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异界放牧神灵 第1章 我可能没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我在异界放牧神灵小说简介

《我在异界放牧神灵》是作者拜月仙灵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不明白是这个社会压力太大,但是精神病太好用,又或是两者兼而有之。现在的的人一言不合就就抑郁症症,特别是网红,粉丝越多越抑郁症。据说抑郁症症患者都快占全国人口的20%了,没点精神疾病都像是跟社会时代节奏像。因为,秦牧云被送进蝉城第七人民医院的时候,他还宽慰自己现在的人动不动就抑郁症,尤其是网红,粉丝越多越抑郁。。...

我在异界放牧神灵小说-第1章 我可能没病全文阅读

不知道是这个社会压力太大,还是精神病太好用,又或者两者兼有。

现在的人动不动就抑郁症,尤其是网红,粉丝越多越抑郁。

听说抑郁症患者都快占全国人口的20%了,没点精神疾病都像是跟社会脱节一样。

所以,秦牧云被送进蝉城第七人民医院的时候,他还安慰自己说问题不大。

但他不清楚,本地人私底下都将七院叫作疯人院。

进去的人,指定是有什么大病。

秦牧云觉得自己问题不大,不就是每天做梦梦到自己成了个神灵么。

只不过梦境太真实了,而且这梦一做就是半年。

每晚必定出现,准时得跟连续剧似的。

这种程度的梦境,醒来的时候人有些迷糊,也是很正常的事吧。

迷糊了,工作就很难集中精力,被老板炒了也不是他想的呀。

失业之后在家待着不也很正常吗?待久了对那梦境感兴趣,开始研究研究梦到的东西,也是很合理的事情吧?

那研究不得写写画画做记录么?梦那么长,不写下来也记不全啊。

“这就是你将家里的墙画满这些符号的原因吗?”七院的老专家指着手机照片问道。

照片上是秦牧云的房间,只不过是一片狼藉,墙壁和地面都画满了诡异疯狂的符号。

这些玩意,从各种角度看,都很邪门。

这照片,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老专家看了也忍不住皱眉,心想:“这是来了个大活啊。”

秦牧云很明白讳疾忌医是不对的,所以他很仔细地给老专家描述了自己梦里所见的一切。

环绕世界的列车,钢铁铸造的异神,铁轨旁跪拜的变异人,云端巨人的阴影,长满眼睛与肉瘤的黑鸟……

老专家听得眉头越皱越深,忍不住给自己披了件衣服。

一轮问诊之后,老专家给秦牧云写了条子。

住院吧,毫无疑问的。

但条子刚打印一半,老专家又忍不住看了几眼秦牧云画的符号。

于是,老专家将打印好的条子扔了,重新打了一份。

双人间改成单人间。

住院这事,秦牧云并没有拒绝。

理智告诉他,正常人确实不会看到那么多诡异的幻觉。或许自己的脑子真的出了什么毛病,住院观察一下也是挺好的。

院里的人都不错,偶尔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很快也会被护工们帮他控制住。

秦牧云还以为精神病院都是混乱而疯狂,但住下来才发现,这里生活很健康很规律。

早睡早起,三餐不缺,能看书读报,能看电视下棋,还能打打篮球锻炼身体。

原本还能打台球,但有位病友路过秦牧云身边的时候瞄了一眼他的笔记本,不久后就因为拿球杆打人而被镇压了。

唯一的球杆都给弄断了,自然就没法玩了。

不过问题不大,秦牧云也不喜欢台球,自然没损失。

唯一令秦牧云不爽的,就是早晚都需要吃药。

这药吃下去,整个人都会昏昏沉沉的,睡眠质量也会受到影响。

不过一周之后,秦牧云算是适应了,副作用降低了很多。

周二入的院,第二个周二正好是老专家查房。

“我这几天已经没有再做那种梦了,医生你的药真有效。”秦牧云很高兴地说。

老专家一听,有点意外,问道:“这星期,一次也没有?”

