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庭做仙官 我在天庭做仙官 第二章 我是人间土地神(求收藏求推荐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在天庭做仙官小说简介

《我在天庭做仙官》是作者憨憨道人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方鉴回青瓶山土地庙时已是暮色时分,问题了花妖的方鉴心里非常畅快淋漓。“我土地神神职虽小,却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呼来喝去的!”方鉴轻掸衣袍,刚要回土地庙禅室之内,余光一瞥却意外发现山下小路上似有几个人影一闪转眼地朝土地庙走来。其中两个影子方鉴还很陌生...

我在天庭做仙官小说-我在天庭做仙官 第二章 我是人间土地神(求收藏求推荐票!)全文阅读

方鉴回到青瓶山土地庙时已是黄昏时分,解决了花妖的方鉴心里十分畅快。“我土地神神职虽小,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呼来喝去的!”方鉴轻掸衣袍,正要回到土地庙精舍之内,余光一瞥却发现山下小路上似有几个人影一闪一晃地朝土地庙走来。其中两个影子方鉴还很熟悉,心里略一思索,便站在原地等着。很快,五个人影飘到了土地庙前,此刻正是月黑风高,土地庙前也是阴风阵阵。“老侯,老刘。”方鉴叫了一声,那五个人影登时一起看了过来。只见这五人皆是惨白面色,双目灰白,但其中有两人不同,他们身穿差衣,头戴白尖儿帽。右手举着一根鬼杖,左手抓着锁链铁钩。另外三人身穿长筒白衣,披头散发,面色死灰。而另外两个人手中的锁链和铁钩就钩在这三人的身上,让他们逃脱不得。听着方鉴的招呼,那两个手持鬼杖铁钩的人‘飘’到方鉴面前,阴惨惨地道:“土地公又去哪里逍遥了?”方鉴淡淡一笑,道:“雷部下来四位雷公捉妖,让我前去帮忙。”左边的那人道:“难怪今天风雷暴雨全来了,原来是雷部的老爷们在捉妖。”而右边的那人盯着方鉴看了一会儿,忽然说道:“这个妖怪不会是三天前说要烧土地庙的那个妖怪吧?”方鉴目光一斜,朝右边那人道:“鬼差候,太聪明可是要倒霉的。”原来这二人乃是地府负责在阳夏县勾魂的鬼差,一人名叫‘鬼差候’,一人名叫‘鬼差刘’,都是方鉴的老熟人...老熟鬼了。鬼差候阴惨惨地笑了笑,然后指着身后那三个鬼魂道:“土地公,查簿吧,查了簿我们要回去交差了。”这是规矩,土地神毕竟是庇佑一方的正神,鬼差在土地神的地盘拘了魂,当然要和土地神核对。只见方鉴取出土地簿,上前看着三人道:“你等报上名来。”三个鬼魂见了土地神,当即下跪叩拜,口中直呼:“求土地爷开恩,求土地爷开恩。”方鉴手捧土地簿,闻言开口道:“开什么恩?尔等此世阳寿已尽,自当魂归地府,有善则赏,有恶则罚。良善者过桥喝汤,投入轮回转世享福。为恶者受审判孽,打入十八层地狱受罚...嗯,速速报上名来。”三人闻言不由得战战兢兢地报上自己的姓名、籍贯:“张小娥,上河村人氏。”“古二阳,下河村人氏。”“丁擅修,丁家村人氏。”方鉴翻开土地簿,一一找到三人信息,念道:“张小娥,此世福薄,二十七岁寿尽。古二阳,四十六岁寿尽。丁擅修,六十八岁寿尽。”说完,方鉴转身对鬼差候与鬼差刘道:“核对无误了。”鬼差候与鬼差刘点了点头,然后上前举起鬼杖将三人赶了起来,接着鬼差候手中鬼杖一挥,只见土地庙右侧山林中突然多出了一条崎岖的道路。“此乃黄泉路,走吧。”鬼差刘朝三人说道。三人闻言,顿时悲声哀嚎,不愿再走,尤其是那张小娥,更是一步三回头,哭泣之声无比悲凉。鬼差刘见状,当即举起手中鬼杖,照着三人身上便是一顿毒打,打的三人惨叫不已,最后鬼差候与鬼差刘一边用勾魂索拉着三人,一边用鬼杖驱赶三人进入了黄泉路。“老侯、老刘,有空来喝两杯。”看着渐渐消散的黄泉路,方鉴随口招呼道。两个鬼差转过身来,隔着黄泉路朝方鉴回了两个阴间的笑容。...回到土地庙神龛内的三丈精舍之中,方鉴这才惬意地躺在竹椅上,悠然地哼着歌:“要学神仙,驾鹤飞天,点石成金,妙不可言...”“咦?”正哼着,方鉴注意到自己的‘仙官玉碟’内似乎有动静。于是他右手一抬,从元神中唤出了自己的‘仙官玉碟’,这是一块四四方方的温润玉章,十分精致华丽,表面还泛着一道道仙光。在玉章的最上方,刻着一尊麒麟玉像,而在玉章的最底部,则刻着几行小字:玉皇钦命敕制元九品土地司神鉴章。这就是仙官受天箓后,玉皇大帝赐发的仙官玉碟。这仙官玉碟内不仅存有相应品级的法术,还可以记录仙官事迹,承受功德以及香火愿力。方鉴神念投入仙官玉碟内,只见里面分为左右两页,左页是功德页,右页是香火页。