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3,登记,拜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简介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是作者望晨莫及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门外,陆隽辰看见了她——时卿,这个将要成了他妻子的女孩。斜去的阳光照在民政厅大门上,光芒迸射,她穿着一件修长的黑T恤,那T恤大到也可以将她整个儿不包出来。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大到出乎意料的黑眼镜,遮挡住了那一双很好看见令人惊艳四座的大眼睛,镜片中闪着斜去的阳光照在民政厅大门上,光芒四射,她穿着一件宽大的黑T恤,那T恤大到可以将她整个儿全包起来。。...

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小说-3,登记,拜堂全文阅读

门外,陆隽辰看到了她——时卿,这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孩。

斜去的阳光照在民政厅大门上,光芒四射,她穿着一件宽大的黑T恤,那T恤大到可以将她整个儿全包起来。

巴掌大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大到出奇的黑眼镜,遮住了那一双好看到令人惊艳的大眼睛,镜片中闪着流光,而这流光衬得她的美眸——异样犀利。

这份犀利,似可洞烛一切。

丑吗?

这打扮,真的是又土又丑。

和老师手机里那清新可人的形象,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路上若遇到,根本没办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如此善于伪装。

这姑娘,不简单。

这一刻,他对这个未过门的“小妻子”生出了些许兴趣。

噙着一抹但笑不笑,他上台阶,推门而入,近距离观察。

脸蛋,好小。

肤色,好白。

眼神,好犟。

个子,好矮,比他矮一个头。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她对视着,没有退让,倔强不驯的本性早已刻进她骨子里。

他是男人,男人就得让着女人。

淡淡笑了笑,他站定在她面前,恣意地盯视她。

“陆隽辰。赵老师的学生。时卿是吗?很高兴认得你。”

他冲她伸出了手。

他的手掌很大,骨节分明,力量感十足。

她盯了一眼,却没和他握手,借着和瑞姨说话,轻声问道:“瑞姨,您什么时候做过老师?”

“十几年前吧,那时还没带着你呢……来来来,握个手,算正式认识了……”

瑞姨就是那神助攻,一把拉过时卿的小手,扣住了男人的大掌。

大掌滚烫。

小手微凉。

大掌本能地握住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小手却本能地避开了,小手主人道了一句:

“去登记吧。”

缩回手,她暗吸气,走向柜台,却怎么也甩不开那份灼热感。

不喜。

很不喜。

陆隽辰神情一幽,暗暗搓了搓指间留下的柔腻触感。

他从不喜和女子零距离接触,原以为答应娶这个女孩,可能会不能适应,但初次印象,竟不坏。

他跟了过去,和她坐到一起,填资料。

十五分钟后,他们拿到了结婚证。

时卿看着瑞姨笑得欢天喜地,一手牵一个,感叹道:

“好了好了,我最放心不下的丫头,嫁给了我最得意的学生。我死也宽心了……走走走,我们回杨家村,拜个堂,洞个房,吃个交杯酒,我就没遗憾了……”

时卿:“?”

还要回家拜堂洞房?

不是应该回医院了吗?

“瑞姨,婚我结了,您现在应该跟着我回医院,而不是回村……”

她不能和瑞姨生气,只能温声和她讲道理。

“不行,得先行礼。医院那头,我们已经办出院手续了……我就想看你们结婚,然后安安稳稳死在家里。医院那味道,我不喜欢……”

瑞姨是任性的。

任性到让时卿头疼。

瑞姨啊瑞姨,不带你这么玩的吧!

你耍赖了是不是?

她瞄了一眼身边个晋升成为丈夫的男人,“是你帮瑞姨出的院?”

“嗯。”他竟点下了头。

“为什么?”她压着突然冒上来的怒气。

不好容易把瑞姨哄进医院,结果呢?

“与其把剩下的时光折腾在医院,倒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比如亲眼看着你们成礼……你不许恼小辰,小辰最听我话……你不许凶他。做妻子的,要温柔一点。”

瑞姨替男人说话,可见很看重他。

虽然,她认同瑞姨的话,可是,她怎忍心瑞姨死在乡下?

“走吧……”陆隽辰直直看向自己,“现在做点让瑞姨高兴的事最要紧,医院里的检查不重要……”

时卿皱着眉心,姜是老的辣,她从小就算不过瑞姨,如今,仍是——平白就被她算计了婚事,成了面前这个男人的妻子。

*

一个小时后,黄昏时分。

时卿坐着一辆出租车,带着瑞姨,和她的新婚丈夫出现在那幢普通的民宅。

一进门,就发现正门口,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

有一些穿着“百年婚庆”制服的陌生人,在忙里忙外地布置喜堂。

一个白衬衣男子看到他们回来,笑咧着嘴迎上前,“老大,赵老师,你们回来了,这位就是时小姐?”

他好奇地张望着,这小姑娘这打扮,还真是有点不伦不类,土得要死——陆老大那品味,怎忍受得了这种夸张的装束。

“小向啊,谢谢你早一步过来给我们安排喜堂啊,新床也安上了吧……”瑞姨颤微微走过去,看着那喜气洋洋的喜堂,问着。

“安上了。”

“新娘服呢?去婚纱店拿来了?”

“拿来了。”

“好好好,卿卿啊,来来来,我们去打扮打扮,马上就可以拜堂成亲了。你妈一辈子都没穿过喜服,我也一辈子没穿过。你得替我们穿一穿。等我去了地下,你妈若问起来,我才好回答。”

瑞姨这理由,让时卿完全没办法拒绝,再多的不愿,在喉尖滚着,绕到舌尖时,却变成了一个字:

“好。”

“你放心啊,今天的婚礼只是办给我看的,往后头,小辰会给你正正经经办婚礼的……”

“……”

他们应该是不会有婚礼的。

时卿不辩解,扶着她进了西屋。

向阳连忙把陆隽辰拉到边上:

“我说,陆大少爷,赵老师病得不轻,你不会也病得不轻,真和这小姑娘去扯证了吧?”

陆隽辰拍拍他的肩,灿烂一笑,“如你如愿,记得包个大红包。”

向阳瞪大眼,倒吸气,伸手摸他额头:

“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这可是结婚,可不是到超市买菜,随便挑了就可以拎回家。菜买错了,扔了就扔了,人可不能。老大,你的婚事,是你随随便便可以想娶谁就能娶谁的?她哪里入你眼了?长得好?”

陆隽辰笑了笑,负手走向喜堂,问:“我的喜服呢?结婚一辈子只一次,我得好好拜一拜堂,争取子孙满堂……”

向阳无语问苍天:

视结婚如畏途的陆大少,这是疯了吧,竟对拜堂这件事这么上心?

这还是他认得的陆隽辰吗?

半个小时后。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大红喜烛,灼灼闪耀,一对新人在瑞姨的主持下,拜完了天地,送入了洞房。

如提线木偶的时卿,被盖着一个红盖头,她忽有点愁:

洞房这一出,她得怎么演?

总不能假戏真做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