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之并州匪政 第二章自立门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汉末之并州匪政小说简介

《汉末之并州匪政》是作者杨氏良家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燕是个身高八尺的壮汉,二十多岁的他面容彪悍,下巴留有茂盛的胡须,看起来极为阳刚之气。这位黑山共主堪称不怒自威,仅在原地负手立于,便给人带给非常大的压力。张瑞明白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尚未成年,且为故人之子。想跟这种汉末枭雄交锋,要充分发挥自己这唯一的优势这位黑山共主可谓不怒自威,仅在原地负手而立,便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汉末之并州匪政小说-第二章自立门户全文阅读

张燕是个身高八尺的壮汉,三十多岁的他面容剽悍,下巴留有茂密的胡须,显得极其阳刚。

这位黑山共主可谓不怒自威,仅在原地负手而立,便给人带来极大的压力。

张瑞知道自己唯一的优势便是年幼,且为故人之子。

想要跟这种汉末枭雄对垒,必须发挥自己这唯一的优势。

进门之时便酝酿了一脸泪水,摆足了可怜无助模样。

走到张燕面前二话没说,便行跪拜大礼,哭着问道:“张世叔,是否小侄还活在世间便是过错?若是这黑山容不下小侄,小侄这便撞死在这台下,省得有些人还需要再派刺客!”

张燕本准备了无数苛责,却瞬间措手不及。

往日里张瑞不是没有遇到刺客,可以往都是忍气吞声,哪曾想这次会上门卖惨。

自己就算恨不得他明天就暴毙,也不能直言不讳呀。

可偏偏还没法指责他。

从道义上说,张瑞作为一个托孤遗子受到委屈的确只能也应当跑到平难中郎将府来哭诉。

张燕恨不得立即处死那群自作主张,害得自己手足无措的手下。

但当下只能说道:“贤侄此言谬矣!兄长去世前将尔托付给某,吾等便是一家人。至于刺客之事,某这就下令彻查。即便挖地三尺也要将幕后指使揪出来。”

感受着张燕发自内心的愤怒,张瑞知道派刺客的幕后真凶怕是要惨了。这也算为前身报仇雪恨了,你可以安息了。

于是张瑞止住泪水,对张燕说道:“世叔,小侄曾听闻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黑山里有人见不得我活着,我打算率部去他处发展。”

张燕皱着眉头,盯紧张瑞说道:“何至于此?某一直筹算等贤侄加冠之后,便将平难中郎将的位置传给贤侄。”

张瑞不动声色,怕是在我加冠之前便被你害死了。便连忙摇头说道:“小侄自知无才无德,实不堪世叔如此抬举。若世叔疼爱小侄,念在家父的情分上,请资助小侄外出闯荡一番。”

张燕沉默了许久,眼神复杂的望着张瑞说道:“贤侄可知晓?若离开中枢,外出自立门户,在黑山境内便只是一寻常军帅。再想将平难中郎将之位传给你便是千难万难了。”

张瑞重重点头。

没错,这正是自己追求的目标。

留在中枢,自己就还有继承黑山军的名义。

张燕一系人马就会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必然除之而后快。

可如果离开了中枢,没有了嫡系名义,自己也就泯然众人矣,并不比其他军头高贵。

只有这样才能保全住性命。

张燕踌躇,说道:“贤侄固然雄心壮志。可世叔如何舍得你出去风餐露宿?某如何对得起兄长的委托?”

你手下派杀手刺杀我,你不闻不问就对得起托孤之事了?

张瑞嗤之以鼻,知道这都是借口。

怕是张燕觉得这样让自己离开,会落人口舌。

说他堂堂两千石平难中郎将连一个故人之子都容不下,气度实在狭小。

既想当xx,又想立牌坊。

但无可奈何,张燕现在才是手掌生杀大权的那位。

张瑞只好违心的说道:“世叔便忍心小侄这一腔豪情壮志被消磨?家父常对小侄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若世叔真疼爱小侄便资助小侄一番,小侄愿去并州建功立业!驱逐胡虏,复我山河。”

张燕心中嗤笑,果然是少年心思。并州沦陷,胡虏流虐,就凭你一个小儿不自量力,也想收复汉家山河?

