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修仙记 第2章 穿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路人修仙记小说简介

《路人修仙记》是作者五花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梅花脚印,显然是动物的,定是那害原主掉崖的疾风幼豹毫无疑问。疾风幼豹的脚印仅有一个方向,死无葬身之地,也没掉崖的痕迹,再加边上的人类脚印,许灵薇大胆猜想,那个人类的脚印都属于疾风幼豹的主人。死无葬身之地的脚印,应是被人收入到了灵兽袋。人类脚印并不大,只比她疾风幼豹的脚印只有一个方向,有来无回,没有掉崖的痕迹,加上边上的人类脚印,许灵薇大胆猜测,那个人类的脚印属于疾风幼豹的主人。。...

路人修仙记小说-第2章 穿书全文阅读

梅花脚印,显然是动物的,定是那害原主掉崖的疾风幼豹无疑。

疾风幼豹的脚印只有一个方向,有来无回,没有掉崖的痕迹,加上边上的人类脚印,许灵薇大胆猜测,那个人类的脚印属于疾风幼豹的主人。

有来无回的脚印,应是被人收入到了灵兽袋。

人类脚印不大,只比她的脚大一些,不似成人的脚。

从得到的信息分析,原主受到疾风幼豹袭击,掉崖死亡不是意外,怕是人为。

原主丢失的储物袋,极有可能也是被疾风幼豹的主人捡到。

至于为什么被疾风幼豹袭击,那要问问杀人者。

将这些信息的细节,一一记在脑海中,今日时间太晚,许灵薇打算先回门派。

离开前,使用清洁术,清除自己过来查看的脚印,免得凶手再回来查看情况。

这里是魔灵大陆,不是法治社会,安全第一,先活下来,弄清楚处境,再想办法找疾风幼豹的主人报仇,并拿回未知材质的珠子。

不管怎么样,她撞大运了,又活了下来,穿越到了一个可以修仙,可以长生的地方。

“请出示门派令牌。”

黄昏,银月宗山门外,一名身穿青色外门弟子服的男修,拦住了一名身穿灰色杂役弟子服的女修。

女修十一、二岁,眉清目秀,正是刚穿越过来的许灵薇。

她快速地搜索记忆,值班的外门弟子叫周元安,二十岁不到的年龄,练气后期的修为,与她同在灵植峰。

周元安让她出示的门派令牌在储物袋中,一并随着储物袋丢失而丢失了,她身上除了刚挖的两株聚气草,再无他物。

银月宗是附近几千里最大的势力,在原主的印象中,那是有上千弟子的大门派。

许灵薇朝男修甜甜一笑道:“师兄,我是许灵薇,灵植峰的杂役弟子,我的储物袋丢了,门派令牌在储物袋中,也一并弄丢了,能不能让我进去?”

被许灵薇称作周师兄的男修周元安有些为难,他赔笑道:“许师妹,我虽然认识你,但门派有规定,必须有门派令牌才能进入门派。”

看周元安有点动摇的意思,许灵薇与之一番协商,最后用采到的两株聚灵草,换到周元安帮她去执事堂,补办一块门派令牌。

好一会后,许灵薇总算拿到了执事用普通玉石新做的门派令牌。

如此好办事,果然是上千弟子的大门派,比她在现代居住的小区中,一栋楼中的居民数还要少。

谢过周元安,许灵薇进入银月宗内。

此时天色已黑,修士有神识,即便没有路灯,也不影响赶路。

神识范围有限的许灵薇凭借着原主的记忆,朝杂役弟子住所走去。

进入宗门后,安全得到了保障,许灵薇有更多的精力来整理原主的记忆碎片。

魔灵大陆,银月宗,宗主叫洪志杰,金丹修为,宗门最有名好看的男修是他的徒弟,叫宁师叔宁宏轩,疾风幼豹,疾风豹……

变异疾风豹!苏雅晴!

她在一本修仙小说《梓卿修仙传》中见过这些人的名字,所以说:她是穿书了!

变异疾风豹,书中有一名重要的女配苏雅晴,就有一只变异疾风豹。

苏雅晴,双灵根,书中她出场的时候,是在北辰宗的一处秘境中,女主卫梓卿与其争夺千年灵泉。

苏雅晴对宝物的第六感超好,缺点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贪婪之心,感受到好东西,不管有没有主,都会想尽办法去得到,得不到,会一直挂念。

后来,她将主意打到了女主卫梓卿的机缘上,多次与女主抢机缘,最后女主的朋友出手,苏雅晴身死道消。

原主的储物袋中,除了那个珠子,其他东西与其他人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原主就是因为那颗珠子的缘故,被苏雅晴盯上。

只是后来的小说中,没有听过苏雅晴有珠子类的宝物。

银月宗与北辰宗有点渊源,书中有只字片语提到,银月宗后来并入了北辰宗。

只是,书中并没有一个叫许灵薇的,也没有提到苏雅晴得到了许灵薇的什么东西。

书中故事主要围绕着女主展开,怕是原主在书中都没留名字就领了饭盒。

如果她真的穿书了,那从小说中得到的信息,许灵薇知道了这个世界很多人的未来,也知道哪里有机缘。

可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也不敢如苏雅晴一样去抢他人的机缘,最后身死道消。

许灵薇深吸一口气,感受着空气的流动,是那么的真实,小说中没有她,她却是实实在在的活着。

小说里描述的事情应是偶然,而这个世界是真是的,她亦是有血有肉存在的。

也许小说是后人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编写的,毕竟,还有那么多路人都好好的活在魔灵大陆。

在这满是机遇与风险的修仙世界,她也想努力拼一拼,修出自己的长生路。

不知不觉,许灵薇已经走回了杂役弟子住宿的院子。

刚一进小院,传来了同门师姐冯瑶关切的声音:“灵薇,你去了哪里,一天没有见到你了。”

冯瑶,与她差不多大,四灵根,在加入银月宗前就已修炼两年,如今已是练气三层。

冯瑶做事认真而专注,喜欢美食,与人为善,原主与她是同门兼好友。

面对突如其来的小女孩关心,许灵薇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

“灵薇,我猜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吃的。”冯瑶笑嘻嘻地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个从食堂打包的馒头,递到许灵薇身前。

银月宗杂役弟子的月例是两块灵石,扣一块算作吃住的费用,冯瑶手中的馒头,正是食堂的‘收费馒头’,不是灵食,只是凡俗的普通食物。

一天没吃东西的许灵薇,接过冯瑶的馒头,学着原主的语气道:“谢谢瑶瑶,我还真的饿了。”

见许灵薇大口地咬馒头,冯瑶挽住许灵薇的胳膊,笑道:“灵薇,我们回屋里吃,这里没水,容易噎着。”

“嘶!”许是感受到冯瑶的善意,许灵薇的身体稍稍放松,在她挽住她胳膊的时候,她才觉得,身体上的擦伤哪哪都在疼。

看着龇牙咧嘴咬馒头的许灵薇,冯瑶关心中带着俏皮地道:“灵薇,怎么啦,馒头咬你呢?”

“没,没,进屋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