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都仙缘 第三章 娇莲入梦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清都仙缘小说简介

《清都仙缘》是作者可与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还说那文德皇后听此小宫女采珠来报,那异色莲花居然结出了莲蓬,不由得又惊又喜,在众人拱侍下,往太液池而来。到得池边,果见昨日里还如火一团的莲花,昨日里已是红衣落尽,翠梗亭亭犹在,枝头却结出一个小巧玲珑的莲蓬。周边的莲花尚在开花时间,看起来这一只小小莲到得池边,果见昨日里还如火一团的莲花,今日里已是红衣落尽,翠梗亭亭犹在,枝头却结出一个小巧玲珑的莲蓬。周边的莲花尚在花期,显得这一只小小莲蓬尤其鲜碧可爱。。...

清都仙缘小说-第三章 娇莲入梦怀全文阅读

却说那文德皇后闻听小宫女采珠来报,那异色莲花竟然结出了莲蓬,不由又惊又喜,在众人拱侍下,往太液池而来。

到得池边,果见昨日里还如火一团的莲花,今日里已是红衣落尽,翠梗亭亭犹在,枝头却结出一个小巧玲珑的莲蓬。周边的莲花尚在花期,显得这一只小小莲蓬尤其鲜碧可爱。

采珠“咦”了一声,仔细盯着那莲蓬,奇怪道:“我刚刚来时,好像莲蓬还只是一颗青杏子样大呢。”

众人再看,现在那莲蓬虽不如一般莲蓬那样大,却很是碧绿饱满,分明莲子已经长成的模样。

文德皇后在旁边近水台榭坐了,就令那采珠并另一个宫人坐了小船就近去看,报知确实莲子已经长成,方让采珠小心采了下来。

采珠把小莲蓬当宝贝一样抱在怀里,跳下船便来奉上,皇后嗅得一股子清香,竟然忍不住口舌生津。

皇后看看左右,不禁脸儿一红,暗道:“真真羞人也,贵为中宫多年,什么金珍玉馐没见过,今日里竟是贪馋成这样。”心里如斯想,手上却忍不住轻轻劈开小莲蓬,但见莲房之中,只静静藏了一颗碧玉珠般的莲子,玲珑润泽,不似凡品。

众人皆惊叹出声。

采珠心道:“这么漂亮的莲子,肯定是清甜清甜的哟。”心下想着,嘴里却劝着皇后:“娘娘,您尝尝这莲子的滋味看,肯定不一般。”

采珠小脸上一双溜溜的眼睛瞄瞄莲子,又仰头看看皇后,一脸的殷切盼望,好像娘娘吃了她也能尝到滋味一般。

文德皇后微微一笑,拈起莲子,对着日光细细端详,莲子上围着一圈青碧带彩的光晕,明净温润,忒地诱人!她忍不住破开莲子外皮,内里露出白嫩嫩透粉的果肉来,清香更甚,令人动心得紧。

在采珠殷殷的期盼目光里,皇后果然从善如流地将莲子纳入口中,微阖了眼细细品味。两位大宫女却有些紧张,瞪了采珠一眼:“小丫头好不晓事,什么东西也能随便让娘娘吃的?”

莲子清嫩无滓,入口轻轻一抿,便化作一股微甘玉液,令人神清气爽。文德皇后满足地轻轻舒了一口气,对两位大宫女摆了摆手:“莫要怪她,是本宫自己喜欢得紧。”

皇后又对着紧张起来的采珠招了招手,示意这小宫女走近身来,拍拍她那不安得直绞衣带的双手:

“好孩子,谢谢你这般上心。不然这莲花来无影去无踪的,又没人寻见,若不是你有这机遇,我可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这花,更别提这莲子了。”

一番话说得采珠开心起来,小姑娘那么明显的情绪转变,令皇后也不由莞尔。一众人见皇后果然心情甚是愉悦,且无不适之态,皆松了一口气。

文德皇后扭头看了一下旁边的大宫女:“银蓝,挑她们喜爱的,多赏些东西。”采珠并一众小宫女们齐声谢了恩,文德皇后自回明光殿不提。

且不说这莲子采下之后莲梗莲叶便又影踪不见如何令众人啧啧称奇,也不说那采珠小宫女又得了许多荷叶饼糖莲子,多少日都是眉开眼笑,只说那文德皇后,自吃了那枚莲子,入夜恍惚得梦,醒来时却说不请梦中有何奇遇,只记得花香盈身。自那日起,便渐觉神思倦怠,身重乏力。

天子忧心,命御医院排着队来细细切了脉案,却个个喜动颜色,俱道是娘娘有喜,珠胎在怀。

一时之间,宫城内外无不焚香庆祷,为娘娘祈福。

原来,昔年战乱之中,文德皇后为保护伤重的夫君,不顾自己已经身怀六甲,毅然催马引敌,后虽援兵及时赶到,她却不幸落胎,硬生生流失了一位已成型的女娃,夫妇二人俱是心痛难已。此后虽延请天下名医百般调养,皇后却一直未能再复有妊。

天子膝下虽已有三位聪敏儿郎长成,却无比渴盼上天再赐下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女儿,以补当年之憾。

帝后二人俱是喜不自禁。处处小心,殷殷期盼,果然,十月之后,翌年五月初上,太液池第一枝荷箭初绽之时,皇后顺利产下一名粉雕玉琢的小公主。

岂止是阖宫上下,朝野内外人人喜气盈盈,皆道是娘娘积得好德缘,果然仙人赐还福报,终于遂了心愿。

秉承了多少希望与传奇出生,小公主却是生来体弱,三天两头病灾不断,帝后又是怜爱又是心疼。

天子先是大赦天下,再免了采选,左思右想之后,给小女儿取名明达,小字兕子,只巴望小公主能如犀牛一般体健易养;又以当年起兵成事的晋阳之地为公主封号,实是希望这龙兴之地的福泽能在女儿身上绵延一二,佑她康健长寿。

皇后念着当时是吃了采珠采来的那枚莲子才得了小娇生,可见这小宫女实在是女儿命中的福星,遂命采珠在公主的近身服侍。又觉得“明达”、“晋阳”的名号都是既大且阔,实在怕太过富贵硬朗反而折了福份,而且,女儿家家也要起个娇软些的名字才合适。思量一下,娇儿出生前后似都与这太液池的异色莲花有缘,遂又起乳名“幼蕖”,只令在宫闱内亲近人之中唤着。

可见,即便贵为帝王,这爱女之心也与常人无二。

可惜,即便贵为帝王,也不能为亲人争得多少福泽。

这小公主秉承万千宠爱,父母兄弟皆视之如珍似宝。文德皇后虽于中年得女,得偿了心愿,却无奈早年曾于战事之中小产,伤了根源,天下承平后更不敢懈怠,将后宫打理得处处清平妥贴,极耗精神心血,产女后未过两年就一病不起。

兕子公主方过三岁,皇后便撒手而去,临去前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遗下小女儿成了那幼年失恃之人。

宫中念皇后素来慈恩,人人悲痛,朝野上下也皆哀悼痛惜。天子更是怮哭不已,誓不再立中宫,所余一腔遗爱尽数倾在小女儿身上,将女儿留在身边躬亲抚养,加之小公主自幼聪颖明理,故天子对女儿珍爱之深,远胜其三位兄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