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4,洞房花烛,调戏娇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简介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是作者望晨莫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洞房,大红高烛艳丽艳地泛着喜庆的红光。新娘子坐在新床上,还顶着一个红盖头。要不然在昨天之后,有人对陆隽辰说:“陆爷,你昨天会娶妻,并且还会办一个十分简单的的中式婚礼。”他肯定会会觉得,这是天方夜潭。他,陆隽辰,干脆不娶,若娶,肯定会风风光光的操持新娘子坐在新床上,还顶着一个红盖头。。...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4,洞房花烛,调戏娇妻全文阅读

洞房,大红高烛明艳艳地泛着喜庆的红光。

新娘子坐在新床上,还顶着一个红盖头。

要是在今天之前,有人对陆隽辰说:

“陆爷,你今天会娶妻,而且还会办一个非常简单的中式婚礼。”

他一定会觉得,这是天方夜潭。

他,陆隽辰,要么不娶,若娶,一定会风风光光的操办,给心爱的姑娘最大的体面。

谁也料不到他会突然娶妻,娶的还是一个完全不认得的小姑娘。

用喜秤挑起红盖头,他见到了精心打扮过的新娘子——

一头青丝被盘起,缀了几朵珠花,摘了黑眼镜后,少女精致的五官毕露无疑。

巧施水粉之后,肤若凝脂,水眸闪闪,这颜值——

靓毙了。

只是,她的神情始终是淡淡的。

在她身上,他看不到任何新娘子该有的娇羞。

那过份冷静沉寂的心境之下,怀揣的是怎么一份心情?

不过二十三岁,这个年岁,应该是最明媚娇艳,充满朝气的,可她没有,就好像这世间一切都惊扰不到她——哪怕结婚,似乎与她亦是无关紧要的事。

那双美眸,如墨如星,冰冷透骨。

“这发式是老师给扎的吧,这喜服是老师给挑的,看来我的小妻子特别孝顺。”

他伸出手想要挑她秀致的下巴细看。

这些年,他阅人无数,倒是第一次见这样一种奇特的小姑娘,让人不经心生好奇。

时卿本能地站起,避开,清脆的声音,静无波澜:

“没有瑞姨,就没有我。瑞姨让我做的事,我会倾尽全力去完成。”

“她让你嫁我?你就嫁了。你对婚姻这么随意?”

他的眸光,就像两道X光线,似想将她内心最真实的她照出来。

时卿淡淡一笑,“瑞姨眼光很挑,她看得上的总归不会差到哪里去……何况……”

何况她从来没想过让这段婚姻约束住自己。

嫁他,只是权宜之计。

“何况什么?”

他对这个转折很感兴趣。

“没什么?”

她目光一闪,立转话题:

“那你呢?你为什么要娶?你对娶谁,都没有要求的吗?”

他幽深一笑,放肆地打量着:

“有啊。长得好,脾气好。乖乖巧巧。你符合我对另一半的设想……”

她乖巧?

脾气好?

看来瑞姨什么都没和他说。

也是,如果告诉他,她十六岁就谈恋爱,十八岁就生了两个孩子,私生活不检点,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任何男人听了都会吓跑。

“另外就是,我年纪不小了,家里催着紧,遇上合适的,又是老师养大的,结婚不是很正常吗?”

这理由,听上去挺合适的。

可他在撒谎。

他的长相和气场告诉她:

他不愁娶。

所以,应下这门婚事,他一定有原因。

瑞姨曾是老师这件事,让她很疑惑。

这么多年以来,她从来没听瑞姨提过,一直以来,瑞姨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会计而已。

也罢,不管他图的是什么,她就当演一出戏吧!

只要能换得瑞姨踏实安心,她可以暂时当一个乖巧、好脾气的小姑娘。

“先不谈这事了……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说,陆太太,我们是不是该洗洗上床睡了?”

陆隽辰看得出,她在研究他娶她的目的。

她是一个相当谨慎的小姑娘,内心防备也比一般人要强。

不知为何,他竟生了逗她之心。

起身,上前,一把将她拉过,扣在怀里,二话不说,直接抱起。

面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时卿先是一愣,而后是如临大敌,沉静的脸孔上顿时浮现几丝难得的不安,叫了一声:

“你……你干嘛?”

“新婚夜能做什么?陆太太,你这问题是不是有点多余?”

陆隽辰慢悠悠说着,瞄到她脸色越来越紧张,心里憋着想笑。

好吧,他邪恶了!

