爷不打得满脸开花,爷就不姓穆。”

“砰……”

李勉一拳打在穆建荣脸上,紧接着又一拳捣在他的肚子上,穆建荣疼得弯下了腰。李勉还没罢手,他双手抱拳砸在穆建荣后背上。

穆建荣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楚瑛并没上前,只站在边上冷眼看着。

李勉又重重地踢着穆建荣几脚,看到他吐血才停下。

穆建荣艰难地爬起来,弯着腰恭敬地说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爷大人大量饶过小的这一遭。”

李勉冷哼一声道:“以后别在爷的面前出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这话他从怀里取了帕子擦了手,好似穆建荣是脏东西似的。

穆建荣被刺激得面目狰狞,从袖间掏出一把匕首刺向近在近在咫尺的李勉,怒喊道:“去死吧!”

“啪……”

就在匕首快即将刺中李勉时一条鞭子抽在了穆建荣的手上,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由地松开了手,匕首掉落在地。

穆建荣恨得不行,差一点就报仇了。他看向坏他好事的楚瑛骂道:“哪里来的小畜……”

楚瑛冷冷地看着他一眼。

生字卡在喉间,穆建荣觉得自己大白天见了鬼。这、这小畜生怎么那么像他的草包表妹。

楚瑛发现李勉的随从一脸杀气地捡起地上的匕首,又是一鞭子抽过去,匕首再次掉回地上。

李勉心有余悸,他真没料到一个混混竟敢杀他。本想跟楚瑛道谢,但看到自己随从也被打脸色不好看了:“你这是何意?”

楚瑛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官差马上就要来了,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儿。不然让忠勤伯知道你在戏院打群架,你连洪城都呆不下去。”

李勉面一脸的警惕问道:“你是什么人?”

他这次回洪城对外说是回来祭祖,知道他回来避祸的寥寥无几,这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楚瑛。”

李勉先是一愣,转而试探性地问道:“荣华郡主?”

淮王就一子一女,儿子世子楚锦,女儿荣华郡主。只是传闻荣华郡主性子柔弱人愚笨不堪,跟眼前这一脸倨傲的人完全不一样。

“嗯。”

李勉双手抱拳道:“郡主,刚才之事多谢了,改日必登门道谢。”

穆建荣原本以为只是长得像,但看到贾峰就知道自己想错了。他那草包表妹只要出门,贾峰就会跟着。

看着李勉要走,穆建荣也顾不上多想,急喊道:“阿瑛,他将我打成这个样子,你不能让他走。”

李勉带着随从离开了,只眨眼的功夫刚才还拥挤的屋子一下变得空旷起来了。

穆建荣怒了,说道:“你为什么要放他走,你难道没看到他刚才差点将我打死。”

“啪……”

穆建荣疼得直抽气,怒吼道:“你发的什么疯?不打那小白脸却打我,你是不是看上那小白脸了……”

“啪、啪、啪……”

楚瑛刚才只使了四分力,现在却用了七分力,一边打一边骂:“你个蠢货,知不知道刚才差点被你杀了的人是谁?他是忠勤伯的幺儿、李贵妃的胞弟。你若杀了他不止你会被千刀万剐,我们淮王府也要被牵连。”

忠勤伯圣眷正浓,李贵妃又受宠且还生了两个皇子,权势很大,不然李勉打伤皇子也不能全须全尾跑回老家避难了。李勉要死在穆建荣手里,忠勤伯跟贵妃肯定会迁怒淮王府的。淮王跟世子很疼爱原身,她不能让两人被牵连。

不仅穆建荣,他的狗腿也都吓得直冒冷汗。若李勉死了,穆建荣会被千刀万剐他们也都得陪葬。

穆建荣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我、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然我肯定不敢跟他动手的。”

他混迹这么多年,很清楚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欺负平头百姓或者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可以,有权有势的他是不敢碰的。以前没见过李勉,他以为是个富家子,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又是一鞭子狠狠地抽过去,楚瑛怒骂道:“你的意思是普通人就可以任意打杀了?”

草菅人命的东西,更该死。

穆建荣挨过不少打,就刚才还被李勉打得趴在地上,但都不能跟现在比。那鞭子抽在身上,骨头都疼:“不杀,都不杀了。”

楚瑛连抽了数鞭,将穆建荣打得皮开肉绽蜷缩成一团。走到穆建荣面前,楚瑛蹲下问道:“知道为什么抽你吗?”

穆建荣知道楚瑛自小习武,但胆子小一吓就哭,所以她从没将这事放心上。何曾想到动起手来这般凶悍,跟个罗刹似的。

穆建荣忍着痛说道:“知道,我差点闯了大祸。阿瑛你放心,我以后就老老实实呆在家绝不踏出家门半步。”

楚瑛拿着鞭子拍着他的脸,轻笑一声道:“叫什么阿瑛,就跟往常一样唤我草包就好了。”

穆建荣眼见不好,谄媚地说道:“表妹,那些都是别人污蔑,我怎么可能这样叫呢!你武功这么高,你要是草包那我就是废物点心了。”

楚瑛站起来又抽了他几鞭子,抽得穆建荣在地上打滚:“表妹,求求你别打,再打我就要死了。”

楚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以后若再打着淮王府的旗号在外为非作歹,我抽死你。”

“不敢了,再不敢了。”

楚瑛又说道:“这些年你从我这儿借走的东西,半个月之内还回来,东西找不着了就折算为银子。要都没有……”

看着楚瑛正晃动着手里的鞭子,穆建荣慌得不行:“你放心,半个月只之内我一定将银子奉上。”

还什么银子,先混过去等回头找姑姑这事也就了了。

“记住你的话,不然我的鞭子可没长眼睛。”丢下这句话,楚瑛大跨步走了出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