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 第三章 两个修行方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小说简介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是作者当年烟火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很不错。”沈浪写就时间记录,记下来鉴定结果,一旁的徐洪涛则掏出一个木盒,将青玉封入其中,标好标签,并将一个竹签递过来了陈堡主。“谢徐叔!”陈堡主表示谢意。这竹签,实际上就等于码头运送工的一种签筹,每到月初,都能凭借这签筹如何领取月利工钱。陈堡主虽签了卖笑沈浪书写记录,记下鉴定结果,一旁的徐洪涛则拿出一个木盒,将青玉封入其中,标好标签,并将一个竹签递给了陈少君。。...

我在当铺鉴宝的那些年小说-第三章 两个修行方向全文阅读

“不错。”

沈浪书写记录,记下鉴定结果,一旁的徐洪涛则拿出一个木盒,将青玉封入其中,标好标签,并将一个竹签递给了陈少君。

“谢徐叔!”

陈少君道谢。

这竹签,其实就相当于码头搬运工的一种签筹,每到月底,都能够凭借这签筹领取月利工钱。

陈少君虽签了卖身契,更只是一个朝奉学徒,但每月也能领取工钱,凭的就是这鉴定物品之后获得的签筹。

虽然并不多,每一个签筹才合计三十文。

一个月下来,就算每天一个,也才九百文,一两银子不到。

而后,他才转身,往后院方向而去。

在转过身的同时,他目光却也忍不住往偏殿旁,一个拱门方向望去。

那里,连接着大厅,也是林氏典当铺的店铺所在,其中有一个当铺高台,将他的视线阻隔,也一定意义上,将他给封闭在当铺之内。

即便当铺并不限制他们出行,但林氏典当行,前店后院,后院有高墙封锁,禁绝外出,典当铺内人员想要出门,只能通过前门。

而作为当铺之内,有可能接触到典当之物之人,出门之时少不了要与掌柜的报备,还要经过搜身,验器,问询……问者威严,搜身者粗暴,如非必要,当真没谁想要轻易外出。

陈少君的记忆中,他的前身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出去过了。

……

典当铺的后院,十分宽敞,有点像四合院,有一个大平地,周围则是一个个房间,有大有小。

陈少君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入眼是一个大通铺,从墙头直接连到了墙尾,床沿则紧凑的摆着几个柜子,让人动身都难。

这里,就是他的住处了。

十二个床位,一个连着一个,如今包括他一共入住了七人,都是当铺内的朝奉学徒。

此时正有几个朝奉学徒先一步回来了,正聚在一起。

“陈哥你回来了,没出什么事吧?”

见到陈少君回来,其中一个小个子连忙靠近过来,关心的问道。

“没事儿。”

陈少君摇了摇头,认出这人名为赵虎,之前与他也只是勉强相识,都在林家老宅当下人,半年前,一同被安排进入林氏典当行,这才熟悉了起来。

另外几个之前其实也都是在林家作活,或是杂役,或是家仆子弟,只是以前并不熟悉而已。

此时他们一个个的,精神都十分萎靡,像是熬了三天三夜没睡一般,要么眼睛赤红,神色亢奋,要么则是脸色灰败,眼袋黑如墨碳,显得十分疲惫。

由此,也可知神望之术的消耗之大了。

陈少君要不是吞了养元丹,洗精伐髓,补气养神,精气神力量大增,估计也不会比他们好上多少。

“陈哥你听说了吗,今天张旺出事了。”

赵虎靠过来,一脸神秘和紧张。

“出事了?”

陈少君一愣,心中有些猜测。

“张旺在这次鉴宝的时候,沾染了邪气,被邪气入体,抬出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不行了。”

赵虎没卖关子,直接说道。

“这张旺,别看平时挺傲,可确实是我们中,鉴宝实力最强,‘神望’手段最精深的一个,如今就连他都出事了,那我们……”

一人疲惫的脸上满是忧色,更有点恐惧。

人忌讳三长两短,香忌讳两短一长,而当铺朝奉,最为忌讳的,就是鉴宝的时候遭遇意外。

因为任何意外,都可能危及他们的生命。

更别说,他们每一个可都亲历过,之前五位朝奉学徒倒下的情景。

谁也不想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个。

“这次的‘生材’,确实有些不同,大多都是一些陈年老料。

所谓料越老越邪,谁也不知道这些老料在送到我们手上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其实我在鉴宝的时候,也隐约感觉到了一股邪气冲出,好在并不强烈,我只感觉脑袋一晕就恢复了……”

一位身材有些高大的朝奉学徒也说着,有些心有余悸。

陈少君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泛起了嘀咕。

他对于自己前身的死,始终心怀疑惑。

联想到自己鉴宝之时,通灵宝鉴中显露的画面,难免会多想。

“不知道你们可否记得,张旺之前顶撞沈先生之事?”

突然,有一人开口。

其他人脸色顿时一变。

“你是说……”

“慎言!”

“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许胡说。”

有机敏之人连忙低喝制止。

但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由浮上了一丝阴霾。

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

这批生材即便经过正式朝奉的挑选,已经剔除了大部分危险性较大之物,但安排鉴定的,却终究是沈浪沈票台。

若对方真想动手脚,甚至根本无需刻意,只要将较为‘危险’的生材交到某一个朝奉学徒的手上,就绝对可以让对方吃一个大亏。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他们就算知道又如何?根本无力改变。

有些人甚至心中还想着,是不是该找个时候,巴结那沈票台一番,今后也好轻松一些。

……

朝奉学徒的生活,其实是十分枯燥的,除了库房鉴宝之外,唯一能够活动的地方,就只有后院。

强打精神吃过晚饭,一群朝奉学徒就都迫不及待的躺在了床上,呼噜声几乎在沾床的刹那就响了起来。

陈少君服用养元丹,精气神毫无消耗,而且神莹意满,精力充沛,毫无困意。

这时候虽然也躺在了床上,想的更多的却是今后的生活。

毋庸置疑的,通灵宝鉴在身,短时间内还真就只有典当行,是最适合自己停留之地。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要安于现状。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知道这方世界之中有妖鬼横行,有高来高去的道武强者,他自然不愿意平凡一生。

“变强。

唯有变强。

我才能够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之中,自由的生存。”

陈少君知道,这其实并不容易。

自由二字,从来都没有容易的。

据他所致,真正想要做到这一点,唯有掌握道武手段。

何为道武?

就是修道,习武。

这也是这方世界对抗各种诡异妖魔的两个修行方向。

而不管是哪种修行方向,都可以成为一方强者,拥有斩妖除魔的能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