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落朝天歌 第二折 鲤鱼(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凤落朝天歌小说简介

《凤落朝天歌》是作者古今霸笑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强撑着再次往山上跑了一小会儿,终归不敌群魔的速度,将近半个时辰,眼瞅着着立刻就得被群魔追上。而所到之处,已无路可走,前面恰恰悬崖峭壁,去避无可避去。叶鸢寻望向朝她逐步逼近的群魔,心中迅速沉思,心里想横坚都是死,死也不能够死在这群丑鬼手里!便,背过身而所到之处,已无路可走,前面正是悬崖峭壁,去无可去。。...

凤落朝天歌小说-第二折 鲤鱼(下)全文阅读

她硬撑着继续往山上跑了一小会儿,终究不敌群魔的速度,不到半个时辰,眼看着马上就要被群魔追上。

而所到之处,已无路可走,前面正是悬崖峭壁,去无可去。

叶鸢寻望向朝她逼近的群魔,心中快速思索,想着横竖都是死,死也不能死在这群丑八怪手里!于是,背过身,纵身往悬崖下跳去。

身体在急速下沉,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那是从未有过的体验,心中却有万般不甘。不甘心让她们家族灭族的人就此逍遥法外,计划这一切的人,此时应该还在得意狂欢,不甘心还未手刃一只灭她全门的魔便要这样死去。

或许,那个时候她就应该发现母亲的反常,怎样也不会踏出叶府一步,至少,还能和父亲母亲在一块战斗……现在,自己也即将去和他们汇合。

叶鸢寻心中从不甘心,到释然,闭上了双眼,迷迷糊糊间只觉身子一轻,似乎越下落,光罩的光越强,闭着眼都能感觉到光芒刺痛,并且还有一种力量似乎要从身体里迸发出来。

接着,身体像被透明的,羽毛一样的物体包裹住,然后落入水中,呛了好几口水,她想睁开眼,却不论如何用力也睁不开,又挣扎了片刻,最后脑袋中一片空白晕死过去。

她仿佛做了很长的梦。

梦里母亲和她低声细语,温柔地给她梳着丝绸般的秀发,可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听不见母亲所说的一个字……

画面突然骤变,漫天的火舌将叶府笼罩着,宅子里的人都在凄厉的嘶吼,连滚带爬的往外逃命,到了门口,也到了生命的尽头……每个门口都有魔把守,没有一人逃出来。无论她怎么在宅子里跑,一扇又一扇的门,一间又一间的房,始终都没找到父亲和母亲……

从梦中惊醒时,叶鸢寻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梦魇里生出的冷汗又及时提醒着她回归现实中。

她很快稳住心神,再次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又到了个不知名的地方。放眼望去,是一处除了水还是水的地方……她甚至能看清水中的波纹,来回游动的虾蟹。

记忆中自己好像是跌进了水中,那这里……难道是在水下?

这时,一个鱼头鱼脑鲤鱼模样的精怪在贝壳似的门口出现了,嘴里不时还吐着泡泡,做实了她的猜测。

经过这两天的际遇,对于这些,叶鸢寻心里倒也没有多大的波折,反而比较淡定了,眼光只是闪烁一下后,神色不动。

“你,啵……终于醒了。”鲤鱼精一边吐着泡泡一边说道,一对圆鼓鼓的眼睛眨也不眨看向叶鸢寻。

叶鸢寻打量着眼前的鲤鱼精,一对漆黑如潭的眼睛流连几转,才挪开视线。

想着这鲤鱼精看上去倒是友善,想必是它救了自己。

既然到了它的地界,先打探打探,反正自己现下怎么看都像个无处落脚的游荡者,对方从自己身上也捞不着好处,看能否出了这个地方,打听妖幻骨的消息。

大概因为妖幻骨的关系,叶鸢寻对妖并无太多戒心和防备,暗自打定主意后,便问道:“请问这位鲤鱼大哥,这里,是哪里?”

鲤鱼精显然十分热心,也诧异这人类居然也有不怕精怪的,兴致更是涨了几分。

“啵,这里是无妄河。俺正好外出回来,路过时恰巧在水中发现了溺水的你。”鲤鱼精眼里似有不解,也如实回答道:“啵。你如何会溺水在这无妄河中?”

“无妄河……”叶鸢寻嘴里喃喃说着。

“正是,啵。”鲤鱼精嘴里又吐出一个大泡泡,肯定的点头,然后,歪着头打量着叶鸢寻,“难道你是失足从崖上摔下来的?虽说这崖下是无妄河,啵,但凡体肉身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若是寻常人早该见了阎王,你怎的只昏迷了三天?奇怪……啵!”

“你说什么?我竟然已经昏迷了三天?”叶鸢寻一怔,脸色立即暗了下去,神经又立马紧绷起,还不知妖幻骨状况如何了,说着便要下床,站起身,作势立马要出去寻找。

才走两步,就被鲤鱼精拦截住,“你刚醒不宜走动,还是多休息几天吧。”

“不行,我朋友还生死未卜,我得去找他!”想到妖幻骨生死未明,鲤鱼精哪里拦得住她,刚要迈开脚步,却见鲤鱼精大鳍一挥,一个巨大的泡泡将叶鸢寻笼罩住。

“哎……好不容易救下的你,俺倒也心疼用的多年积攒的灵药,啵。”鲤鱼精叹了口气,继续道:“你口中的朋友,想必说的是那片蛇鳞的宿主吧……他竟将承载妖力的灵体交于你做护符?”

“什么灵体……灵体护符?那是什么?”叶鸢寻不解,心里却大致猜到了七八分。

“俺还道你有不死之身呢,你为何能大难未死?想是与这蛇鳞有关,啵。刚刚你提起你朋友,才让俺想起……”

鲤鱼精拍了拍自己的鱼脑袋,解释道:“凡精怪都有自己承载妖力的灵体,虽随精怪物种不同而形状各异,但对精怪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灵体若是远离宿主,宿主妖力将大幅减弱。既然他能放心令灵体护着你,他自己实力也应该不弱。况且若宿主消亡,这灵体也会消失。如此看来,你的那位朋友应该无碍。”

鲤鱼精耐心地向叶鸢寻解释完,忽然想起什么,转而又道:“啵,说起生死,你应当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照你现在身体的状况,怕是还未爬上无妄河这上面的山崖,就可能气断身亡了!”

叶鸢寻又是一惊,抬了抬睫毛,看着鲤鱼精,示意他继续说。

鲤鱼精会意,佯装生气地说:“你可知,在这三日里,俺用尽了一切办法才稳住了你身体里那股怪异的气息,至于这气息应该是近日才有,但以俺千年的妖力竟也探查不出根源,甚是怪异!俺虽不清楚这股气息是何人所为,但能确定,它对凡人而言,却能随时威胁你们的生命!”

叶鸢寻听得有些糊涂,如一盆冷水从头顶倾泻而下,浑身冰凉,许久,冷静地看着鲤鱼精,面无表情地道:“什么意思?”

鲤鱼精摇摇头,走上前,沉声解释:“啵,俺虽不知你身体内为何会有这缕气息,但除了蛇鳞在帮你压制外,似乎在你身体里……还有另一股俺也探查不出的,尚未完全觉醒的力量在与之抗衡,暂且稳住了那股气息。啵,但归根到底,你只是个凡人,落在你体内终究不妥,未必你能承受,还是得想法子化去才是,一旦那气息被催动,你随时可能殒命!”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