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 第五章 乌足阻路,极凶之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小说简介

《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是作者我真不想出名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卧槽?又是你这一条咸鱼,是也不是小号被封终于等到拿大号上去了!!】【这种键盘侠真的逗,就跟小丑一样见严禁别人好,兄弟们,给劳资狠狠地地举报!】【蜷缩在阴寒角落啃泡面的蛆虫,我真服了你这条孬货,成天搁着搞破环有意思吗?现在的是2022年,你的大大清早亡苏凡的马甲刚刚把话发出去,一大堆网友直接对着他就喷了起来。。...

看个直播,我竟被当成了仙师?小说-第五章 乌足阻路,极凶之地!全文阅读

【卧槽?又是你这一条咸鱼,是不是小号被封终于拿大号上来了!!】

【这种键盘侠真的逗,就跟小丑一样见不得别人好,兄弟们,给劳资狠狠地举报!】

【卷缩在阴寒角落啃泡面的蛆虫,我真服了你这条孬货,整天搁着搞破坏有意思吗?现在是2021年,你的大清早亡了!哪有那么多封建迷信的东西!爷就是豫州省的人,还特么豫州有村,十死无生!滚!!】

【看个直播给爷整笑了,玄门为引,百鬼筑巢讲得确实是有模有样,兄弟说不定你去一些偏远山区装神弄鬼偏偏七八十岁没文化大爷大妈还有点希望,在虎鱼直播间,人均本科,你只能被举报封号!】

说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但它也有记忆。

苏凡的马甲刚刚把话发出去,一大堆网友直接对着他就喷了起来。

【一条咸鱼:这深山老林里忽然多出了一扇门,还是新的,上边的字和图案都像是刚刻上去的一样,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

在上床的苏凡很无奈。

他只能说劝人难啊。

他倒是希望自己猜错了,可这一切都往诡异的方向进发,要是这个时候没劝住一旦进入这扇门可就晚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只要有钱赚你要资本家在珠穆朗玛峰装电梯、太平洋做护栏都可以,太行山里装个门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估摸着这就是一个景区。】

【楼上正解,现在不都流行这种题材的景区吗?】

只听到网友纷纷解释道。

【一条咸鱼:谁家景区建在这荒郊野外啊?而且还是这种苍龙无足,玄武藏头,白虎衔尸的三凶之地,呸,还有个乌足阻路,简直就是极凶,在这里投资做景区怕是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退一万步就算这里是景区,这么荒凉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

其实他倒是真希望这是一个主题乐园,可关键这一点都不像来着。

【没文化真可怕,你那些什么龙啊,玄武啊,白虎啊爷搞不懂,但景区就一定得有人守着?万一是进去之后才有人呢?】

【话说之前冰冰老婆不是说了吗,收到一个网友私信说这个地方很有探险意义,说不定是一个主题恐怖乐园的商业宣传呢,毕竟冰夏姐妹花也算是有不少流量的主播了,没有人也很好解释毕竟没有开张嘛,就像工地里的工人那不都是在里边修,外边看不见。】

【我跟楼上的想法差不多,你们还记得刚刚那个老头不,估摸着就是这里工人,之所以这大门上的漆还有字都是新的原因就是对方刚刷完,那肯定是新的难道还是旧的啊?!】

【唉,我说你们真是自讨没趣,估计那个喷子是从大山里来的吧,虽然我国科普做得很好早已杜绝了迷信但村里总有些神神叨叨的人,你们跟这么一个人较真干嘛,有这个时间还不如看初夏女神解密门上的古老铭文。】

传媒大学303寝室。

“确实,这景区还有点东西,看初夏女神解密门上古老铭文不香吗,理一个故弄玄虚的喷子干嘛!兄弟们先喝点饮料,晚点咱再去吃饭,来,凡哥,给。”

王胖子拿着饮料苏凡。

“好,谢啦。”

苏凡一脸接过胖子递过来的快乐肥宅水,表情略微有些尴尬。

倒不是因为吃饭的事,只是在想要是胖子知道他苏凡就是直播间里的喷子会发生什么?

要知道刚刚这货可是因为这喷子气得牙痒痒,硬生生把一罐空的可乐瓶给砸扁了!

其实看着弹幕,苏凡在心中是很愿意相信网友们说的。

这是一个还没开张的景区,黑色的大门是景区的门,而门上的图案和古老文字是为了营造神秘感和恐怖的氛围,而那路上的老头是装修工人。

高手在民间嘛,那种古文也能写。

但人为啥要说‘别往前走了,回去吧,回不来的’这种话?还有天上掉了一只死乌鸦,那乌鸦就在老头的背篓里,最关键的是直播间忽然诡异的模糊了起来。

莫非这些也是为了营造神秘感?

倘若真有公司能做到这种极致的环环相扣,这主题景区的策划人简直能封神!

可他不怎么相信在这个世界能有这种大佬级策划,毕竟放假去玩个鬼屋全程都在尬,就跟那斗破的剧组一样五分钱特效,简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三哥,老五,来,饮料。”

这是一个五人间,除了一个本地的同学回去了之外,其他人都在寝室里。

他们分别是老三阎宇山,老五霍仁。

“胖子你别说我心直口快,我觉得这不像是景区,而且刚刚那个老头如果真的是工人,对方开口不要去了这或许可以理解,但回不来的是什么意思?”

只听到此刻的老三阎宇山开口道,作为哲学系的男人有自己清晰地逻辑思维,最忌讳的就是随大流。

一路上他都观察仔细着呢,发现了很多逻辑不通的地方。

“四哥,我也觉得很不对劲,没开张的景区根本不是这样的,而且我学过摄影,摄影机是不可能出现像之前那一种人像是在烟雾中的模糊镜头。”

老五霍仁也对着说道。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你俩不会跟刚刚那个喷子一样,认为这个地方有鬼吧?我承认确实有一些疑点,但这应该是最优解释了吧,凡哥,你觉得是不是。”

王胖子朝着苏凡的方向看去,在他看来这一个学哲学的一个学艺术的实在是太杠精了,想从苏凡这里找到一点藉慰。

“其实我同意老三和老五的说法,这一路上有太多疑点,而且我留意到了那老大爷的背篓里有一只死乌鸦。”

听到王胖子找自己寻求一丁点安慰苏凡哭笑不得,要是这货知道自己其实就是他骂骂咧咧的那个喷子,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什么?那老头的背篓里有一只死乌鸦?凡哥,你是不是看错了?”

胖子一脸不可置信。

“二哥我也看到了!”

老五霍仁猛地举起手看着苏凡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