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界碑 第三章 流浪的男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生死界碑小说简介

《生死界碑》是作者独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澜看向两侧的走廊,依旧是踮着脚走入了传达室那边,靠近了那里还也没几步,细微的声音就给她站在了原地。灌入耳中的是均匀地的鼾声,在雨声里看起来若隐若现,放佛声音的源头隔得很远很远。放下自己了对闯进者的戒备,她循着声音走入了传达室的小窗。进去时也没特意观灌入耳中的是均匀的鼾声,在雨声里显得若隐若现,仿佛声音的源头隔得很远很远。。...

生死界碑小说-第三章 流浪的男人全文阅读

小澜看向两侧的走廊,依然是踮着脚走向了传达室那边,靠近那里还没有几步,轻微的声音就让她站在了原地。

灌入耳中的是均匀的鼾声,在雨声里显得若隐若现,仿佛声音的源头隔得很远很远。

放下了对闯入者的戒备,她循着声音走向了传达室的小窗。

进来时没有特地观察过传达室的样子,她隔着玻璃看向小屋子里熟睡的人。

这是一个落魄的中年男人,身上已经完全变了色的衣服都被雨淋湿了,男人蜷缩在传达室墙边的小床上,散发着潮湿的泥土的味道,这就是鼾声的主人。

怪不得会来到这里睡觉,她有点羡慕地看向小床,想起在厕所的窗台上睡着了的自己。

他看上去与摄像机无关,小澜做出判断,但是无论他知道些什么,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犹豫了一下,小澜还是没敢直接进入传达室,于是她走近一步,虽然明白自己很不道德,还是轻轻地敲了敲小窗。

“咚咚咚。”

礼貌又安静的三声,男人的脑袋晃了一下,鼾声停止了,但是睡颜没有改变,依然是陷在梦境中的样子。

“咚咚咚!”

她稍微加重了敲窗的力度,“您好……”

她的嗓音已经沙哑,雷雨交加的深夜里,规律的敲门声搭配干哑的呼唤,她自己都觉得这一幕实在是惊悚。

她看了看男人,放下了手。

还是算了,无论是惊喜还是失望自己都不想那么快知道,等到男人睡醒再去问吧,毕竟他也无法离开,我也无法离开。

还没从窗口走开,刺眼的光芒忽然照亮了黑暗的小楼,一瞬间,窗外射进的光便消失了,像做梦一样。

小澜还在那一秒钟的白昼般的景象里惊呆着,滚滚的惊雷就来了。

极亮的闪电带来的是极响的天雷。

像落石滚过山腰般,雷声由远及近地破空而来。

最后一声犹如响在耳膜边上,她并不怕雷声,也被震得通体一抖。

前一场雷声还未完全落幕,那短暂的白昼又来了。

闪电又一次映出了整个空间的惨白,但是这次伴随着闪电的,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

男人醒来了,此时正缩在小床边吼叫,叫声吓得她下意识想跑掉,但是在看清楚了涕泗横流的男人的状况后,她选择了走向传达室的小门。

门上没有锁,她推开后径直走了进去。

男人蓬头垢面,身上的雨迹还未干,边哭喊着边从小床上滚下来缩进了墙角。

“对不起!”

小澜提高了声音,走近两步。

男人语无伦次地指着她,声嘶力竭的呐喊里隐约能听出来“鬼……鬼……”

她焦急地原地跺了几次脚,之后两手掐住自己脸颊上的肉,“我和你一样,我不是鬼……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问你些问题……我想问你些问题。”

男人冷静了一点,呐喊逐渐变成了呜咽。

也许因为她无论怎么看似乎都是活生生的,也许是她的打扮让男人以为找到了同伴。

在看到男人投到自己身上的视线由恐惧变成怀疑后,她又往前走了两步。

“这个学校,我从前在这里念书,请问你知不知道这里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呢?”