从来不知调戏为何物的他,今晚上忽就萌生了想调戏老婆的高昂兴致。

这一刻,他憋着坏,故意把脸凑过去,把声音掐得格外的暗哑暧昧:

“当然是做夫妻之间该做的事。老婆大人……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可不能辜负春宵……”

时卿整个人僵硬起来。

老婆大人?

春宵一刻?

妈呀,她急得大汗都要出来了。

“等一下,我……我要上个卫生间……总得……总得先洗个澡吧……”

时卿抓着他的衣襟,故作镇定地叫着,平静的声音里透出了一丝异样:

“你……先放我下来。”

这是借机想逃?

陆隽辰挑了挑眉,还是把人放下了。

她转身就闪进了洗手间,那略显仓惶的模样,令陆隽辰咬唇,忍俊不禁。

她急了。

心态崩了。

到底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大孩子,心思再怎么沉稳,面对男人,总难免会慌乱。

他从来不喜和女人打交道,现在却发现,逗她,调戏她,竟是一件特别让人开心的趣事。

在她想把卫生间房门合上时,他的长臂伸过去按住了,懒懒笑道:

“别呀,一起洗才更有气氛,顺道还可以省点水费……老婆不介意洗个鸳鸯浴吧……我挺期待的……”

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解扣皮带。

“陆太太,要不,你帮我脱啊?增进一下夫妻情份?”

哈哈,他是不是很坏?

新婚太太被逗弄得面色一点点沸红起来。

“我喜欢……喜欢单独洗……。”

门内,时卿急巴巴合上门,心脏砰砰砰乱跳。

瑞姨啊瑞姨,你给选的这男人,怎么是个急色鬼?

竟这么猴急地想要睡她?

她突然有点怀疑瑞姨是不是被这个男人给骗了?

不行啊,她得把这人放倒了。

要不然,今晚上,她怎么躲过去?

这婚事,她是不作数的,夫妻之实自然是不能让他坐实了。

门外,男子低低地笑声在传进来:“老婆,你跑什么?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别害羞啊!”

他开心得不得了。

丫的。

难道他故意在调戏自己?

有可能。

瑞姨介绍的男人,人品不可能有问题。

胡思乱想着,最后她下定了决心:必须药倒他。

磨磨蹭蹭洗完澡出来时,时卿看到陆隽辰正在翻她的的书柜。

她表现得很娴慧,没生气,而是语气温温道:“你也去洗一洗吧……水已经给你放好了。”

陆隽辰瞄了她一眼,看到她了擦头发,湿发的模样,又多了几分撩人的姿态,保守的睡衣上面印着卡通图案,看上去就像一个高中生。

他发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异样。

看来,他的确需要冲个澡,否则,还真有可能玩出火来。

但他没有马上去。

忽又生出了另一种兴致。

“吹风机呢,我给你吹吹头发吧!”

他走进卫生间找。

之前,他听谁说来了:老婆洗头,老公就得给老婆吹头发……

这样可以增进夫妻感情。

嗯,也能更好的调戏她。

“啊,不用了。”她拒绝。

“要的。过来……”

可他还是在卫生间找到了吹风机,并且很强调地就把她拉了过去。

嗡嗡嗡。

电吹风嗡嗡作响,她的头发在他的指间淌下,又细又软又滑。

这种感觉,陆隽辰从来没感受过,而香气又是一阵阵若有似无地沁入他的鼻间。

他觉得自己应该立刻马上洗冷水澡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流鼻血。

他老婆的身段,太玲珑妙曼了,身子又香,简直就是在引人犯罪啊……

“行了,干得差不多了。乖乖在床上等我……”

吹干后,他故意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

吓得她很麻溜地跑了。

他再次低低地笑了。

小丫头挺纯的。

逗着挺好玩。

门合上了。

另一头,时卿沉下了脸,心跳加速,这家伙,也太会撩人了。

而她居然被他身上的气息压得有点心慌意乱。

她一咬牙去倒了两杯酒,并在其中一杯当中下了药。

没一会儿,陆隽辰洗完澡出来了。

她温温地端起一杯酒递了过去,“瑞姨说了,这是交杯酒,必须喝,喝了才算是礼成。”

陆隽辰接过,不疑有他,和她交臂干了。

放下杯子,时卿捋了捋秀发,娇羞答答地坐到了床沿上。

这是等着要和他共度良宵?

陆隽辰笑吟吟走上前,想再好好逗弄一番。

才两步,他就发现头昏沉起来。

他不觉瞄了一眼刚刚喝过的酒杯,暗暗一惊:

擦,这丫头竟在酒里下药?

果然啊,老狐狸养大的小狐狸,怎么可能是只乖乖让人摆弄的小猫?

他竟着道了。

很好,敢算计我,陆太太,这笔账,我记下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