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界碑 第六章 廖宜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生死界碑小说简介

《生死界碑》是作者独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声音有点儿眼熟,这种陌生感像是(于前段时间的经历。小澜边把照片发来了另一侧口袋,边拍击着头顶的残余碎屑一路小跑向门口。的话自己没猜错的话……“咯吱……”小澜拉大了了有些卡在的大门,看见外面站着的果真是自己正准备好去拜会的楼下阿姨。阿姨带着温柔如水又小澜一边把照片收到了另一侧口袋,一边拍打着头顶的残余碎屑小跑向门口。。...

生死界碑小说-第六章 廖宜澜全文阅读

声音有点耳熟,这种熟悉感好像来自于最近的经历。

小澜一边把照片收到了另一侧口袋,一边拍打着头顶的残余碎屑小跑向门口。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

“咯吱……”小澜拉开了已经有些卡住的大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果然是自己正准备去拜访的楼下阿姨。

阿姨带着温柔又有些期待的笑容,手里端着还冒热气的大碗,在看到小澜的那一瞬间,明显有些被吓到了的样子。

“小澜!真的是小澜!”

阿姨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换做一只手拿着碗,另一只手拉着小澜走进屋里。

阿姨带着低低的哭腔,把碗放到地面上,小澜这时才看清楚散发着热气的是碗里诱人的面条,还有一枚荷包蛋。

“阿姨……”

小澜有点诧异,这阿姨的态度和昨天见到自己时完全不同。

正想着,她已经一把将小澜揽进了怀里,失声痛哭着抹掉小澜脸上的脏东西。

“这……”小澜瞪大了眼睛,面前的人和昨天用古怪眼神看向自己的阿姨,难道不是同一个?

“我昨天听我姐说你回来了,一开始还不相信……”

女人止住了泪水,但是依然在抽泣着,“小澜啊,你们到底去哪里了呀……我的林子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小澜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这番话里的内容太多了。

姐姐?这么说这个阿姨果然不是昨天遇到的那个,虽然长相相似,但是气质似乎确实不同。

还有林子,林子又是谁?

“阿姨,对不起……”小澜不知所措地望着泪流满面的女人,女人泪光闪闪的眼里满含着关切,“我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而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女人眼里的光黯淡下去,期待也变成了疑惑和难以置信。

“可是……可是林子他去找你了呀……”

小澜不安地扭了扭肩膀,女人看到了她眼底的茫然。

“小澜,你连林子都忘了吗?小林,你都忘了吗?”————————————————————

小林和小澜从小一起长大。

程家和廖家在凤梧的时候就是邻居,程家妈妈叫做林思,廖家妈妈的名字是储思思,两个人从认识起,就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了。

秋天,两个人组成了两个幸福的家庭;没过几年的春天,两个幸福的家庭多了两个可爱的宝宝。

程家的孩子叫程林,廖家的孩子,叫做廖宜澜。

两个孩子是对方最亲密的朋友。

小林害羞却倔强,小澜单纯而勇敢,两个孩子陪伴着对方,无论去哪里都是手牵着手,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童年美丽却短暂,天真无邪的日子转瞬即逝,但两个人的感情并未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出现裂痕,反而是愈发深刻,愈发不可拆分。

但是凤梧太贫穷了,随着一户户人家搬出凤梧,凤梧的山,凤梧的树,凤梧的美丽无法再成为留在这里的理由,程家和廖家依然不愿分开,便共同搬到了繁华的阳江,那年,小林和小澜12岁。

那时的小澜,还是一个快乐的孩子。

搬到了新家,两家人还是上下层的邻居,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直到……

——————————————————

女人的话戛然而止,抬眼犹豫地望向小澜。

小澜听着自己的过去,感觉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发生了什么?”

她一边在心里记住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一边焦急追问。

她觉得真正的秘密或许从现在开始,要逐渐浮现出来了。

林阿姨张了张嘴,一声深沉的叹息倏然飘出。

“直到百合的死,一切都变了……”

脑袋“嗡”地一声。

宜澜、程林、百合……一个个名字疯了般涌进小澜的记忆,挤得她喘不过气。

“百合是……百合死了……百合……”

记忆仿佛变成了一扇门,即将打开的时候又会被猛地关上,听到了百合的名字,小澜终于有了触摸到真实过去的感觉,也终于看到了门后的一丝光亮。

但是随即,门后的东西就决绝地甩上了门,那一丝曙光也消失了。

“小澜你是不是还记得百合,”林阿姨看到小澜的异状,连忙问道,“小澜你就和阿姨说一句实话,百合到底是被谁杀死的?”

