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爷家的影后又飒又撩 第2章傅予霆,你对得起我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傅爷家的影后又飒又撩小说简介

《傅爷家的影后又飒又撩》是作者井井然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傅予霆,拿命来。”白未晞冲上来,透着浓浓的杀意。目标是那站在那里,表情淡淡,姿态随便,却长相比明星还得帅,身材完美宛若模特的男人。一想起自己在渡劫一次失败,有一半的责任在他。她冲过去时,手握成拳,就得咂向这个男人的脸。却见傅予霆抬手,就这白未晞冲上去,透着浓浓的杀意。。...

傅爷家的影后又飒又撩小说-第2章傅予霆,你对得起我吗?全文阅读

“傅予霆,拿命来。”

白未晞冲上去,透着浓浓的杀意。

目标就是那站在那里,表情淡淡,姿态随意,却长相比明星还要帅,身材完美宛如模特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在渡劫失败,有一半的责任在他。

她冲过去时,手握成拳,就要咂向这个男人的脸。

却见傅予霆抬起手,就这么轻轻一拔,轻松化解她的力道。

还一个反手,反擒住她手腕,让她背靠着自己:“白小姐,你……”

话还未说完,白未晞一条腿直接抬起。

以柔韧度极强的姿态,狠踢向身后人的脑袋。

这秀长的腿,再加上以常人难达到的极好韧度,都让人想叫好了。

“傅爷,小心。”白子菡在那里提醒着。

傅予霆却并未看向她。

一个偏头,轻松躲过。

低沉极有磁性的声音:“白小姐,这般泼辣可不好。”

“呸。”白未晞一个狠瞪:“要不是你这臭虫,我怎么会沦落如此?”

青丘九尾狐的长相,得天独厚。

容貌昳丽,精致迷人。

明明脸上透着狠意,别人可能是扭曲,她却皆是风情。

让人看直了眼。

再看向抓着她的男人,鹤立鸡群不说,那如雕塑般的精致俊美脸。

两人站在一起,加上这暧昧的姿势,美的像副画。

白未晞挣脱了几下,没有挣开。

眉头皱的更紧,没好气的道:“姓傅的,松手,有本事,等我伤好了,咱俩再打一场。”

要不是她没了法力,哪里轮到这臭虫嚣张。

得到的却是傅予霆轻笑:“行。”

这两人暧昧又熟稔的模样,让大家好奇着。

也让白子菡先是震惊,后又露出不甘与嫉妒。

白未晞什么时候与傅少认识的?

她自以为将嫉妒之色掩藏的很好,却被想要偷袭的白未晞瞟到。

眼珠滴溜一转,所有怒意收敛。

劲道一收。

顺势柔弱无骨的,贴到了身后男人身上,没注意男人眼中的诧异与深意一闪而过。

此时,她背靠在傅予霆的身上,在那里道:“唉呀,姓傅的,我脚痛。”

正所谓,内斗什么时候都可以。

但有外敌在,先打败敌人再说。

看这女人有了那个叫亦哲哥哥的,却又眼馋着这臭虫,这花心的模样,比他们狐狸精还可耻。

此时,她将全身力道交给身后男人,手也趁人不注意时,暗掐着身后男人的腰,那意思是让他配合自己。

故意装成嗲嗲的道:“傅予霆,我脚痛,抱我。”

她与姓傅的从小虽然见面就掐,但要坑别人时,两人到是默契的很。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意料中的公主抱并没出现,只有一声轻笑:“白小姐,我与你应该还没熟到这份上吧。”

“……”白未晞一僵。

这人居然不配合自己?

转头,就看到一双带着戏谑的锐力眼神。

这是气自己当众说要杀他,让他没面子的仇?

傅臭虫果然还跟以前一样,小气记仇的很。

可,她是谁?

看着白子菡眼中的嘲讽,朝她一笑,接着眼眶一红,人也顺势转身要去抱男人。

看他要后退,眼疾手快搂住他的腰。

嘴中还在大声道:“傅予霆,明明前天你在床上叫我宝贝,甜心,说我不能嫁给安亦哲那废物,现在就不承认我们关系了吗?”

有人倒抽了一口气。

这几天,不少人都有吃着白安两家的瓜。

就算一开始没认出这位主角。

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还不明白,那以前的瓜就白吃了。

所以这位白家小姐,是为了眼前这位傅爷,才甩的安家少爷?

哇,大瓜。

惊天大瓜。

又甜又多汁。

白未晞听到众人的议论,暗笑在心。

嘴上却在那里道:“呜呜呜,我现在为了你已经甩了那废物,还被白家给赶出门,你难道想要跟渣男一样,不要我?”

“傅予霆,你对得起我吗?”边说边哭,边抬头看向男人。

那眼中有着警告:‘你要敢多说一句,我就搞更多的事。’

论搞事,她青丘小祖宗排第二,无人敢第一。

傅予霆看着双眼含泪,却透着狠意与风情的女人。

不但没生气,眼中反而闪过兴趣。

这白家的小姐,到有趣。

完全不像传言中所说的,木讷又胆小。

想起自己将她众废弃的工厂中救出来时,她当时还像只受惊的小兽。

那眼中的绝望,完全没有生机。

怎么,就睡这么一觉,变了个人?

“舅、舅舅。”安亦哲在那里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

演戏演得正嗨的白未晞:“???”

舅舅?

臭虫什么时候有外甥了?

傅予霆看着突然全身一僵的白未晞。

眼中的笑意再一次闪过。

抬头,笑意隐退。

淡淡看了一眼外甥。

安亦哲看到这眼神,就瑟缩了一下:“我、我。”

他从小就怂这个只比自己大五岁的舅舅。

可一想到,是舅舅抢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未婚妻。

他又有些不甘心的问:“为什么,舅、舅舅,你为何要这样做?”

“乖外甥,当然是因为你太垃圾。”白未晞是真没想到他们是舅甥。

“当然是你太垃圾。”白未晞赶在傅予霆说话之前,用眼神威胁他。

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咬牙:“敢说话,我就说怀了你孩子。”

见傅予霆挑眉,她呵了一声,冷酷无情:“你试试。”

然后转头嘲讽:“外甥,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这长相,再看看你舅舅这长相,就算是个眼瞎的都知道怎么选吧?

再说了,像你这种喜欢脚踏两条船,想与我订婚,还勾搭我那不成气妹妹的烂人,我是得多瞎,才会选你?”

“外甥啊,你可别怪舅妈,毕竟有脑子的人,都会选择你舅不是?”

一个一口舅妈,说的十分顺口。

又看向脸色菜嘴唇肿的白子菡,要笑不笑的说:“这样的男人,送你,不用谢。”

神清气爽的白未晞,换成甜美的声音道:“亲爱的,你是来看我的吧,赶紧进来。”

用着她天生的大力气,以不容反抗之姿,将傅予霆扯进了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

脸一胯。

以手为爪。

抓向男人的脖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