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任务去修仙 第1章 上仙得警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带着任务去修仙小说简介

《带着任务去修仙》是作者秋露成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细细碎碎的风从堂中逶迤而过,携着香炉中升起来的缕缕青烟同舞,白烛轻颤着,玻璃窗微黄的灯罩洒下暖光,略微驱走一室的漆黑。暖光所及之处,家具陈设的俱是黑漆的条案桌椅,时时处处暗沉庄严神圣肃穆,透着庄严神圣与冷意。那冷意与暖光较着劲,互相竞逐着地盘,引来室内忽明忽暗。几团人暖光所及之处,陈设的俱是黑漆的条案桌椅,处处暗沉肃穆,透着庄严与冷意。。...

带着任务去修仙小说-第1章 上仙得警示全文阅读

细碎的风从堂中迤逦而过,携着香炉中升起的缕缕青烟同舞,白烛轻颤着,透过微黄的灯罩洒下暖光,稍稍驱散一室的幽暗。

暖光所及之处,陈设的俱是黑漆的条案桌椅,处处暗沉肃穆,透着庄严与冷意。

那冷意与暖光较着劲,相互角逐着地盘,引得室内忽明忽暗。

几团人影围在堂下说话,边上的空处,还窝着一团黑乎乎的人影,从那起伏的轮廓判断,应是个女子。

“怎的还没醒,这都睡了一路了!”

一道粗壮的人影探头过去查看,见地上的人没醒,转头与同伴絮叨,他虽尽量压低声音,粗犷的嗓门,还是那般响亮。

“噫,君上说的就是她?我一路看她也没甚特别之处,一直睡着呢!”

另一道魁梧身影只看了一眼,便抬头看向对面,那里站着一道清隽如竹的身影,从他那身打扮来看,应是一个风流文士。

“沧远上仙请一卦仙人卜的卦,哪里会错?”

只听那文士甩开手中折扇,摇了两下,不疾不徐地回道。

“竟请动了一卦仙人?”

后出声的魁梧人影惊呼一声,忍不住探头去问。

一卦仙人在三千界可是鼎鼎有名的上仙,便是他们这些低等小卒也听过他的故事。

就算他们不听,也有人在他们耳边叨叨,一卦仙人一卦难求,多少妹子都妄求一卦仙人给她们卜上一卦。

不过想想也就可以了,她们还没那个福分。

“不曾想这平平无奇的姑娘,竟然能和那般大人物扯上关系!”

文士摇着折扇,似是在回想那日的情景,昏暗的烛光摇曳开来,一时看不清先生面上的神情。

半晌,他不甚在意地回了一句,“骗你们作甚!”

见先生只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魁梧人影有些急切,上前扯了扯先生的广袖,出言相求。

“好先生,快与我们说说!”

被称为先生的文士“唰”的一声收起折扇,以折扇荡开他的手,他是个极好相处的人,倒也没生气。

微微挑眉,笑道:“罢了,我便与你们说上一说!

前段时间沧远上仙来咱们冥府,你们知道吧?”

两个大汉连连点头,只听那先生又道:“那日他匆匆而来,怒气冲冲的,君上一见他,便劝他想开些,说什么‘小辈们自有小辈们的福缘’,不料沧远上仙听了,火气越发大了,险些把君上最爱的杯盏给砸了。

后来君上就与他出了个主意,便是请一卦仙人卜上一卦,找一个命格奇特的女子,去做那棒打鸳鸯之事,以免那徒弟引诱了他的后人。”

说完前言,先生自己先点了点头,他边摇着扇子,边想着,君上这个主意出得甚为不错,这下界估计又要多出一桩乐事!

听到“棒打鸳鸯”四字,两个大汉眼睛一亮,历来跟鸳鸯扯上关系的事,都是大大的趣事,就是两个小仙也能扯得上仙下场,更何况是棒打鸳鸯,是老鬼们最爱看的戏码!

不,或许是,三千界最爱看的戏码!

魁梧人影眼冒幽光,凑得更近了些,差点贴到那先生的脸上去。

不过他们哪是那等肤浅之人?关心的自然是正事。

“这又是徒弟,又是后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先生快与我们说说。”

凑近的大方脸被先生拿折扇支开,魁梧大汉毫不介意,又往前凑了凑,只是他这次稍稍保持了点距离。

“好先生,快说说!

您是知道的,我朱三向来最是嘴紧,牛大更是个锯了嘴的葫芦!

我们保证,绝不泄露您今日所言,是吧,牛大?”

