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都仙缘 序章 海外有仙山 第一章 锦绣大明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清都仙缘小说简介

《清都仙缘》是作者可与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河中之水向北流,洛阳女儿名李果。李果十二能织绮,十七采桑南阿谁……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1】长安城,大明宫,恰恰夏日里午间,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闻小宫女们琅琅读书学习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和快乐美好的,少女们的声音动作轻柔身心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清都仙缘小说-序章 海外有仙山 第一章 锦绣大明宫全文阅读

“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嫁与东家王。”【1】

长安城,大明宫,正是夏日午后,太液池边的水阁里传出小宫女们琅琅读书之声。诗行里是满满的幸福美好,少女们的声音轻柔愉悦,沿路的往来宫人侍卫听得这诵诗声,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淡淡笑意,冲淡了高树上知了聒噪带来的烦心。

宫城内殿宇重重,花木扶疏。时入七月,日色明炽,暑气蒸人,但水阁一带遍植嘉树古木,枝条深碧浅绿舒展如巨伞,撑出一片清凉世界。加之水阁外清波涟涟,连片的芙蕖铺满近半片太液池,翠叶高高下下、田田清圆。青碧莲叶里,时见粉粉白白的荷花扶风映日,如美人严妆照水,分外明丽。

水阁里小宫女们完成了今天的功课,待授课的女夫子离了堂,也起身收拾着书案,三三两两组着伴儿陆续离去。

一个十一二岁的圆脸小宫女坐在窗边,托着小胖脸儿,看着临窗的一枝粉色荷箭正发呆。一位容长脸的略年长宫女过来在她梳着双丫髻的脑袋上轻敲一记:“采珠,发什么呆?又想着荷叶糕么?”

几位还未离去的小宫女们一齐捂嘴笑了起来。

一位着粉红衫子的宫女跟着说:“那一准是!采珠这丫头啊,我们可都知道的,她能惦记的,不是荷叶糕,就是糖莲子,难不成还会是长进了去做女学士?”

话毕又是笑声一片,实在是这小圆脸宫女的成日思吃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再无可置疑之处。

那小宫女采珠却扭了头,认认真真地答道:“我在想,那洛阳女儿莫愁,什么都不缺了,既然是人生富贵何所望,为何还恨不嫁于东家王呢?”

粉红衫子宫女大为惊奇,道:“哟!这真真是长学问了,我们采珠可没白吃那些好食,还知道学有所思了呀?”

采珠丝毫未觉人家的揶揄口气,仍然在自己的思路上,道:“这是不是就像老人常说的,世事难全?这锦绣世界,再富贵,也有不足之处。姐姐们说,这世上可当真有那富贵完满之人?”

粉红衫子宫女一脸理所当然地接口:“当然有,我们娘娘可不就是富贵完满之人?我大唐国威仪赫赫,繁盛无双,除了天子,就是娘娘地位最尊,什么都是顶顶好的捧了送到她面前,想到想不到的,都是齐备的,再没有缺憾了。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富贵何所望呢!”

众小宫女们闻言纷纷点头,圆脸儿采珠却又插嘴:“也不是都完满啊,娘娘还缺一位小公主呢!”

几个小姑娘又跟着点头如捣蒜。

“对哦!”

“对哦!”

“我前日还听娘娘跟皇上叹气说,想是当初烧香的时候求岔了,连来了三个混小子,现在再求仙人不知还有没有用,让这池里的莲花化一个小仙女儿来多好!”

“我也听见啦,我还帮娘娘向荷花池拜了拜呢!”

“唉,你们说怎么娘娘想要个小公主就这么难呢?”

年长容长脸宫女微微一愣神,又是伸手在那双丫髻上一拍:

“娘娘心善,特地开了这宫内女学让你们识字解文。为的是让你们知书明理,却不是让你们生了心思来编排天家的。”

她脸色微沉,这“公主”一词委实是帝后的伤心事,这些小妮子进宫的时候尚小,晓得的不多,可别在口舌上犯了忌讳!那时节,她落个教管不严是小,就怕这些小丫头要受苦。

她想了想,正色警告道:

“我听掌事姑姑说,前朝废帝性子暴虐,宫人劳役辛苦不说,日日小心还竟是多不得善终。今上与娘娘宽和待下,等闲打碎个碗碟都不当回事,纵得你们什么似的,你们倒好,闲得有功夫嚼牙!可知道这宫里最要紧的就是不要多嘴?看来还是平时活儿干少了,等下我跟姑姑们说,让你们每日多洒扫几遍去!”

她一厢说一厢往门口走,挑了帘子又回头:“还不快跟上,这半日娘娘跟前可缺人呢。采珠你这丫头……”

“含珠姐姐,含珠姐姐……”

采珠一脸可怜兮兮,团着双小胖手不停地陪笑作揖。

采珠这几个小宫女自小便是含珠带的,她们也都服含珠管,这“姐姐”委实喊得真心实意。

含珠严起来确实很有长姐的风范,心却也是软的偏的,这小丫头一身的肉可都是她养出来的呢!看看采珠那讨好的小样儿,她虽气势十足地“哼”了一声,却终是没忍心说出“荷叶糕再不给你吃”的话来,尽力凶巴巴地瞪了小丫头一眼,打头里走了。

采珠伸了伸舌头,嘻嘻一笑。她自是知道,只要大面儿上规矩不差,含珠姐姐可不会罚她,自娘娘往下,大家对她们这一班小宫女儿可都是爱护得很。

几个小宫女捂着嘴窃笑,排着队跟在含珠后面,轻声笑语,一齐向不远处的明光殿行去。

明光殿里,缃色软烟罗的帘幕被轻轻卷起,金兽博山香炉里犹轻吐丝丝缕缕的薄烟,透出清淡而悠远的龙涎香气。

帘下有人午睡新起,简淡梳妆,手执了书卷临窗而坐,正是这重重殿宇的女主人,大唐国的文德皇后。

文德皇后与当今贞观天子结发夫妻二十余载,同心同德,彼此敬爱,互相扶持,自前朝末年集义兵起事,驱暴君、平狼烟,救万民于水火,终成大业。

时天下已承平十数年,海内富庶安定,前朝后宫清明和顺。皇后美而贤,天子敬且爱,膝下已有三子,皆聪敏孝友,任谁见了,也会说一声:当真是人生几无憾事!

一阵轻风穿堂而过,拨得檐下铁马儿细声叮咚,带来太液池上的水气荷香,清爽宜人,殿内几位执事宫女都不由深深吸了口气,面上更舒缓了几分。

柳树荫下小径尽头,小宫女们鱼贯而来,步子轻快又不失稳重,衣带当风轻轻飘起,浅浅粉粉的裙衫相簇着如花朵舒张。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