她怕男人听不懂般,还结合了丰富的肢体语言。

男人不再哭喊了,带着狐疑的目光打量着她。

他扶着地面踉踉跄跄地爬起,依然不敢靠近她半步。

“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眼神表示他还在怀疑她的身份,“我就是下雨了进来躲躲,雨停了我就走,你有问题问别人去吧。”

“我没有别人可问了,我等了一下午,只等到你一个人。”

双手又耷拉到身侧,果然不是摄像机的主人,也不是知情的人。

她很失望,虽然做好了失望的准备,但是真正失望的时候还是感觉心里空空的,不舒服。

而且还把人家吓醒了,她想,自己真不应该这么急,搞得一塌糊涂。

“你……你等什么呢,”他看到了女孩的懊恼和失望,基本确定眼前的是个真人了,“是在这儿等吗?一下午?”

她点点头,“我想知道学校的事,想知道学校发生过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

看到了她眼里的茫然,男人站起身子拍了拍灰尘,沾湿的脏衣服在地面上滚过一圈后显得更脏了,他有点尴尬地拍掉掌心的脏东西。

“你才多大年纪,你爸妈让你来的吗?”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儿,准备从这里找起。”

小澜又回到了那个茫然的状态。

男人清了清喉咙,“学校的事我也是听说的,但是只知道一点儿……”看到她的目光忽然亮了起来,男人终于挺直腰背,拉下了脸直视着她,“但是你先说你这个孩子为什么撒谎,你为什么要打听学校的事?”

“我……”她愣在原地,满脑子的莫名其妙,“我没有……我真的找不到爸爸妈妈了,我哪里骗你了……”

男人的眼神凌厉起来,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说你在这里读过书,五年前出了事以后这个学校就关门了,你一个最多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五年前怎么可能读初中?”

五年前?出事?

她蹙紧眉头。

这个可能性她没有考虑过,自己看上去只有这么大的话,五年前发生的事与自己真的有关吗,自己又为什么会对这里存在好奇,直接走来这里呢?

看着她陷入思索,男人再一次产生了警惕。

虽然面前的小姑娘看着瘦瘦小小惹人怜爱的样子,但是他暂时还忘不了被雷声吵醒那一瞬间,一张苍白又呆滞的脸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感觉,还有这个学校的传说,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模糊又真实,自己不能大意。

男人沿着墙角一点点移动,企图绕过她离开这个房间。

“你要是从家里跑出来玩,那你最好快点回家找爹妈去,有问题你爸妈给你解决……”

他原地打了个冷战,“你要是别的什么东西,我……我也不怕你!我没做过亏心事,也没什么本事,你要找也别找上我……”

短暂的光芒又来了,房间里一瞬间的白昼将小澜从思索中带入现实,她连忙堵住男人的去路。

“叔叔,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男人被她忽然的举动吓退了两步,看着她一脸的焦急迷茫,又觉得自己怎么会怀疑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呢,孩子不担心他是坏人,他还担心孩子图谋不轨吗。

“你……你这孩子怎么对五年前的事那么好奇,你先和叔叔说实话。”

“我想找到爸爸妈妈,”她收回拦住男人去路的双手,睁大眼睛,仰视着他,“五年前的事,说不定就和我爸妈有关,叔叔你可以告诉我吗?”

说了个小谎。

她的目光有点闪烁,但是在漆黑的深夜里,这样的谎言令人难以察觉。

空气里弥漫着雨后的臭氧味,像是回忆的味道将二人包围,窗外的雨还在下,屋里的雨停了。

男人盯了她良久,终于放松了身体,直接一屁股坐在地面上,挥手招呼她坐在旁边。

“我就不再问了,你一个小姑娘,肯定有这么做的道理,”男人把外套铺在地上,示意她坐在上面,“我也来这儿没多久,以前的事都是听说的,只知道个大概。”

小澜点点头。

男人的衣服潮湿柔软,上面有和男人身上一样的泥土味,和雨中的泥土味不同,不是腥腥的泥土味,是更深的泥土味,是植物根系的味道。

“我听到的东西也是别人传过好几次的故事,不知道是真是假,”男人清了清喉咙,开始讲述。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