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失忆后成了我老公 第五章 对,我不想要你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死对头失忆后成了我老公小说简介

《死对头失忆后成了我老公》是作者水如兰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第二天一大早,白雨潇在自己很舒服的三米大床上保持清醒。晨光熹微,时光正好。白雨潇在床上翻了个身。前天让她思绪零乱的事情她也可以通通丢在身后了!她有些鸵鸟心态地心里想。白雨潇心情很愉快地在自己私人健身室内边看金融类新闻边慢跑。她的私人住宅是一个四百多平米的晨光熹微,时光正好。。...

死对头失忆后成了我老公小说-第五章 对,我不想要你了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早,白雨潇在自己舒服的三米大床上清醒。

晨光熹微,时光正好。

白雨潇在床上翻了个身。

昨天让她思绪凌乱的事情她可以统统丢在身后了!

她有些鸵鸟心态地想着。

白雨潇心情愉快地在自己私人健身室内边看金融类新闻边跑步。

她的私人住宅是一个四百多平米的三层别墅,整个房子都是按照她自己的审美请专门的设计师设计的,温馨舒适。

跑步结束后,吃完早餐,白雨潇走到更衣间。

更衣间挂着许多衣服,都是成套搭配好的。

她工作太忙了,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考虑服装搭配的问题,所以她的衣服都请专业造型师搭好了挂在更衣室里。

今天是美丽的一天,穿这间粉黄色职业套装好了。

白雨潇手刚搭在挂着衣服的衣架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白雨潇接起后,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

“好,我现在就去医院,你……你先哄着他一点。”白雨潇语气里满是无奈。

一早起来就假装出来的好心情跟阳光下的泡泡一样,被这通电话一戳就破了。

什么昨天发生的事情可以丢到身后,根本没有!

陆璟早晨醒来没见到她情绪直接崩溃了,不配合打针不配合吃药,闹着要出院找她。

白雨潇快速换好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家门,开着自己的SUV火速赶往医院。

路上她还差点闯红灯。

吴叔昨天特地跟她交代过,陆璟现在的情绪不宜过于激动。

真的是,该死!

白雨潇右手狠狠拍了下方向盘。

她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日头正高挂在天空,病房里却是一片昏暗,病房的窗帘被拉得死紧,一丝光都透不进来。

陆璟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膝盖呆呆坐在床头,他靠着墙,背对着门,缩成一团。

病房门打开之后,透进去的光只能看到他孤独脆弱的背影。

白雨潇在心底轻叹一声,先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了些许,在走过去坐到窗边,抬起手轻轻搓了搓陆璟的背。

“怎么不听话?不配合医生治疗,嗯?”

陆璟一直埋在两膝盖间的脸抬了起来,他眼睛碰到光的时候先是轻轻闭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

白雨潇看见他的眼尾泛着红,黑白分明的双眸含着水汽,整个人看上去仿佛被雨打湿后的森林。

白雨潇心底倏地升起一丝心虚,她撇开头以拳抵唇轻轻咳了两声,才又开口,“说话。”

白雨潇将自己的声音放得尽量柔和。

陆璟双眼盯着白雨潇看,一双总像是开满桃花的含情眸愣怔的时候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动物,很容易就让人升起一层保护欲。

他没说话,只是咬了咬下唇轻轻摇了摇头。

“你不说我走了。”白雨潇威胁道。

陆璟闻言,将脸重新埋回自己的双膝间,他低沉的声音闷闷地传了出来,带着浓浓的鼻音,“你是不是还是不想要我?还是想把我丢给别人?”

白雨潇被他这种倔强的态度气得脑子一紧,突然就变得有些生气。

他没失忆之前,明明看自己最为不顺眼,处处跟自己作对,还抢了她想拍的“伉俪情深”让她被她老妈骂得臭头。

凭什么一失忆自己就要处处让着他?

怒气冲上脑门,让她说话都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对,我不想要你了!”

她以为陆璟会立刻抬头,惊慌质问她,然后撒娇服软,一如昨天。

而后她又被自己的这个认知吓了一跳。

她了解他么?应该是一点都不了解的。

两人之前见面就斗得跟乌眼鸡一般,她为什么会在心里升起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陆璟一动不动,许久之后才声音很轻地说了一句,“好啊。”

这一声似是在叹气,轻飘飘地如同羽毛飘进白雨潇耳朵里,让她的心陡然往下一沉。

白雨潇直起身,缓缓呼出一口气,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真的?”

陆璟倏然抬头,他额前的碎发被压得有些凌乱,有几根还倔强地翘了起来露出他光洁的额头,清俊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痕。

面如冠玉,目若朗星。

白雨潇脑子里陡然升起这么一句话,心跳蓦地就漏了几拍。

下一刻就听陆璟开口说道:“你昨天明明保证过,说过,你不会不要我的,我早上起来乖乖吃药,让医生打针,配合检查,可是一直都等不到你来。”

陆璟纤长的手指揪紧了身前的被子,“你是不是特别烦我!”

白雨潇想说是,她真的很烦,她今天确实不想过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揽下这个麻烦,更不知道为什么他失忆后会这么执着地要黏着她。

整件事从一开始就透着荒谬感,让她只想逃跑。

可是,这一切的话,在对上陆璟的眼睛的那一刻,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堵在了咽喉,她完全说不出口。

似乎,只要一开口,就要对不起她现在发紧的心。

白雨潇紧抿着唇畔扭过头跑出了病房。

医院的走廊很安静,偶尔会有白衣护士推着车经过,车轱辘转动的声音落在白雨潇的耳里,似乎也碾进了她的心里。

白雨潇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一脸纠结郁闷。

她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陆璟了。

这么逃避肯定不行,可是,他们之间的所有相处,除了争锋相对,就没有第二种模式。

这真的不能怪她,任何一个人,在面对同样的事情,应该都无法短时间转变自己的态度,她不是在故意欺负一个失忆的人。

可是他刚才看上去很难过。

那种难过她只在他母亲的葬礼上见到过。

他现在是不是又躲在被子里偷偷哭,然后红着眼睛盯着被关紧的房门,将自己独自留在黑暗里?

想到这,她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心头似是被千斤的石头压着,沉闷地连深呼吸都无法缓解。

白雨潇蓦的将头抬起抵在自己身后的白墙上,看着天花板,投降一般发出一声短促的“啊--”。

算了,她认输。

白雨潇双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力拍了拍,终于满脸沮丧地站了起来,推开病房的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