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6,和陆太太过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简介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是作者望晨莫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交杯酒。”时卿脸不红,气不喘,澄澈的眼神冷静到不起一丝波澜。“那是瑞姨亲自动手酿的酒,后劲是有点儿大,没办法说,你的酒量有点儿差……”他酒量差?小姑娘,你编瞎话是也不是也该扯一个主要负责点的?“我自十七岁学会喝酒时就,从来不就没醉过。”他将头压一直这样,灼灼热气时卿脸不红,气不喘,清澈的眼神冷静到不起一丝波澜。。...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6,和陆太太过招全文阅读

“交杯酒。”

时卿脸不红,气不喘,清澈的眼神冷静到不起一丝波澜。

“那是瑞姨亲手酿的酒,后劲是有点大,只能说,你的酒量有点差……”

他酒量差?

小姑娘,你扯谎是不是也该扯一个负责点的?

“我自十六岁学会喝酒开始,从来就没醉过。”

他将头压下去,灼灼热气逼在她脸上,“你确定你这一杯酒能让我趴下?”

她有点窒息,再次强烈地感受到了来自男人身上的侵略性,却依旧故作镇定,避着他的眼神:

“凡事总有个例外……”

“行,那就请太太再赏一口酒,我想再品一品那是什么佳酿,能让我一杯就倒……”

“没了。”她微微笑。

“昨日不是有一坛吗?”

“昨晚上我也醉了,今早醒来,我觉得这酒太烈了,就把那坛酒全给倒了。喝酒伤身,以后还是少喝为妙。”

一本正经说谎,眼都不眨一下。

小狐狸这本事,真是尽得老师真传。

行,和他装是不是?

他舍命相陪。

陆隽辰露出迷人的微笑,双手坏坏地扶上了她的细腰:

“陆太太真是体贴周到,我前世修了什么德,才能娶到你这样一位好太太?”

时卿顿时一僵,感觉腰被控制住了。

手掌上的力量,强而有力地传递了过来。

“老师说了,做太太就得娴慧持家……”

她努力保持得体的温笑,“我锅里的菜要烧焦了,能让让吗?”

突然,她闭了嘴。

这个男人突然就凑了过来,似要吻她……

怎么办?

她应不应该用手上的铲子把这个想占自己便宜的男人给拍飞。

演累了。

一股恼意蹿上心头。

就这时,在他身后,瑞姨突然从门外进来,扶着她的是那个叫“向阳”的。

她只能忍下了,谁料他的唇,恰到好处地错过她的唇,来到她耳边。

料理台上摆着一盆刚炒好的时蔬,他拿了一双筷子,以一个拥抱她的姿态,在她耳边夹了一口菜来吃。

“嗯,味道不错。陆太太,看来以后我有口福了。”

他放下筷子,一手悄悄扶住了她的细腰,笑吟吟看她:

“必须得奖励一下……”

他以双指在自己的唇上一按,贴到了她唇上,笑容灿烂道:“未来我很期待……”

没再纠缠,他转身离开,看到瑞姨就在附近笑眯眯看着,忙上去扶,“老师,您悠着点。”

“看到你们这么恩爱。我就放心了。”瑞姨呵呵一笑,“我有点累了,小辰啊,过来,扶我回房……”

“是。”

陆隽辰忙扶瑞姨回房,关门,躺好。

“老师,您是不是一早就打算算计我呀?”

他笑着给倒了一杯水:

“您给时卿订的喜服,早半年就给订好了,我的喜服也是。”

老师这是故意拖到人生的尽头,才把他叫来,逼得他不得不答应……

瑞姨轻轻一笑,毫不掩饰:

“小辰,你是最合适的。好好待她。她是个苦命的孩子……”

闭上眼,没一会儿,她就睡了过去。

*

厨房,时卿在暗吸气,被男人刚刚一波骚操作激得满身鸡皮疙瘩——这个男人,真心不好对付,很显然,他已认定昨夜不是酒的问题,而是她在作怪。

他应该不是个普通人。

甚至可能知道她在演戏。

最让人头疼的是,他现在是借着丈夫这层身份,正在对她作各种性骚扰,她能在瑞姨眼皮底下拿他怎么办?

想到刚刚被他搂了,还间接和他接吻了,她本能地打开水龙头,洗了洗嘴巴。

忍吧!

在瑞姨还活着的这段日子,她只能演戏,只能忍。

“陆太太……”

正想着,身后又传来一声能让人背上发紧的叫声。

她暗吸气,回眸微笑,看到这个心思叵测的男人又站在身后了。

丫的,他又想来骚扰她吗?

到底有完没完了?

她那微笑的眼底现出一片森冷。

“我有事,得出去一趟。你好好陪着老师,晚饭前,我尽可能赶回来陪我可爱的太太共进晚餐……”

他笑意款款的,左手勾住了她的肩,右手拿起他手上的铲子,铲了一片地瓜,吹了吹,吃了,赞了一声:

“嗯,好吃……陆太太,我要出门了,你不给一个出门吻吗?”

吻个屁!

陆隽辰,你妈的这么自来熟,故意耍我是不是?

她暗暗磨牙,笑容有点僵,却要故意表演得很娇羞:

“来日方长,你快忙去吧……”

“哎,太太害羞了。那我亲你也可以。”

他双眸亮晶晶,凑过来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而后,又灿灿一笑,挥手离开:

“走了,晚上见。到时,我们再好好地,深入地沟通……”

这话,疑似在开车。

外头守着的向阳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睛都直了。

“这是第一次,我这是第一次看到你亲女人。”

来到门外,向阳一脸发现新大陆般,眼底全是兴趣之色:

“但我怎么觉得你在逗她玩,你的眼睛里全是看好戏的表情……”

陆隽辰笑容更深了,“嗯,我是在逗她——她怪好玩的。”

“好玩?”

向阳咬着这两个暧昧的字眼,嘻嘻直笑:

“哟,这是开窍了,终于知道女人的妙用?不过,老大,玩归玩,你得悠着点,小心掏空肾……”

陆隽辰:“……”

那种好玩,现阶段不合适深入开拓。

但他竟有点期待了。

老婆娶来总是要睡的,但得你情我愿。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嫂夫人带回京都见家长啊?你们陆家家大业大的,家里可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嫂夫人过得了关吗?”

向阳想着:就凭时卿这学历、这背景,就算不被生吞活剥,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想要融入那样一个大家族,成为豪门长媳,没点真本事,只一个字,难。

“不急。”

见家长见,他得把她的底挖出来。

小狐狸太狡猾,万一她打算跑路,他总得事先准备好堵了她的后路——既然嫁了,那就得一辈子。

这是他对老师的承诺。

*

厨房内,时卿深吸气,开了水龙关,拼命地洗额头,心里生出一团莫名的愤怒,感觉自己要被弄脏了。

这个姓陆的,太讨厌了。

不行,回头,她得和他约法三章,这桩婚事,不能作算,以后,他们得离婚,等他回来,她得好好和他谈一谈。

把饭菜盛好,她悄悄去看瑞姨——她睡了,是她给的药,起作用了。

她悄悄退了出来,坐在八仙桌前,正准备吃饭,手机响了。

她掏出手机,一看,寡淡的面色回暖。

她忙点开了视频聊天,一对可爱的小天使立即映入她的眼底。

红裙子的,是小仙女洛洛。

白T恤的,是小帅锅仔仔。

不管生活中遇到什么事,只要每次看到这两个粉嘟嘟、可可爱爱的小娃娃,她那冰冷的心会变得无比柔软。

这是她生的龙凤胎,更是她的命根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