但是香火页中香火愿力十分充盈,但功德页内的功德却十分稀薄。只见那功德页中,仅有1200功德之气,这是方鉴两年的俸禄。他作为最低级的九品仙官,每个月只有50功德的俸禄。因为仙官和别人是不同的,仙官代玉帝牧守一方,这是司职所在,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有功德降下,只能每个月由天庭发俸禄赐下功德。不像别的修行之人或者仙人,只要做了善事就有功德降下。而香火愿力则不同,这是只有仙官神职才有的,来源于凡间生灵的信仰。香火愿力虽然不如功德那么好,但却对低级仙官有很大的帮助。香火愿力不仅可以代替法力施法,还能用来增进道行修为,所以仙官们都对香火愿力很看重。而仙官玉碟内的动静,就来自于这些香火愿力之中。方鉴对此并不惊讶,因为这些动静代表又有人来上香祈愿了。当方鉴神念投入‘香火页’后,只见最新的那一道香火愿力立刻凝结成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约有三十余岁的妇人模样。只见妇人在土地庙神龛前燃上香火,摆上胙肉,恭恭敬敬地叩头祷告:“民妇社林村李造容,诚心敬拜土地爷。求土地爷保佑我丈夫早日痊愈,不要落下病根,今后民妇逢年过节,一定常来土地庙上香敬拜。”说完又叩了三个响头,恭敬地等了一会儿后才离开了土地庙。看完祈愿的方鉴沉思了一会儿,如果没记错这已是李造容第十次来上香祈愿了,于是他取出土地簿,查到了社林村李造容:“丈夫杨进,半月前进山采药,掉下山崖摔伤腰椎背脊...哦?中年有劫,当受半年卧床之苦?”这个意思也就是说,这次杨进掉下山崖是命中的劫难,只需躺大半年就好了,没有生命危险。如果是别的土地神,基本就不管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躺半年就好了。不过方鉴深知,对于一个穷苦人家来说,家里的顶梁柱卧床半年是多大困难。想到这里,方鉴收起土地簿,开始掐诀施展法术。作为一个土地神,他在仙官玉碟内得赐的道法、法术共有五种。其中道法是用来修炼的,名为《元光练炁法》。另外还有四门法术,分别是:托梦、显圣、神行、化愿,都不是能用来战斗的法术,由此可见土地之弱。说着方鉴已经施展了托梦术,进入了社林村杨进的梦中,他先遮住自己的容貌,然后化作一个十丈高的巨人,接着大喊一声:“杨进。”杨进的意识立刻在自己的梦中出现,抬头就看到了伟岸的方鉴,就在他一脸懵逼的时候,方鉴再次开口道:“吾乃玉皇敕命钦封,阳夏县土地神是也。”杨进闻言大惊,连忙跪地叩拜。只听方鉴说道:“杨进,你命中本有一劫,该受坠崖之灾,百日卧床之苦。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再有汝妻李造容贤良淑惠,十日来不断往土地庙为汝祈福。本神感她诚心敬奉,一片痴心,特来为你赐福。望你日后好自为之,莫要辜负发妻痴爱之情。”说完,方鉴再次施展‘化愿’之法,将仙官玉碟内的愿力化去足足二分之一,化作一道疗伤灵光飞入杨进的体内。这也是别的土地神不愿管小事的原因,愿力可是十分难得的,这种事他们真舍不得用。不过方鉴并不心疼,他可是一个极有责任心的人...神。而且他最大的倚仗,并不是土地神的身份和这些香火愿力。...‘呼’!杨进猛然睁开眼睛,然后下意识双手一撑,整个人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屋子里满是膏药的臭味,还有一盏昏暗的灯光,他坐起来后呆滞了片刻,随即反复查看自己的腰背,确认自己不是做梦,而是真的痊愈了之后,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唔,夫君,怎么了?要解手吗?”趴在床边睡着的李造容朦胧地抬起头来,伸手就朝床上摸去。杨进看着满脸疲倦的妻子,心头一酸,猛地起身跪在床上,口中不断念道:“多谢土地神爷爷,多谢土地神爷爷!”“哎呀,夫君你怎么站起来了,你的伤还没好...你...”说到一半,李造容突然清醒了过来,然后一脸震惊地看着杨进。杨进此刻也起身上前,一把将妻子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她道:“造容,谢谢你!你是为夫的救命恩人!”“夫君...你...你好了?”李造容依旧不敢置信:“怎么突然好了?”“是土地爷显灵帮我治好了伤,造容你上来好好睡一觉,换为夫来照顾你一晚,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土地庙上香还愿!”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