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打白工 第6章 君好的“特异功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在修仙界打白工小说简介

《我在修仙界打白工》是作者十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事实上而已随便选了两个常见词,并也没任何自吹之意的君好,此时正为自己刚冒出的“特异功能”而很紧张,是以她丝毫也没特别注意到,秦城等人正用无言的小眼神儿鄙夷她的脸皮之厚。“那个,我实际上是想、想跟仙长您说,这个小姑娘,她、她身上像是有条线。”的话“那个,我其实是想、想跟仙长您说,这个小姑娘,她、她身上好像有条线。”。...

我在修仙界打白工小说-第6章 君好的“特异功能”全文阅读

事实上只是随便选了两个常用词,并没有任何自夸之意的君好,此时正为自己刚冒出来的“特异功能”而紧张,是以她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城等人正在用无声的小眼神儿鄙视她的脸皮之厚。

“那个,我其实是想、想跟仙长您说,这个小姑娘,她、她身上好像有条线。”

如果不是玄天宗根本没人发现雨晴身上的那条线,君好是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跳出来多这个嘴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就连玉衡这根她决心牢牢抱住的金大.腿,居然都没能注意到雨晴身上那条越来越粗的灰色的线。

灰线从雨晴肩膀的位置一直朝着黑袍人离开的方向延伸,而且随着雨晴伤势见好,这条灰线也跟吃撑了一样,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显眼。

眼下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完全可以说是休戚与共、生死相连,哪怕只是为了保全自己,君好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雨晴遭此暗算。

她比比划划,把雨晴肩膀上的那条灰线描述一遍。

随着她的不断讲述,玉衡等人迅速沉下了脸。

秦城额上青筋直跳,“师叔,是尸线!”

玉衡几不可查的微微点了一下头,他放出一只可以自由变换大小、看着就仙气飘飘的乳白色玉舟,“君姑娘,劳烦你帮忙引路。”

“好嘞。”君好带着小屁孩儿,和玉衡等人一起走进飞舟之内。

玉衡双手迅速掐诀,约么两息之后,飞舟在玉衡的控制下,朝着君好指点的方向开始低空飞行。

在君好“左边”“右边”“飞低一点”“再低一点”的不断指挥下,玉衡他们追了整整两刻钟也没能追到之前的那个黑袍人。

满心焦虑的秦城,甚至怀疑起了君好是不是在借此哗众取宠。

本来就是嘛,她区区一介凡人,居然说自己看到了尸修用来控制自己傀儡的尸线,这不是瞎扯又是什么?

也就是他们关心则乱,不然他们肯定不会被眼前的这个凡女牵着鼻子走。

他忍了又忍,最终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哎我说你到底是不是真能看到尸线啊?你这方向指的也太没有章法了!”

没等君好说什么,玉衡就已经冷冷睨了秦城一眼。

他和秦城不一样,他修为更高一些,在君好的指引下,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靠近之前的那个黑袍人。

至于为什么君好会让他们一会儿往东一会往西......

线的那头可是个长了两条腿、会走会跑的尸修,察觉到雨晴在没有被他主动召回的情况下迅速朝他靠近,他怎么可能还傻乎乎留在原地不动?

看到秦城被玉衡一眼定住,君好就也没有多费口舌去说明什么。

她现在急得很——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牵着雨晴的那条灰线正越来越粗、越来越粗。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她不知道的是,被他们追的抱头鼠窜的黑袍人,此时也觉得自己今天简直霉运罩顶。

他盯上雨晴,一是因为雨晴暂时落单,比较方便下手,二则是因为雨晴是他需要的、在修仙界比较罕见的性别为女的修士。

他需要女修的鲜血和神魂帮他打开某个禁制,然而在已经大不如前的修仙界,他连男修都很少碰见,就更别说是人数稀少的女修了。

好不容易在此地遇见一个,这黑袍人到底还是没能按捺住自己对“钥匙”的无尽渴望。

他铤而走险,朝着暂时落单的雨晴下手了。

当然就算下手,这黑袍人采取的也是他能力范围内最最隐蔽的下手方式。

他不想当场和玉衡等人冲突起来——他虽然能够控制尸体,但他修为毕竟差着玉衡一个大境界,明着招惹玉衡他们,他又不是老寿星上吊,不想活了。

为了降低暴露自己尸修身份的风险,黑袍人甚至都没有采取尸修的一贯作法——自己躲在幕后,让受他控制的尸体出去冲锋陷阵。

他精心为自己准备了一身粗布做成的黑袍,这黑袍可以让他顺利混入人群,然后他又用味道刺鼻的廉价香料,把自己身周那淡淡的尸臭气息压了下去。

还别说,在气味原本就不太好闻的这个凡间集镇上,黑袍人的这波操作还真为他提供了不错的伪装色。

然而他千算万算,最终却还是算漏了君好这个从天而降的异世来客。

君好能够看见他手心的那团灰色雾气,看到之后还下意识喊了出来。

黑袍人被她这一搅和,原本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对雨晴下手的美好愿望霎时破灭。

他不甘心直接退走,所以借着推雨晴帮自己挡雷的机会,黑袍人朝雨晴下手了。

一击得手,黑袍人迅速退走,不明情况的玉衡怕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为了保护师门的其他弟子,他没敢只身去追,黑袍人因此得以平安脱身。

他很高兴,但这份高兴很遗憾的没能持续太久。

就在他打算悄摸儿折返回去跟着玉衡他们,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把雨晴给召唤到他这边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在被动的与雨晴不断接近。

黑袍人立刻意识到事情出了变故,为了自保,他开始使用各种手段,试图误导正对他紧追不舍的玉衡等人。

然而事情的后续发展却让他格外抓狂,因为无论他用出多少手段,他和雨晴之间的距离都在锲而不舍的不断缩短。

黑袍人要疯了。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咬牙选择了兵行险着。

一边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他不久之前发现的某位尸修大能留下的临时洞府玩儿命狂奔,黑袍人一边加快了对雨晴的浸染速度。

浓稠到直接变成液体的深灰色不明物质,沿着君好眼中越来越粗的那条线,一点一点朝着雨晴“爬行”。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君好指着已经“爬”到飞舟前面不远处的深灰色液体,用自己有生以来的最快语速,把深灰色液体的样子描述给玉衡等人听。

“他这是想要直接炼化雨晴。”玉衡眉头紧蹙,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点点寒芒。

直接把活人炼成尸傀,这可是相当损阴德的一件事。

但玉衡转念一想,黑袍人都已经走上尸修的这条道了,想来他也是不介意“阴德”这种东西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