表面上却说得:“却不曾知晓兄长原来有此壮丽文章。若不是汉室暴虐,兄长不带我等揭竿而起,做个文豪也能流芳千古。”

张瑞只得应付着说得:“家父豪情万丈,做儿子的也不能辱没了这份家风。传出去小侄也畏人言虎父犬子。”

张燕点头,画风一转,问道:“不知贤侄想要世叔如何相助?贤侄有所不知,几番与汉室交战,营内将士伤亡惨重,世叔也实在分不出太多人手。”

你骗鬼去吧。谁不知道你张燕带甲十万,拥百万之众。

不就是怕给了自己人手导致自己发展壮大吗?

你不给人手正好,我还怕你安插奸细呢。

于是张瑞装作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好像张燕这个推辞实在是太过绝情。

酝酿了一会儿情绪,张瑞才提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道:“若是如此,那便请世叔多赐予一些粮草。营里刚阵亡许多将士,粮草必然盈余颇多。”

张燕刚堵上张瑞的一个请求,此番面对张瑞的说法若再婉拒,怕是在面子上和道义上都有些过不去。便问道:“贤侄需要多少粮草?”

张瑞嘴角微微上扬,这乱世里只要手头有粮,还怕招不上兵来?张瑞便笑着说道:“如今春耕已过,我们要吃到明年,无论如何也得一万石粮食。”

张燕目光一寒,说道:“你们五百人如何吃得下如此之多的粮食?”

张瑞咋舌,张燕对自己的提防简直超乎想象。

好在此前张瑞已做好遇事不顺的筹划。

便说道道:“若世叔不舍,小侄还有笔实惠交易愿与世叔商谈。此交易,对世叔而言绝对优惠至极。世叔可有兴趣一闻?”

张燕没被张瑞糊弄过去,面色不善的问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交易能值一万石粮食?”

张瑞知道此时自己绝对不能慌,如果自己没了底气,那今天的谈判恐怕就彻底崩盘,前功尽弃了。

面对张燕冰冷的目光,张瑞握紧袖子里的拳头,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说道:“世叔如此疼爱小侄,小侄无以为报,只得将手中近千匹战马拿出来献给世叔。只求世叔能再赐予小侄妇女千名。”

黑山军经常劫掠郡县,是故营寨中有为数不少虏来的妇人,以作奖赏,赐给勇猛的山贼。与其让黑山贼祸害,不如到自己手里发光发热。

张燕眼神一亮,面色缓和些许。

张瑞手中五百名骑兵配备的近千匹战马张燕可是眼馋很久了。

一直以来都是黑山军提供粮草,这支骑兵却只听命于张瑞一人,这种情况不知引起多少怨言。

于是张燕提高了语气,问道:“当真如此?贤侄能舍得这么多战马?”

张瑞知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至于看见几匹战马就狂热的迷了心智。

自古以来,非实力雄厚的政权都养不起一支精锐骑兵。

主要是因为战马精贵,又耗粮巨大。

没有黑山军提供给养,仅凭自己一群居无定所的流寇,不出几天就得全部饿死。

既然留在手中也养不活,凭空增加负担还不如拿来换取一些能稳定军心的东西——即稳定与希望!

点了点头,张瑞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世叔准备好一万石粮食和一千名妇女,小侄便即刻献上所有战马。”

想着一万石粮食本来就是白给,如今能换来千匹战马,张燕心里就平衡许多了。脸上又重新挂上长辈慈爱的笑容,说道:“既如此,一切便依贤侄所言。”

张瑞深深的舒了口气,摸了摸脖颈,知道自己小命保住了。

至此,双方通过一场不平等的实物交易为筹码,达成了一场暗中的默契交易。

张瑞以上千匹战马换取区区万石粮食为代价,换取张燕高抬贵手,放自己主仆一条生路。

当张燕连万石粮食都不愿意给那一刻,张瑞真的是心都冰凉了。那几乎是摆明了在忌惮,防范,欲除之而后快。

老头子总算没把儿子往死里坑。虽然所托非人,却也给儿子留下了一点家底,作为买命财。

而张瑞也敏锐的抓住了这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也庆幸自己足够谨慎,没有狮子大开口。

否则张口要粮十万石,谈判直接就崩裂了。哪怕自己后来补救,再添上千匹战马,张燕也不会放自己离开。

必然会将可能的威胁提前掐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