自称朱三的大汉拉了身旁之人,牛大闻言连忙点头。

牛大平日多亏朱三的照拂,日子才好过些,他虽憨实却也不笨,自是不会拆朱三的台。

听了他的保证,朱三看向先生的眼睛亮得绿油油的,两手如苍蝇一般来回搓着,那心急难耐的模样,生生把一个威武雄壮的大汉,变成贼眉鼠眼的猥琐人,恐一眨眼就要“饿虎扑食”去。

这位先生最爱讲些三界故事,每每讲故事时,都要别人催着,大汉的好话自是一筐接着一筐往外倒,直说得口干舌燥,那先生才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

只听他轻笑一声,就近坐下,背靠着黑漆椅背,翘起了二郎腿,手中还不忘摇着他的折扇。

“话说沧远上仙也很是了得,飞升不过一万四千多年,就已经跻身上仙之列,一身仙力更是深厚非常。”

两人闻言连连点头,沧远上仙近些年是幽都城的常客,他们自然也有所耳闻,听说性情颇为豪迈,为仙不拘小节。

可他们想知道的不是沧远上仙,而是这桩差事有什么好处!

见先生又住口不言,只斜眼看着桌上的茶壶,朱三会意,立时上前添茶倒水。

先生饮了几口茶,垂眸看着地上的人影,似是在思忖着如何开口。

他这般作态,若是放在凡人界,定是要惹人拳脚相加的,哪有讲故事的讲个开头,就开始卖关子的。

可这不是在凡人界,面前两人也没那个胆子!

朱三又上前奉承了一箩筐好话,诸如先生消息最是灵通、先生最是体恤等等,这先生才缓缓开口。

“你们急什么,这事也得有个前因后果,我不从头讲起,你等能听明白?”

名叫朱三的多话大汉顿时住嘴,一双大眼期盼的看向那先生。

只是不知,这从头开始讲,是讲给两个大汉听,还是讲给地上的人影听。

“那便先从两千三百年前,君上和上仙相交说起!

话说,当时沧远上仙在仙湖界游历,恰逢咱们君上历劫受伤,以上仙的性情,自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君上也是个知恩图报之人,回来后,不仅没怪罪上仙坏了他的事,还折节邀了上仙一同饮酒,两位本就性情相投,自然是结为知交好友,当时也是一段佳话。”

两人点头,这事当时在城里都传遍了,还演绎出许多不同版本,只是不需要赘述。

“现在来说说这事的起因,这也是先生我费劲打听到的呢!

话说,前段时日,沧远上仙修炼之时,突然心血来潮。

修为到了我们这等境界,冥冥中自有感应,这便是有事关己声的大事要发生。

当时上仙自己推算了一番,的确是跟他有点牵扯,却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后人。”

两人被吊足了胃口,朱三搓了搓手,忍不住开口询问,“这便是那后辈了,那后辈怎么了?”

见先生半眯着眼摇起折扇,又给先生添了一次茶。

其实杯中茶未饮多少,先生享受了这番殷勤,满意地点点头,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才继续道:“急个什么,自然要从头开始讲。”

朱三手上的茶壶险些没拎住,这又要重头开始?

连一向老实的牛二面上都苦了苦,两人到底没有多言。

先生看着两张囧脸,心下满意,继续道:“上仙在仙界也没成家,哪来的后辈?

他这一想,自然是要往下界找了,这一找,倒是发现了个问题,他竟联系不上他那个下界了!”

朱三瞪大了眼,忍不住出声问道:“怎么会?听说飞升仙人是可以降仙的!”

先生颇为意外的挑眉,没想到这冥府小卒还知道“降仙”之事,“按理却该如此,不过他还真联系不上那下界了。

这种大事他当然着急!你说他,飞升了上万年,竟一次都没有联系下界。

这不,花了大价钱,找司命君借了昔未镜一用。”

两人齐齐惊叹,这事竟牵扯了四个大佬,不,加上司命君是五个了。

昔未镜啊,那可是仙界鼎鼎有名的宝贝,能看过去、现在、未来,神异非常,一般人是请不动的,这沧远上仙可真真舍得!

“昔未镜到底是三界排得上号的神器,沧远上仙用它一查,就发现了些端倪。

虽然不知为什么找不到那下界了,可那后辈却被他找到了。

那血脉后辈颇为优秀,根骨悟性皆是上上之选,实乃良才美质,是个难得的飞升仙苗。

他一看,便心有所感,知道这便是他要寻的人。

这后辈资质如此好,许是日后有什么劫难,或许还关乎门派,沧远上仙自然不敢轻忽。”

先生似是亲眼所见一般,便是上仙的想法,也能讲得清清楚楚。

两人听得入迷,朱三忍不住出言附和,“是这个道理,既然都请动了昔未镜,只要知晓那劫数何时发生,以沧远上仙之能,定能护住那后辈渡过劫难。”

他心中羡慕极了,那后辈真是投了个好胎,竟能引得先祖耗费巨资助他渡劫。

先生见他两人一个劲的附和,便住口不言,呷了口茶茶,斜睨着两人,看他们自顾自说得起兴。

这些都是他们平日摸不着够不到的人物,两人能说的也只那么几句,说道后面也没甚可说的,俱都住了嘴,场面上一时安静下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