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 第2章 娶我可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小说简介

《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是作者桔味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唐阮阮满脑子仅有那么一个画面,皮肤被冰冷的刀刃刺破,血液汹涌而出,格外的刺目,让她不由忆起自己上辈子临死前前的情景,下意识的就冲上来按到伤口。“你疯了吗?但是是腿伤了,药物治疗就好,为什么作贱自己?”她声音颤抖着,双手按到男人大腿上的伤口,整个人“你疯了吗?不过是腿伤了,治疗就好,为什么作贱自己?”。...

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小说-第2章 娶我可好?全文阅读

唐阮阮满脑子只有那么一个画面,皮肤被冰冷的刀刃划破,血液奔涌而出,分外的刺眼,让她不由得想起自己上辈子临死前的情景,下意识的就冲上去按住伤口。

“你疯了吗?不过是腿伤了,治疗就好,为什么作贱自己?”

她声音颤抖,双手按住男人大腿上的伤口,整个人半跪在地上。

因为害怕,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风衣带子松开了,露出了她里面穿着的那件连衣裙,白皙的弧度就那么毫无准备的冲击到了骆肇尧的眼中,他下意识的转头,耳尖有点红。

原本没有任何知觉的腿,被人突然按住。他本以为自己会把人丢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恨铁不成钢的担忧后,诡异的没有那么做。反倒是歪头看着她,眼神平静无波。

唐阮阮满眼都是伤口,她左右看看,没有看到医药箱,猜想家里可能没有,就抽走自己的风衣袋子系在伤口上方的位置。先替对方止住血液再说,没有多久直到她看见血流变小后,才松了一口气,起身要往外面跑。

“我去买药,你不要乱动。”

她的声音依然在颤抖,却很坚定。

骆肇尧实在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他见不得她哭,只好伸手握住她的手腕:“茶几底下有药箱。”

磁性男低音响起,让唐阮阮不由得一机灵,感觉耳朵有些扛不住,电流传遍了全身。

她傻乎乎地看了一眼骆肇尧,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去拿药箱。打开看了一下,好在有碘酒和止血粉,唐阮阮小心翼翼地用棉花蘸着碘酒给男人消毒,随后撒上止血粉,用纱布包扎好。全程她都很认真,完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包扎的位置有点不太好描述。

等她处理好后,吐出一口气,看到男人腿上被自己给撕掉的裤子布料后,才猛的脸上一红,这个位置离他的大腿根也就一掌的距离。

她张张嘴想解释,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全程男人都没有吭一声,淡定得似乎那不是他的腿。

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唐阮阮说话,骆肇尧不得不出声问道:“你是谁?”

“你对象!”

脱口而出后,唐阮阮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猛地转过身后,感觉自己不要做人了,她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可是要是现在跑了,一个月后她就要下乡。

她不想。

唐阮阮攥紧拳头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却不知道刚刚为了方便包扎伤口,她把风衣脱了,这会一身紧身连衣裙包裹住的身体,因为背过身去,曲线毕露,完美的呈现出来她的好身材。

骆肇尧即便是坐在轮椅上,却不妨碍他看到这个曲线。他不由得轻咳一声,掩饰性的别过头,这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了点别扭。

轻咳的声音让唐阮阮清醒过来,她急忙说道:“你别误会,我叫唐阮阮,我们两个之间是有个娃娃亲的,你知道吗?”

骆肇尧哪里知道这个去,他干脆摇头。

唐阮阮猜想他可能不知道,怕他撵走自己,继续解释:“是你爷爷跟我爷爷定下来的,不过早些年两家没有怎么来往,我们也没有见过,爷爷肯定也没有跟你说过,但是我没有胡说,不信你问问你妈妈就好。”

骆肇尧拧眉:“你知道我是谁吗?”

唐阮阮点头:“我来之前问过我妈,她说你叫骆朝阳。”

“你没有见过我?”骆肇尧还以为唐阮阮说的是自己,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堂哥,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声音很相似,经常被人给念错。

“第一次见也不妨碍我们谈对象的,我是真心实意要给你谈对象,我不排斥娃娃亲。”

因为着急,她还下意识地蹲下来抓住骆肇尧的手,眼神里都是坚定。

骆肇尧张口要说你认错人了,不过转头一想刚答应堂哥冒充他,对方要是别有用心的人来试探得怎么办?

眼神不由得冰冷下来,试图从她脸上看出来点什么。

“我知道你肯定很难相信,可是我是真的想跟你谈对象,我打听到你的腿走不了路了,我不会嫌弃你的,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发誓一辈子不离婚。”

她只是要婚姻不下乡,没有夫妻之实无所谓的。

两只白皙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骆肇尧下意识的不是去感慨手指多么软,而是感慨好修长的手指。

如果学琴应该很有天赋。

他的视线过于直接,唐阮阮终于意识到,下意识地想缩回去,可是怕自己错过了这次机会,就没有下次机会了,红着脸没有松开,还小幅度的摇晃了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那带着点讨好的撒娇,软到心坎里的声音瞬间闯入他的耳朵里,让他不由得甩开了那双小手。

“抱歉,现在提倡婚姻自由,娃娃亲不作数。”

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桶冰水浇下来,唐阮阮眼睛都红了。

她想过骆朝阳会拒绝,可是当他真的拒绝后,整个人还是不由得冒出绝望来。

“你是已经有对象了吗?”

她那个表情实在是太过可怜,骆肇尧下意识地说道:“没有!”

“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没有!”

“那你娶我好不好?”

“……”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估计唐阮阮没有勇气再来一次,可是此时她已经说出来,就没有后退的余地。

“你娶我好不好?我会洗衣服,会做饭,会伺候人,就算是你以后都走不了路了,我都陪着你,只要你娶我,好不好?”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里,都是祈求,似乎她生命的延续就是要嫁人。

骆肇尧根本不怕美人计,可是这个女人的眼泪让他有些不舒服,可是他不是骆朝阳,不能够答应这种事情。

何况他根本就对唐阮阮一点都不了解。

唐阮阮一直注意着骆肇尧,看他表情就知道肯定不会同意,可是她不想听见拒绝,在他张口要拒绝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快速伸手捂住他的嘴巴。

把骆肇尧的拒绝堵在口中。

没有第一时间把人推开,反而在思考:

手还挺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