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五个萌娃的恶毒亲妈 第6章吃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书后我成了五个萌娃的恶毒亲妈小说简介

《穿书后我成了五个萌娃的恶毒亲妈》是作者负手看喵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乔恃抬起头眼睛闪动着,一副不不知情的模样让李盛眉头微皱,看见大家都在努力吃自己的面,便叹口气:“罢了。”但是待会,当着面亲手问她吧。望着孩子们吃得香,此刻自己肚子却不不争气的响了出来,听见轱辘的声音,孩子们再度迷惘抬起头,李盛脸上一阵尬尴。他从回去还是待会儿,当着面亲自问她吧。。...

穿书后我成了五个萌娃的恶毒亲妈小说-第6章吃面全文阅读

乔恃抬头眼睛闪烁着,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让李盛眉头微皱,看到大家都在努力吃自己的面,便叹气:“罢了。”

还是待会儿,当着面亲自问她吧。

看着孩子们吃得香,此刻自己肚子却不争气的响了起来,听到轱辘的声音,孩子们再次茫然抬头,李盛脸上一阵尴尬。

他从回来还没有吃饭呢,现在胃里一阵难受。

闻到面的清香,他努力咽了一口口水,下意识走到放面的那里,手下意识触碰了一下面碗,看到孩子们瞩目的神色,他立马缩回手,为了掩饰尴尬的情绪将手在裤缝处擦了擦。

还恰到好处的轻咳了一声,别过脑袋不去看。

几个孩子神色对望,看了一眼背过去的李盛,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情绪,最终乔复开口出声:“爸爸,想吃面就吃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几个孩子齐齐点头,示意李盛去端那一碗面。

李盛踌躇半天才点头,刚端起碗便拿起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因为他实在是太饿了。

听到爸爸吃饭的声音,抬头看着他的吃相,纷纷捂唇偷笑。

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爸爸也会不好意思呢。

正努力吃面的李盛,抬头看着此刻正盯着自己的五个包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注意到她们的视线,下意识转头朝着前面看去,看着熟悉的衣服样式,视线再次往上。

“吧嗒。”

被咬断的面重新落到碗里,还有一半被李盛咽到了肚子里。

他此刻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怎么能在这个女人跟前露出这样狼狈的一面呢,随着表情变化,脸上的颜色越来越难看。

孩子们此刻也在观察着爸爸的表情,看着怎么如此别扭。

面真的有那么难吃吗?为什么她们吃着很香?

莫非是爸爸碗里的面,和她们碗里的面不一样?于是,五小一大齐齐将视线看向了乔烟。

乔烟居高临下看着几人的表情,嘴角不由得抽搐,她真的有这么可怕吗?本来想倜傥的心思完全没了,到了嘴边只剩下干巴巴的一句话:“怎么样,面……好吃吗?”

只是神色依然在李盛脸上停留,因为这个男人的表情太滑稽了。

怎么都不能和一个成年人联系在一起。

“嗯,好吃,”五个孩子听到妈妈的话,诚恳点头,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乔烟走近,在每个孩子头上摸了摸,温和笑道:“那就好,竟然好吃,妈妈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妈妈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三女儿乔倾抬头看着乔烟眸光闪烁,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让人心里忍不住跟着萌化,看了一眼瞅向自己的五个孩子,乔烟笑着蹲下身子,看向个个神色期待的小家伙:“跟妈妈来就知道了。”

乔烟起身,再次朝着孩子们回头神秘一笑,拉着她们朝着玉米地里走去。

全程都是母女之间的互动,没有多余的一个眼神给李盛,被遗忘的某人看着六人出去了,嘴角扯了扯,因为好奇还是跟了上去。

走之前,还不忘将鸡笼子放好,把两只母鸡关进去。

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关上鸡笼子,看了一眼玉米地的方向跟了上去,还未走近,便听到熙熙攘攘的说话声。

“乔烟,我告诉你,这野兔是我先看到的,它就是我的,你拿不走。”

“是啊,这野生东西,本来就是谁先看到便是谁的。”

“虽然这地是划分给你们两口子的,可野兔它可不是认主的。”

“对啊,你婆婆年迈,就让给她的。”

“年轻人就应该尊敬老人,这野兔就交给马家妹子养伤吧。”

“是啊,骨头都被你折断了,真可怜。”

乔烟冷眼看着七嘴八舌的村民们的嘴脸,嘴角划过一抹讽刺。

真是人言可畏,而且还好大的脸。

这两只野兔都是她从空间拿出来的,而且空间里面还有一百来只。

她本来只是想利用巧合让孩子们理所应当吃到兔肉,没想到竟然被马梅花捷足先登,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扮起了可怜。

低头看着孩子们的表情,乔烟上前一步,将女儿们紧紧护在后面,神色向四周扫了一圈,神色定格在马梅花身上:“你说自己先看到的兔子,请问,有什么证据?”

乔烟居高临下,气势逼人,让马梅花身子一缩,骨折的手触碰到地面,传来的刺痛提醒着她乔烟的可怕,脸色霎时表白。

满脸惊恐朝着人多的地方挪去,还强作镇定:“就是我先看到的,大家都看到了,难不成,你还想抵赖不成?”

虽然是乔烟先看到的兔子,可是谁让她离开的,这兔肉她马梅花是吃定了。

因为仗着人多,面对乔烟的冷眸,她也多了一些底气。

一行人还在公说公有理,七嘴八舌个不停。

乔烟脸上闪过不耐烦,不想和他们闲扯,再次出声问道:“我说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大家看到我抓兔子就是证据,难不成你也有证人不成?”看到乔烟靠近,马梅花更是努力挤向人群。

朝着乔烟投去挑衅的目光。

她就不信了,姓乔的还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动手不成?

乔烟眼里的神色越来越凌厉,每走一步,马梅花心里就漏掉一拍。

她一阵心虚。

“妈妈,你别生气,我们不吃兔肉了,回去吧,好吗?”乔恃是个心思灵敏懂事的,知道妈妈在为她们争取肉,神色祈求着,扯着乔烟的衣摆:“我们不想看到你有事。”

以前妈妈只要被指责一回,就要不高兴很久,身子也会变弱。

她突然想起原主思想守旧,抑郁的性格,看着孩子们神色里面的害怕,她心里一阵触动,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只是这一举动看在别人眼里,就是乔烟变相的示弱。

“乔烟,你看,孩子们都这样说了,你还要如此坚持吗?”

“莫不是,都二十多岁的人,连个孩子都不如?”

“是啊。”

就在马梅花脸上露出得意的目光,下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