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 第二章 契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小说简介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是作者咳咳keke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阿娘,阿娘”,魏灼大声地喊着,直直冲着秀山峰大殿而去。魏崇光这时正借着前几天得来的炼器大师心得体会,和妻子王落英切磋切磋一二,再顺道和妻子调情···快活容易把总不喜欢缠着妻子的幼子打发掉回去,这会儿又不明白发什么疯,跑进去。魏崇光黑着脸,正想设下魏崇光这时正借着前几天得来的炼器大师心得体会,和妻子王落英切磋一二,再顺便和妻子调情···好不容易把总喜欢缠着妻子的幼子打发出去,这会儿又不知道发什么疯,跑进来。。...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反派男配小说-第二章 契约全文阅读

“阿娘,阿娘”,魏灼大声喊着,直直冲着秀山峰大殿而去。

魏崇光这时正借着前几天得来的炼器大师心得体会,和妻子王落英切磋一二,再顺便和妻子调情···好不容易把总喜欢缠着妻子的幼子打发出去,这会儿又不知道发什么疯,跑进来。

魏崇光黑着脸,正想要设下屏障,将儿子推拒在门外。

王落英就已经起身去打开殿门了···

魏灼毫无阻碍的扑进了王落英的怀里,跟在他身后的李长白本想劝说小师弟明天再来找师父师娘,可是根本拦不住啊,李长白顶着师父恶狠狠的眼光,还是硬着头皮进了大殿。

魏灼把秃毛鸡陈水心捧在手心,递到他娘的眼前,用欢快的声音说道,“阿娘,你快看我发现的好东西”,说话的中途还瞥了他爹一眼,叫你说我无所事事,“这头秃毛鸡会喷火!”

魏崇光目露冷光,嫌弃道,“少见多怪,会喷火有什么稀奇的?”

“阿娘,我可是在锦鸡堆里发现的它,”魏灼才不管阿爹的嫌弃,反正他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阿爹早已嫌弃了他千万回了,“那群笨蛋竟然认为它是锦鸡。”

“它喷出的火灵很是纯净,我吸收了火灵力,修为就上涨了,像是吃了灵丹一般”,说起灵丹,魏灼还不知觉的舔了舔嘴唇,他最喜欢吃老祖送给他的灵丹了,老祖特意请了炼丹师在灵丹表面裹了一层糖霜,那灵丹就和糖豆一样。

王落英听到儿子这样说,马上仔细观察儿子的修为,确实是上涨了,只是儿子是前十天跨入了练气四层,这会儿就到了练气四层顶峰,且也没有虚浮之态,这只鸡倒是稀奇了。

王落英摸了摸幼子的头,从他手里接过秃毛鸡,仔细的观察。

陈水心这会儿已经把身上的火焰吸收进了身体内,气息平稳。火灵很是精纯,还长出了浅浅一层的火红色绒毛,这铁定不是锦鸡一族,她却也认不得这是什么品种。

王落英转身把秃毛鸡递给了魏崇光。

魏崇光没好气的瞥了魏灼一眼,接过秃毛鸡陈水心仔细端看。

他一时之间也没辨别出来这只鸡是什么品种,他魏崇光是炼器大师,可不是什么驭兽师,没得要什么物种都得认识,但是他又不肯在儿子面前下脸面,说声不知道。

他将自身的灵力,输入到秃毛鸡体内,灵力一入陈水心体内,便能感受到陈水心体内的火灵力一阵欢喜,并且还将他输入的灵力给绞杀殆尽,化为己有。

“这鸡倒是有几分返祖”,魏崇光语气中带有几分不确定,“有了一些微凤凰的血脉。我倒是在它体内发现了灵草的痕迹,它应该是吞服了低阶的火焰草,激发了身上的血脉。”

凤凰=秃毛鸡?

“它喷火,应是排出体内多余的能量,正好灼儿吸收了,提升了修为”,魏崇光猜测道,“灼儿倒是可以主仆契约了这只鸡。”

契约一只鸡,魏灼直觉得是父亲正在逗他开心,故意耍他玩,他这样的英明神武、人见人爱,怎么能契约一只鸡呢?!

“你喂它吃灵草,让它把能量转化给你”,魏崇光越说越觉得合适,“这可是比你吃灵丹,用灵石修炼,管用的多,还没有副作用。”

王落英转头一想,也知道幼子正是人嫌狗厌的年龄,找一只小动物和他玩,也不错。

遂王落英点头同意了魏崇光的建议。

李长白只想扶额,小师弟在师父和师娘的···恶搞下契约了一只鸡。

魏灼在父母的催促下,浑浑噩噩地打出了契约术法,一道灵光没入陈水心的神识,却被陈水心神识中的一颗小珠子自动的将术法反弹给了魏灼,并且更改了契约形式,变成了平等契约,一人一鸡正是成为了平等战略伙伴。

魏灼像是用尽了气力,有些晕乎乎。

在旁边的魏崇光却发现了不一样,“灼儿,你怎么和它平等契约了?莫不是你傻了吧···”

