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说书人 003.一毛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隋说书人小说简介

《大隋说书人》是作者不是老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说故事?听见这话,别说其他人了,连店小二眼里很好奇的神色都浓烈了出来。而在李臻眼中,新来的这俩大爷呢,有一个,对他的话所以是很有兴趣的,望着他是满眼的疑惑与很好奇。但另一位大爷就差一些了。听见了他的话后,也没动身子,而已把头扭了回家去,对店小二说而在李臻眼中,新来的这俩大爷呢,有一个,对他的话应该是很有兴趣的,看着他是满眼的疑惑与好奇。但另一位大爷就差一些了。。...

大隋说书人小说-003.一毛钱全文阅读

说故事?

听到这话,别说其他人了,连店小二眼里好奇的神色都浓重了起来。

而在李臻眼中,新来的这俩大爷呢,有一个,对他的话应该是很有兴趣的,看着他是满眼的疑惑与好奇。但另一位大爷就差一些了。

听到了他的话后,也没动身子,只是把头扭了回去,对店小二说道:

“一壶茶就行。“

行个屁。

这哪能行?

李臻飞快的判断出来这位可能是主事的,赶紧说道:

“大爷别忙,这天寒地冻的,一壶茶干喝可没什么意思。在来盘炒豆子冲嘴儿听故事,那是最舒坦不过了。”

“……”

背对李臻的那中年人听到这话后,又扭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在加一盘炒豆子。”

“好嘞,客官慢座,马上就来。”

店小二快步离去,而李臻的心思也踏实了……

这一壶粗茶一文钱,一盘豆子一文钱。茶,他赚“3毛”,豆子,他赚“7”毛。

这书也开说了,最起码一文钱算是到手了。

这一文钱咋说能换个饼,加上中午这顿饭,明天算是饿不着了。

有了这一文钱打底儿,他反倒不急了。

说书这东西,曾经在那个世界里大小说过不下几千场的李臻明白,人家要是想看故事,直接买个话本就得了。

评书,听的是赞儿,听的是评。

武评马踏飞燕,文评铁骨铮铮。

于是,他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

“各位,我今儿个说的呢,叫做评书。您各位可能听的新鲜啊,心说我一个穷酸道士,如何能大言不惭的敢对读书人的事情来评价?诶,这点子便在这了。三清在上,出家人不打诳语。书,是圣人们写的,但这道理,其实万般书籍无非论在一个“善”字。莫要管你是修身,治国,还是平天下,归咎其根本,无非便是让这个世间变的更好……诶,二位大爷,快坐快坐,小二,来人了!“

正说着呢,打门口又进来俩人。冻的哆哆嗦嗦的,李臻一瞧就知道,这俩人不管是喝酒还是干嘛的,最起码这炒豆子是跑不了了。

店小二赶紧从后堂跑出来招待,而李臻则继续说道:

“总之吧,书也好,故事也罢。便是这世间道理的终极体现。而今天呢,咱们不聊什么大道理,我啊,就给您诸位讲个故事。故事说的是什么呢?您各位也听了,一个故事,9个人头,十三条人命。话说休烦,咱们这就开始。”

他在这说,刚才那三桌客人就在那听。

也没人打断。

反倒觉得挺新鲜的。

并且店小二也没说今儿个听个故事要花钱。

嗯,既然没说,那一会就算让自己掏钱也不给。

谁让你不提前说好的。

而点了一壶茶和炒豆子的俩大爷互相对视了一眼,没吭声。

就听李臻这么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列位,这故事发生在哪呢?诶,发生在一座叫做北京的城市。您也别打听是哪儿,反正是我编的。咱们就说这故事。却说,这故事发生的时候,也是在这天寒地冻之日。在这北京城的京西,有一座真武庙。真武庙是什么都知道吧?我就不解释了。话说这天儿,天寒地冻的,按时间来说,是未时。这真武庙门口来了一人。”

说话间,新来的那桌客人也点完菜了。

果不其然,李臻又赚了七毛。

他腰板挺的更直了一些。

而这俩人也不知他是干嘛的,看他在那絮絮叨叨的,这会没上菜,也就听个新鲜。

“来这人呢,看上起三十来岁,不到四十。列位,刚也说了,天儿啊,冷。这主儿呢,身上穿的衣服在这个时节略显单薄。脚下的皂靴也都开线了。您想啊,这时冬腊月的,穿的衣服也薄,靴子也漏,这一瞅就没什么钱财。

这我也不怕和诸位说,这种人要是那天道士我当班,瞅着他这样我都不带从屋里出来的。不管他是来烧香拜佛还是捉鬼拿妖,这一看就捞不出来什么油水。道士我礼拜三清皈依出尘不假,可天寒我也冷,没米我也饿。我和他犯不上,是吧?最好他能跑去哪座寺庙祸祸那群秃驴去,可别来麻烦我……“

“哈哈哈~”

听到李臻这话,有一桌大爷忍不住笑出了声。

同时,原本背对着他在那喝茶吃豆子的大爷也终于转过身来了。

李臻笑着点点头:

“且说这人是谁呢?书中暗表,这人啊,姓马,叫马三儿。住哪呢?住北京城外边儿。要说早年间,马三儿的家,也安在城里。但他这人吧,有个毛病。好赌。

列位,俗话说:久赌无胜家。

沾上了这个,纵使有万贯家财,早晚也得折腾到里面去。所以在这里也和诸位说个题外话。兜里有钱,您坐在这同福居吃了喝了,落到肚子里了。您别管这顿饭是三五个大子儿还是二两银子。记住,别心疼。你吃了喝了,这银钱,便是你的了。可您要说您哪去赌了,那钱可就成别人的了……嗨,话扯远了。在说回来。”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很直白,一旁的店小二听到后也微微点头。

这话听着挺舒坦的。

就是嘛。

来我们这吃点喝点,不比什么都强?

这穷道士还不赖,还知道替我们说话。

“那么却说,这马三儿今儿个来这真武庙干嘛呢?求签算命?还是被哪个秃驴瞧他没钱,给出了个损招来祸祸我们这些道士?”

“噗……哈哈哈哈哈……”

点茶那桌的大爷笑的更开心了。

而另外一位大爷瞅着嘴角也在抽动……

似乎在压抑自己。

李臻眉眼含笑的摆摆手:

“都不是。来干嘛了呢?来见好朋友来了。他有俩拜把子的兄弟,马三儿行三,前面有俩哥哥。这大爷呢,姓贾,叫贾老大。二爷姓闷,叫闷老二。马三儿来找这俩哥哥,干嘛呢?这眼瞅着就快过年了,心里琢磨着找俩哥哥拆点钱,买点东西回家,不然怕这年过不去。”

“先去的这贾大爷的家,问说我大哥在么?嫂子说没在,上真武庙和老道喝茶聊天去了。这才寻到这,打算来找大哥借点钱的。”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一声吆喝:

“来卸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