秦牧云摇了摇头说:“确实没有,你看我都不用做笔记了……”

老专家看了看病历,入院前两天,秦牧云还会在笔记本上画那些诡异的符号,但最近几天确实停了下来。

或许,用药是有效果了。

原本还想着下周给秦牧云安排MECT(Modified 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改良型电击休克疗法),现在看来可以缓一缓。

但没等老专家跟护士们调药,就听到秦牧云说:“现在我不用睡着也能看到那个世界了,你看这个。”

秦牧云伸出三根手指比划,指尖划过的轨迹很形象,马上就能让人联想到某种蠕动的生物。

老专家:……

沉默片刻,头发花白的老人小声对旁边的护士说:“下午给他插个队,MECT安排上。”

护士点了点头,连忙记下来。

精神病院的治疗手段其实很贫乏,不外乎就是吃药,电疗,心理辅导。

有多少用不好说,反正这些手段短时间内都能见奇效。

尤其是电疗,电完之后患者绝大部分会出现短期失忆的症状,整个人都被放空,舒服得一塌糊涂。

失忆了嘛,当然就空了。

这效果最少能持续几天,但也会伴随恶心头痛记忆力衰退等副作用。

秦牧云被电了一轮,确实整个人都放空,但那个世界的影像反而更加清晰。

太近了,也太清晰了。

仿佛,触手可及。

秦牧云看到一群变异人正在灰色的山坡上厮杀着。

他们的身体只有一半像人,另一半长满瘤根,犹如病变的树木。

变异人的手臂上长满尖锐木刺,他们就用这种类似狼牙棒的武器相互攻击。

破损的身体流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暗绿色的稠汁。

秦牧云看得有点入迷,这场厮杀充满了蛮荒血腥的感觉,而且没有马赛克,老刺激了。

但战斗似乎很快就要结束,因为其中一方的树人都是老幼病残。

“欺负老弱妇孺啊,真可耻!”

或许是因为得了精神病,秦牧云代入感很强,看不惯这欺负弱小的剧情,忍不住伸出手去。

手掌似乎穿过了一层微凉的水幕,然后抓住了一个变异树人。

这触感,像是捏住了一只棘皮蜥蜴,相当的硌手。

加上这树人不断挣扎,手感怪恶心的。

所以秦牧云没客气,用力一捏。

这树人被秦牧云直接捏爆,暗绿色的稠汁从树人身上每一个洞喷溅出来。

这就相当恶心了,秦牧云有点后悔自己为啥要用捏的,直接扔一边才对。

将爆浆的树人扔下,秦牧云收回了自己的手。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仿佛将所有树人都吓了一跳。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巨人之手,以无可阻挡的姿态捏死了一个树人。

那白净的手掌随便一块指甲都比树人的脑袋大,肌肤上每一道纹理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在这大手握紧的一刻,所有树人都感觉到窒息,仿佛被捏住的是自己一样。

片刻之后,全体树人跪在地上,朝着巨手出现的位置深深叩拜起来。

“咦,不打了?”

秦牧云有点失望,树人不打架了,战争片就成了纪录片,看多了挺没意思的。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护士小姐姐走进来检查,问道:“秦先生,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

秦牧云说:“还行。”

但这时候,护士小姐姐突然说:“你怎么弄得满手都是颜料?不是让你卧床休息吗?”

“嗯?”

秦牧云看了看自己满是粘稠绿汁的右手,问道:“你……能看得见?”

护士小姐姐走到床边,抽出纸巾给秦牧云将这些脏东西擦掉,然后说:“别乱动,做完MECT之后要好好休息。”

秦牧云看着那团被染成绿色的纸巾,陷入深深的沉思。

在护士小姐姐做完检查,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秦牧云开口说:“那个,我想见见张医生。”

护士小姐姐奇怪地问:“怎么了?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秦牧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是觉得,我可能没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