虽然嫌弃魏灼傻了吧唧和鸡契约了平等关系,但是契约了没太大毛病,就是唯一担心的是以后灼儿长大了,这只鸡估计也帮不上灼儿的忙。

···

魏灼也不知道怎么回到了住所,大师兄正在吩咐侍女在他的房间里搭建起鸡窝···

魏灼昏头昏脑地倒在了床上。

陈水心睡了一觉,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满了能量,不再是像之前那样,每天只吃几株野草,饥肠辘辘的样子。

她站起身来,抖抖翅膀,权当做运动了,虽然她的翅膀是秃的,也没有羽毛让她抖动。

外头的天空刚发白,太阳慢慢地升起来,照亮了她正所处的地方。

陈水心这才发现,她不在鸡窝里了,在一间不小的房间里,而她正在床旁的小窝里···还有身上长出了短小的火红绒毛。

魏灼是被一阵鸡叫声吵醒的,他有些恼怒的坐起来,揉了揉脑袋,睁开眼看见在被子上乱跳乱飞的秃毛鸡陈水心,心想,是谁胆敢放了一只鸡进来。

他好半天才慢慢地想起来,好似昨天在阿爹阿娘的鼓动下,他契约了一只鸡,不知契约出了什么岔子,他和这只鸡是平等关系。

魏灼神色一僵,但又忽略不了眼前炸毛的鸡,他一把抓住正在他被子上乱跳的陈水心。

‘你是谁?你是谁?’

陈水心叽叽喳喳的问话,明明白白地映入魏灼的神识里。

这是契约上的精神感应。

越是高等级的灵兽,越能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对于秃毛鸡陈水心能够如此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意思,魏灼就压根没往深里想,他活得这些岁月(7年),都是以玩为主,有些知识从他眼前一晃而过,也从来不会进入他的脑子里。

“秃毛鸡,我是你的主人!”

秃毛鸡非常人性化的翻了一个白眼,‘呸,熊孩子。’

“秃毛鸡!快叫主人。”

魏灼化身熊孩子掐着陈水心的翅膀,把她提起来一阵乱看,“原来你是母的啊,以后就叫你小红毛了···”

小红毛泥煤啊,我还小绿帽呢,陈水心气的扑腾起来,拿着嘴去啄魏灼的手。

魏灼被啄的生疼,丢开了陈水心,“小红毛,一边玩去,别吵了本大爷休息。”

陈水心翘着没几根毛的屁股气势汹汹地道,‘我叫陈水心。’

魏灼‘唔’的一声,钻进被窝里去了。

陈水心敢这样闹,也不怕被人宰了,是因为她能够感觉到她和眼前的小男孩有一种似有似无的联系,她吞下母鸡大人给她的野草之后,就觉得整个世界有点不一样了。

她能看到自己脑子里多了一颗小珠子,还多了一个小人,那个小人就是眼前的熊孩子,而她竟然能感觉到她有一丝气息在熊孩子的身上。

她脑海里的小珠子告诉她,她和眼前的熊孩子平等契约了,让她以后好好地跟着熊孩子修炼···

刚听到小珠子发出的声音的时候,她吓死了,可是只说了这一句话,小珠子就沉默了,她尝试着和小珠子对话,人家全程无视她。

这真是···日了狗了···

她心头难耐,‘呼’的一声吹出了一口火,把熊孩子的头发烧焦了。

魏灼迷迷糊糊地正要睡个回笼觉,一下子清醒起来,顶着烧焦的鸡窝头追着陈水心跑。

一个美好的清晨从鸡飞狗跳开始···

李长白放心不下小师弟,今日便早早地起了,端了早膳,想看看魏灼。

一进院子,就看见眼前鸡飞狗跳的一幕,小师弟身穿着单衣,头顶鸡窝,在院子里追着一只鸡跑···

李长白一阵头大,扯出一抹笑,“小师弟,起的真早啊?”

魏灼咬牙切齿地道,“都是这只秃毛鸡作妖。”

“小师弟消消气,带上你的···灵兽,先来吃早膳。”

陈水心闹了一阵,心里的不爽、穿越来的担惊受怕发泄了出去,谅那熊孩子也不敢把她···炖了。

陈水心大胆的来到了李长白端来的早膳前,啄起了米饭吃。

供给魏灼吃的米饭都是用上好的灵米烹制而成,十分的香甜且灵力充沛,作为魏灼的契约灵兽,陈水心也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李长白还十分细心的准备了低阶的火焰草,师父昨日说了,这只小鸡就是吃了火焰草才喷火的。

等到魏灼上桌了,陈水心已经把所属自己的一碗米饭下肚了,正在啄火焰草,陈水心能够感觉到火焰草的浓郁火灵气息,这种气息很是吸引她,可她第一次吃的时候却感受不到。

囫囵吞了两根火焰草之后,陈水心打了饱嗝,蹲坐在一旁,像是孵蛋的母鸡,不动了。

没过多久陈水心就开始自燃起来,如同上次···

陈水心顿时吓死了,可是她又没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反而觉得全身暖洋洋的,过了会,觉得身上的热能量有些多了,循着本能,又开始像之前那样用翅膀扇风。

扇出来的火灵全都没入了魏灼手中,魏灼气息一变,顺顺利利的进入了练气五层。

李长白很是惊讶,小师弟收了这只鸡不算亏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