可是小澜的回忆却到此为止了。

脑海里只有那一刻闪回的片段,乱七八糟的,女孩的尖叫,狭窄的厕所,昏倒的胖男孩,和物体高高坠地的沉闷巨响。

头痛很快被小澜克服,没有了肉体的痛感,这一切好像又变成了别人的故事。

小澜这时才想起口袋里的照片,连忙掏出来放到手心里展示给林阿姨看。

“阿姨,这就是小林,对吧。”

林阿姨捂住了嘴,并没有伸手去拿那张残缺的照片,身体微微颤抖着凝视了照片好一会儿,林阿姨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但是豆大的泪珠控制不住地滚落。

小澜沉默了,低头看了看照片上羞涩的男孩,耳畔是林阿姨终于抑制不住的哭声,阳光照耀下,林阿姨的影子蜷缩成一团,小澜什么都不懂,却心疼得说不出话。

七八岁的小林消瘦,梦里昏倒的男孩却是个胖男孩。

那不是小林。

死去的也不是欺负我的坏孩子,是百合。

虽然脑海里没有百合的样子,没有关于百合的实在的记忆,但是小澜知道,百合是善良的孩子,是自己的朋友。

要么,其他人骗了宋叔叔,要么,宋叔叔骗了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

浴室里氤氲着温暖的雾气。

“哗啦……”

小澜扭开花洒,冲下的热水也像雾气一样,温柔地笼罩在小澜身上。

低头冲干净泡沫,小澜也终于摆脱了陪伴她良久的乞丐般的形象。

这是林阿姨的家里。

长时间克制的感情,让林阿姨一时陷入了崩溃,两个人选择休息一下,再来讲述最痛苦的部分。

小澜关上水,踩着湿淋淋的拖鞋走到镜子边,用手擦去镜子上的雾气。

眼前出现了自己苍白又稚嫩的脸。

醒来之后竟然没有看过自己的样子呢,小澜有些惊诧地想。

联想到宋叔叔的话,自己果然是十三四岁的样子。

但是,自己的确是五年前的事情的主人公,这么说来,自己应该是十八岁才对。

小澜看着自己脸上的婴儿肥,心里想,可能流浪会让人长不大吧。

打开浴室的门,就是一阵香气扑面而来。

林阿姨给小澜煮了新的面条,没有闻到食物味道的小澜仿佛感觉不到饥饿,但是闻到了香气以后,小澜的食欲也被吸引上来。

“先吃面吧,边吃阿姨边跟你说。”

小澜乖巧地走了过去,齐肩的短发还在滴滴答答掉落着水珠,小澜把毛巾披在肩膀上,水珠逐渐浸湿了它。

“你们两个十二岁那年,我们刚刚搬来。你们上的学校,就是离这儿不远的阳江三中。刚来不久的时候,一切都还好好的,你们被分去了不同的班级,但感情还是很好,很快,你们还交了一个新朋友,就是百合。”

小澜点点头,吸了一口面条。

虽然觉得一边听这段往事一边吃面好像有点怪怪的,但还是想尽快吃完。

“百合真是个好孩子,人是又漂亮又大方,你们三个一起玩的时候啊,天天开心得不得了,百合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正直,还仗义,要不然最后也不会……”

林阿姨哽住了,停下深吸一口气,叹息着摇了摇头。

小澜吃完了面,把碗推到一边,探过身去拉起林阿姨的手。

“阿姨……”

林阿姨点点头,拍拍小澜的手背。

“但是在你们十三岁那年,从夏天开始,你忽然和思思说,你家的阁楼里面有鬼,小澜你从小胆子就很大,也不是个爱说谎的小孩儿,思思担心你是发癔症了,就问你鬼长什么样子,对你做了什么,我当时很不赞同思思这么顺着你说,结果你都说得头头是道的,这个时候,我们俩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有什么坏人,或者说,是真的有鬼。”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