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说书人 005.弥勒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隋说书人小说简介

《大隋说书人》是作者不是老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各位,实际上我不明白您听出了没。这贾老大是眼神好么?毕竟也不是。这正相反地,他心思好好活着呐。打一出门时起看见马三儿,到尾到脚这么一扫,就明白到底是咋回事了。因为这话是捧着说,什么意思呢?实际上是变着花样说马三儿,咱们一个头磕地上,拜把子的兄弟不假。所以这话是捧着说,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变着花样告诉马三儿,咱们一个头磕地上,拜把子的兄弟不假。可你这也发财了,要是借钱或者干嘛的,免开尊口。列位瞧,这心思可算是玲珑了吧?。...

大隋说书人小说-005.弥勒佛全文阅读

“各位,其实我不知道您听出来了没。这贾老大是眼神不好么?当然不是。恰恰相反,他心思活着呐。打一出门起看到马三儿,从头到脚这么一扫,就知道咋回事了。

所以这话是捧着说,什么意思呢?其实就是变着花样告诉马三儿,咱们一个头磕地上,拜把子的兄弟不假。可你这也发财了,要是借钱或者干嘛的,免开尊口。列位瞧,这心思可算是玲珑了吧?

可你说马三儿听不听的出来?也能。也知道,自己哥哥是给自己留脸儿呢,说话捧着来。瞧我衣着光鲜,也发财了。在借钱有点说不过去。可人啊,就是这样。被逼无奈之下,人家给脸面都不能要。“

说着,他满脸的讨好,把马三儿演的是活灵活现:

“诶唷,哥哥诶,我这都穿着零碎儿呐……哎哟……哥诶,我眼泪都下来了……那个……我来求哥哥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弓着腰驮着背说的,凭空矮了一头,卑微至极。

而话说完,迅速的坐直了身子,微微扬起了头。

表现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前后反差极大,把这一屋的人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同时,这话里的语气依旧亲热,把握住了“贾老大”的精髓:

“求?还求我?你这是怎么了?兄弟。说,谁欺负你了,打哪儿了?哥哥给你出头。”

“列位,瞧见了吧?贾老大还在这搪塞呢。死活就不往钱上找。马三儿但凡要点脸面,人家都这么说了,也不能再开口……可是,人被逼到这份上,也是没办法了。干脆!“

话一收,脸上再次堆满了讨好:

“哥哥诶,我这眼下也是真没辙了。这个这个……我啊,钱紧。真是没辙了~哥哥看看,这无多有少,您啊,多少拆给我点。眼下我先把这年关过去。我这……我这……唉,我但凡有一点法子,也不会跟您开这个口,哥哥诶~我这……列位。”

他再次坐直了身子:

“这天底下最难的,便是借钱。二人相交,好朋友。一提钱……咱就说吧。借钱,钱给你了,你还不上。伤交情。可你这边刚开口,那边直接来个:不借,俩人都下不来台,伤交情,更伤脸面。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与人相交,切莫提钱。”

听到这话,这一屋子人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有的甚至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便什么事都没发生。

可从今天起,大家心里似乎对俩人的交情都有了一个分寸。

说书其实就是这样。

三尺高台,不敢说高台教化,但至少也是劝人向善。

而正喝茶吃豆子那俩大爷对视了一眼……原本从李臻说了荤话后就一直背身的那大爷再次转过了身来。

“贾大爷呢,一听这话:嗨,兄弟。你我二人知!己!弟!兄!亲哥们一样,这都不叫事儿。”

“马三儿听到这话脸上立刻出现了笑模样了:那好,那我就谢谢哥哥了。”

“嗨,看吧。”

“……?”

听到这话,这一屋子人一愣。

看吧?

看什么啊?

“是不是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看着众人,李臻微微一笑:

“列位,天底下顶数这话最滑头,也最不是东西。人家问你借钱,是借三百两五百两,还是十文二十文的……你是借还是不借?什么叫看吧?看什么啊?这云山雾罩的。马三儿呢,也有点没弄懂。贾老大呢,手一掐马三儿胳膊:兄弟,这真武庙,你来过么?”

“马三儿点点头:来过啊。”

“诶,你不知道吧?这真武庙前段时间重新装裹了一下,里面的好些个真神像啊都重新弄了一遍,还添了好些好玩的东西,走,我带你去看看。咱哥俩啊,把臂同游!”

“马三儿心说我哪有心思看这个啊?刚想说什么,就见贾老大招了招手:来来来。不由分说,就把马三儿往台阶上拉去。本来啊,马三儿在台阶下面。被贾老大这么一抓,两步就上来了。一进来,进了山门,左右是哼哈二将。列位,知道什么是哼哈二将么?”

看着众人有些迷糊的眼神……

李臻知道,这个时期的人们愚昧者颇多,在加上佛道两家虽然以成体系,但一些细节还没完善。为了保持神秘性,普通人没点见识还真分不清楚什么神仙是干嘛的。

于是就给解释:

“其实这哼哈二将是佛门金刚,司职山门守卫工作。诶,我看各位客官有点没懂。这不是真武庙么?怎么就佛门金刚守门了?别急,这事儿咱们放到后面说。就说这哼哈二将一曰郑伦,能鼻哼白气制敌拿妖,二曰陈奇,能口哈黄气擒敌克鬼。说直白点,这俩人要是走街上碰到个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郑伦:哼!,先把人定住了。陈奇呢?他“哈!”的一声,抢了人家钱袋子就跑。你瞅瞅那帮秃驴这收的什么玩意儿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眼前这个道士在那埋汰佛门中人。

其实这两家的信仰对眼前之人无所谓。可听着道士埋汰和尚,这热闹可太好玩了。

“兄弟,看着这俩了么?怎么想的啊?”

“……哎哟,哥哥,我知道了。你看这神像,神采飞扬,一看就是发了财,在这等着把钱借给别人呢。”

“贾大爷一听这话就乐了:哈哈,兄弟,来来来,我跟你说啊。你瞧见了么?这俩人,连个座儿都没有。搁这站着呢。第二呢,一看来人了,来干嘛的?一听是借钱?右面这个:哈???左面这个:哼!!!”

高高的抬起了头,鼻孔冲人,发出了“哼”的一声拒绝之音后。

“哥哥您……”

“来,兄弟,进来进来。”

“列位,走过这第一道山门,这就到了殿前了。这第一座殿是什么殿?弥勒殿!您瞧见了么?真武庙,守门的是哼哈二将,第一座殿是弥勒佛,你说这寺庙好的了好不了?哪里像是出家人修行之所?弥勒佛秃脑袋,大肚子,袒胸露怀,手里攥着个布口袋。贾老大一指:兄弟,这尊佛认识么?”

“认识认识,弥勒佛,哈哈,大肚能容容天下能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哎呀,这是一口袋钱憋着借人呢。”

“哈哈哈~”

屋子里又响起了阵阵笑声。

“哈哈,兄弟,你瞧瞧,你这心态可真好……我就问一句话,这天儿凉不凉?”

“凉。”

“这么凉的天儿,这孙子连个厚衣服都没有,别说厚衣服了,帽子都没……”

“哈哈哈哈哈哈~”

一听他这道士管弥勒佛叫孙子,屋子里的笑声更大了。

这什么故事啊……

听着可太好玩了。

这时,李臻擦了擦头上的汗……

他这会只觉得水裆尿裤的,身上……已经湿透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